姑娘隆鼻的痛苦经历

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前任院长  祁佐良

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整形外科医院面颈整形一中心科室副主任  周  栩

中国医师协会美容与整形医师分会常务委员  陈伟华

北京市元坤律师事务所律师  闫  旭  

“希望我的故事可以警醒那些爱美的女孩,千万不要再上当受骗了。”近日,《生命时报》采编中心收到一沓厚厚的求助资料,内容讲述的是一位姑娘整形失败的惨痛经历。从被朋友忽悠,隆鼻失败,再到重度抑郁,她在3年的追诉中,从一个阳光活泼、身体健康的公司白领,变得每天郁郁寡欢,失去了生活的希望。

被隆鼻毁掉的三年

杨莉(化名)今年38岁,长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但在交谈中,她始终回避着记者的注视,直到小心翼翼摘下口罩后,记者才意识到她试图掩盖的,是她在隆鼻术后变形了的鼻子。坐在记者对面,失去自信的杨莉讲述了她的经历。

在朋友眼里,我是个爱美的姑娘,虽然大家觉得我挺好看的了,但我总对自己的鼻子不太满意。2018年初,经朋友介绍,我来到北京市朝阳区国美第一城某家医美国际整形机构,咨询隆鼻事项。这家机构有两层,一层是接待前台,只有预约的客户才能上二层,不接待“空降”宾客。

我去的那天,店里顾客很多,一名叫英子的“美丽顾问”热情地向我介绍她家刚从韩国回来的医生,还说不少都是网红明星的御用专家,同时给我展示了隆鼻案例的对比照片。她说:“排队预约手术要很久,没有顾虑的话,就先交定金,以便尽早约手术。”我答应先交定金,刚要刷卡,英子推荐我不妨用手机贷款把其余款项补齐,我回绝了。但她还是以“不交全款得排队预约”为由,催我一次性交齐费用。我想着反正要做手术,便当场交了3万多元的全款。随后,他们让我去附近医院做血常规、传染病四项检查,便让我回去等消息。

手术约在4月13日,但术前几天,我感冒了,因不停咳嗽、打喷嚏,手术一度推迟到16日,又延至19日。我问英子“感冒是否能隆鼻”,她回复:“手术不影响鼻腔,都在鼻骨上。”4月19日,我依然有些咳嗽和水肿,不过还是早早到了,想请医生来判断一下是否能手术。

直到术前,我才得知即将给我做手术的医生姓贾,说是专攻鼻综合,技术非常棒。这是我第一次跟医生见面,此前只是和顾问交流过鼻型,还没跟他聊过。刚一见面,还没等我问完所有问题,贾医生便言辞强势地说:“你跟顾问沟通够多了,时间也改了两次,你想要的鼻型我知道,我是医生,不比你专业吗?”我不放心地问:“我感冒挺严重,今天确定能做?”他回复:“手术和感冒没关系。”我又问:“万一我咳嗽、打喷嚏,你不会割坏吧?”他以接近嘲笑的口吻说:“你想太多了,忍一下会不会?实在不行跟我说一声,你人是清醒的啊!”说罢,他就做术前准备去了。 

手术台上,贾医生捏了捏我的鼻子,说:“应该加几万做个鼻中隔啊!”我对这些专业术语不了解,没敢应承。我回复道:“我的耳软骨够硬,膨体加耳软骨足够达到效果。”贾医生没说什么,就开始手术了。术中,医生和护士说说笑笑,当我听到巨大的切磨鼻骨的声音后,马上问:“为什么要磨鼻骨?”医生说:“你的鼻骨不平,得磨平才能放假体啊!”磨完后,贾医生惊呼:“你的鼻梁真矮啊,你以前是不是没鼻梁啊!”我很生气,但只是默不作声。他接着说:“你这膨体都不用雕刻了,因为你鼻梁太矮了。” 

术后,我起身照镜子,当场就表示不满意:“鼻尖往上翘是我最讨厌的鼻型。”贾医生说:“现在还肿着,消肿后就自然了!”下了手术台后,我发现自己还来了例假。就这样,例假加感冒,我的恢复期比别人长很多。恢复期间,我多次问顾问为什么还是“朝天鼻”,她们都说是因为“没消肿”。

