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汉为难我的时候,只有他挺身而出

南京市第一医院内分泌科副主任医师 刘 好

这是一个看脸的时代。而我更喜欢一句话,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人们会习惯性地以貌取人,但真正的美,却藏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

老常(化名)是我的一个病人,半边脸因疾病后遗症而无法微笑,总是一副阴鸷的脸色。要判断他究竟高兴还是难过,不是件容易的事,只能从他眯斜的眼睛判断到底是欢乐的闪烁,还是哀伤的涌动。人们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用在他身上再贴切不过。

老常得过小儿麻痹症,右腿萎缩,菜色的皮肤包着腿骨,夹着一层薄如纸的肌肉。走路时,他提起那条嶙峋的右腿,摇晃着划出一道弧线,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右边倾斜。老常终身未娶。

记得那时我刚工作,在急诊轮转时的一个晚上,有个病人喝醉了酒,来急诊看病。醉酒病人无理取闹,非要在诊室大小便,怎么劝阻都不听,我让一个男同事陪他去厕所,他不去,在诊室大吵大闹,还差点对我动手。对一个刚工作的小姑娘来说,我当时很无奈也很无助。送他来的人也喝得东倒西歪,一同跟着起哄。大半夜的,保安怎么都拉不住,吵吵闹闹,我一时无法继续工作。

碰巧老常因急性肠胃炎半夜来就诊。他在诊室外默默看了一会儿,看不下去了,冲上前去,挡在我面前,大声喝道:“你们凭什么欺负我妹妹?想看病就好好看病,不想看病就走开!”

那些酒鬼哪听他的,三个人一起上去把他推到,对他拳打脚踢,我和保安奋力制止,好不容易才把他解救出来。护士在万般无奈之下打了110,警察来了,老常口角流血,身上都是酒鬼的呕吐物和脚印。我被吓坏了,一是刚才发生的一切,二是他的相貌。在我惊魂未定之时,他一瘸一拐地走过来说:“医生,您没事儿吧?”

所有的不安和内疚涌上心头,本该是我问他有没有事——是身体残缺的他替我打抱不平,是他在我危难、无助的时候挺身而出,是他用自己瘦弱的身躯挡住了那些拳打脚踢……而那些仪表堂堂、四肢健全的人,没有一个人站出来,甚至没有人参与拉架和调解。

我走过去,不停地向他道歉,一边看他的伤情,一边帮他擦去身上的污秽。那几个闹事的人被警察带走了,诊室恢复了秩序。因为拉肚子好几天,他坐在那里十分虚弱。我想先给他看病,他不同意,坚持让我按顺序继续给大家看病。

轮到他时,我问他:“你为什么要挺身而出呢?你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啊。”他回答:“我就是看着心疼,你们医生每天那么辛苦,还要忍受那几个人的无理取闹。我最怕的就是他们打你,你那么年轻,如果忍受不了这份压力,对这个工作感到失望,将来不当医生了怎么办?现在培养个医生多不容易啊!反正我已经老了,也已经残废了,他们再打,又能残废到什么地步呢?”

那一刻,我紧紧地握住他那瘦骨嶙峋的手,心里五味杂陈。说实话,当醉酒病人在无理取闹的时候,我真想到过放弃,而老常为我所做的一切,又让我坚定了继续走下去的决心。

如果不是这件事,第一眼看到他,我或许会被他的外貌吓到,会以貌取人,会成为托尔斯泰笔下那种沉浸于空洞的形式主义,用冰冷的技术走程序的医生。是他教会了我,容貌只是皮囊,它记录着我们的过去,而心指引着我们前方的方向。在这个看脸的世界,有时多花一些时间去了解别人的内心,也许会有不一样的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