7月,我到医院复诊。英子和其他顾问围过来说:“鼻子很好看啊!怎么会不满意呢?……”我质问英子:“我鼻子朝上怎么办?能不能补救?”她说:你只是对鼻尖不满意,补点胶原蛋白就好了,还可以长肉。”为了补救,从2018年6月到2020年1月,在另一位顾问琦琦的介绍下,我多次注射胶原蛋白,又花了3万多。随着胶原蛋白打入、吸收、流失,我意识到这是个“无底洞”,钱一直花,但鼻孔朝天的状况一点没变。

后来,我托人问了几个医生朋友,医生分析认为,我的鼻子早已出现挛缩,很可能是因为感冒导致术后感染,也有一个原因可能是医生技术有问题,假体和耳软骨位置没放对。2020年底,我去该机构“讨说法”。负责对接我的顾问英子、贾医生都已经离职,一位自称负责人的金女士和一位顾问总监也接待了我,他们都矢口否认感冒隆鼻与鼻挛缩的关系,说我术前鼻子就是挛缩的, 还拿出术前拍摄的照片原图,但非常模糊。我在2015年换过身份证,当时公安局拍摄的证件照显示,并不存在挛缩状态。后来,顾问又改口:“我的耳软骨被吸收了”,这是“正常现象”,每个人都有吸收率,我的比较明显而已。

多次斡旋仍旧无果。在听到我准备曝光给媒体时,对方才给出两个解决方案。第一,免费重做一次耳软骨加膨体,重新取一块我自己的耳软骨;第二,取我的肋软骨,扔掉现在的耳软骨和膨体。但上述差价都需要我来补。鉴于鼻子是在这里做坏的,上述方案我不认可。2021年1月,我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就诊,经医生诊断,鼻子存在一定程度的鼻挛缩和假体位移,需尽快把假体取出,再确定是否需要再次隆鼻。

隆鼻失败后,我的生活几乎毁了。我的嗅觉慢慢变得不灵敏,稍微吃点热的东西就会流清鼻涕。因为鼻子变形,同事们看到我都被吓到了,男朋友也离开了我,我的精神压力越来越大,工作几近搁置,断绝了社交,不敢与人对视,除了吃饭、睡觉基本没摘过口罩。2020年5月,我因重度抑郁不得不住院治疗,体重飙升了20多斤。

医生跑路,医美机构拒担责

1月20日,《生命时报》记者陪同杨莉来到这家医疗美容整形机构询问解决办法。负责人反复强调:“我不知道当时顾问是怎么跟您说的,但看了您的资料,我真不知道您不满意的点在哪儿?”杨莉哭诉说:“做成了朝天鼻啊!”负责人却说:“鼻子要看个人基础,我不管您去哪儿咨询,都是这样!”

随后,在杨莉的几番要求下,负责人才出示了杨莉3年前的门诊病历。记者看到,该病历本的首页信息填写不完整,没有病案号,其中一张麻醉知情同意书上,只有杨莉本人的签字,其他信息栏都是“空”的。第一页内容显示,2018年4月19日,由贾医生对她进行了首诊,也正是这天,立即就进行了手术。杨莉告诉记者,病历本中有多处署名都不是自己签的,尤其是一张“患者就诊告知”的单子,杨莉表示从来没见过,上面却签着自己的名字。另外,手术过程记录中写着:“将雕刻好的假体置入”以及“患者起立后观察满意”,但杨莉称:“事实刚好相反,医生觉得我的鼻子矮,根本没有雕刻,而且出了手术室,我当场表示了不满意。”对于这些疑问,负责人说:“有关病历的情况,我们也不知道,病历是医生写的。”

负责人称,贾医生是在两年前离开的。但记者登录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官方网站,查询该医生的执业注册信息后发现,截至2021年1月的数据显示,贾医生属于执业医师,并在2020年间同时在5家机构有执业备案信息,而这当中的主要执业机构仍为这家医疗美容诊所。

记者在搜索网络各大社交媒体时也发现,针对贾医生的评价以骂声居多。“做坏很多人,打一枪换一炮”“贾医生就是大骗子”“这个医生不好,不要找他”……有位患者写道:“找他做眼睛(开眼角)半年多了,两眼宽度不一样,找他复诊,态度恶劣……他不是固定在一个美容院,都是让别人给他介绍客户,他再给人家抽佣……后期出问题想找他负责很难。”小红书APP上2020年11月更新的一条动态写道:“这个庸医把我害的,各种忽悠我做他的双眼皮小白鼠……毁得我忧郁自卑一年多……这种人天理难容!”

权威专家解答整形疑点

从陈述不难看出,杨莉与医美机构各执一词,并未能对其中的很多问题做出合理解释。为此,《生命时报》记者采访权威专家求证相关医学专业问题,剖析当中可能存在的疑点。

疑问1:首诊即手术可行吗?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面颈整形一中心科室副主任周栩表示,原则上来说,可以首诊后做手术,但通常不建议。因为隆鼻手术前,医生要对患者的情况进行分析,再根据患者要求,结合脸型、鼻型、皮肤松紧情况等,确定鼻子垫高些还是低些、宽些还是窄些、直的还是有弧度的。医生和患者就上述问题充分沟通后,患者术前还需做常规的身体检查项目,以及鼻部CT,甚至还要做鼻部功能检测,如鼻腔通气实验。此外,三维面部设计技术也能起到辅助作用,呈现模拟的整形效果。然后,医生要拉一拉患者鼻子上的皮肤弹性,按一按鼻梁的支撑力,因人而异选择假体材料。但这位患者术前似乎并未见过医生,也没跟医生直接沟通过,这是很不应该的。

疑问2:感冒能不能隆鼻?周栩明确表示,术前感冒,不能做鼻整形手术。鼻腔内有炎症或处于过敏性鼻炎、慢性鼻炎的急性发作期、呼吸系统疾病等情况下,都不能做鼻整形手术,否则会加重病情,还会引起感染,导致隆鼻失败,甚至发生其他危险。中国医师协会美容与整形医师分会常务委员陈伟华陈伟华补充说,任何手术都不建议在经期进行。

疑问3:打胶原蛋白能不能长肉?周栩表示,胶原蛋白是注射隆鼻方式的一种,不开刀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长肉”隆鼻效果,但不是真正“长肉了”,且效果不是永久的。一般来说,3个月后随着胶原蛋白的吸收,隆鼻效果逐渐消失,必须屡次注射才能保持效果。周栩说,注射胶原蛋白只是增加容量,出不来轮廓感,吸收后容易向周围弥散,导致鼻翼更宽,没立体感。

疑问4:什么情况下会鼻挛缩?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前任院长祁佐良认为,鼻挛缩有时跟患者个体差异有关,比如存在瘢痕挛缩、手术创伤、疤痕体质等,或鼻假体选择短了。周栩表示,一般情况下,挛缩鼻主要有两种原因:一种是硅胶假体外产生了一层包膜,包膜向额头侧牵拉鼻翼软骨和鼻尖部皮肤,使鼻部缩短、鼻孔外露过多,形成挛缩鼻、朝天鼻的情况。还有一种是鼻子皮肤质地特别紧,为追求高挺,将皮肤强行拉到前面去,术后就容易往回缩。

疑问5:耳软骨会被吸收吗?陈伟华认为,鼻挛缩和“朝天鼻”与耳软骨被吸收的关系不大。目前,隆鼻手术的假体材料有固体硅胶、膨体、自体软骨三种。整形界普遍采用的材料是固体硅胶,价格便宜,取放容易,安全、稳定、无毒,缺点是随着体内代谢会形成一层膜,容易出现假体晃动、滑动,甚至皮肤变薄、透光。膨体,又叫聚四氟乙烯,无毒无害,做出的鼻子自然,价格比硅胶贵。对手术环境的要求很高,必须做到完全无菌。如果膨体隆鼻形成感染,则只能取出隆鼻材料。自体软骨,包括耳软骨、鼻中隔软骨、肋软骨,与组织相容性较好。自体软骨吸收率很低,只有在并发症长期作用下才会出现吸收,出现朝天鼻基本是手术操作问题,与软骨吸收率无关。

疑问6:医疗纠纷还是医疗事故?陈伟华和北京市元坤律师事务所律师闫旭律师都认为,这个案例需进行司法鉴定。闫旭表示,这起事件中,不排除患者自身原因,也有可能是主刀医生的手术责任,但这都必须在法院主持下,指定专门司法鉴定机构进行司法鉴定,对诊疗过程、医生资质、病历备案等审核是否合规,进而确定是医疗事故还是医疗纠纷,哪方存在过错。

整容的充分沟通绝对不能少

美容医学的兴起可追溯到19世纪80年代,并在近几十年迅速发展。由于从业者与就医者之间存在着信息不对称,行业监管有限,加之高利润驱动,整形乱象丛生。中国整形美容协会2020年12月公布简报称,12月各大网络新闻平台负面内容主要集中在“医疗服务环节”,“效果”“技术”“热玛吉”“鼻部整形”为负面高频词。就医者负面评价集中在治疗不良后果,导致患者感觉上当受骗,“毁容”“骗子”等成为就医者反映的负面高频词。

祁佐良表示,目前医美市场规模大,患者需求量多,但相关制度存在缺陷,专业人才缺乏。例如目前实施的医疗美容主诊医师注册制度,虽然要求从事医疗整形的医生必须专业备案,但备案是在网络上进行,无人审核,难免存在造假情况。欧美发达国家对美容整形医师实行的是“专科医师制度”管理,不允许跨专业行医,否则按违法行为处置,吊销执业医师执照。我国还没有相关法律法规约束,导致很多大外科医生也能转行干医美,问题层出不穷。

另外,我国对医美机构监管还不够。例如,国内某些行业协会发起的“医疗美容机构评级”,主要是面向社会民营医美机构,收费评级,有失公平。近来,北京市卫健委正在讨论给全市医疗美容行业的医疗机构进行免费、权威评级,相关方案正在讨论中。

陈伟华表示,公立医院是没有所谓的“咨询师”“顾问”的,但在一些私立机构中,却存在咨询师“越位”的现象,甚至出现咨询师代替医生进行诊疗的行为,咨询师接待患者的经营模式非常危险。有时候咨询师为了绩效,在与患者沟通时,可能会夸大效果和掩盖问题,导致医患纠纷不断。陈伟华指出,虽然假体材料的选择因人而异,但价格上却千差万别,公立医院有卫健委的价格监管,但各地私立医美机构享有自主定价权。通常来讲,膨体隆鼻要比硅胶贵,如果加上耳软骨植入,相当于在两个部位做手术,操作费更贵。根据公立医院的定价,膨体加耳软骨大致在1.5万元左右,硅胶加膨体在1.1万元左右。但在私立医美机构,咨询师为了拉业绩,可能有意引导顾客选择更贵的材料和术式,而这也许未必适合患者自身情况。

“整形手术的纠纷也来自医患沟通不充分。”周栩表示,手术纠纷除了一切客观上无法预知的因素,如感染、排异等,大部分患者对结果不满的原因多是:期望过高,患者基本条件达不到手术效果;医生术前与患者沟通不充分,没有理解患者诉求;医生技术水平和审美不够。周栩进一步解释,关于整形效果的判断,医生和患者的主客观评价是不一样的。医生做出判断的依据主要是:第一,医生自身对患者的审美判断,患者适合什么样长短、高低的鼻子。第二,医生要判断患者自身面部组织、生理特征,从解剖学角度对脸型、骨骼、皮肤的松弛度、质地、厚薄、鼻软骨的支撑性、通气功能等进行整体评估,大致能够向什么形态的鼻子去接近。患者主要是将自身对鼻型的期望同医生协商,医生从主观美学和解剖学判断能否实现效果,充分沟通后双方达成共识,而患者给出的反馈往往就是“喜欢”或“不喜欢”。

艾瑞数据显示,约五成就医者最初选择医疗美容是为了取悦自己,近三成是受身边朋友的带动,或是受“看脸社会”的影响。祁佐良提醒广大求美人士,任何整形手术都是有风险的,不仅与医患术前沟通有关,还与患者自身条件、医生水平、审美、手术环节等诸多不可测因素相关,即便在公立医院也不可能做到100%安全。因此,在整形前一定要“货比三家”,核实相关机构和医生资质,选正规的、可信度高的医疗机构进行手术,千万不要去不合规的小诊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