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网络卖课定个门槛

本报特约评论员   张铁鹰

知名公考博主“白白酱”在前些时候国家公务员考试成绩出来时,录视频晒出了自己的成绩,其中申论89分,行测87.2分。这一结果被网友指责涉嫌造假。事情逐渐发酵后,该博主发出致歉声明,自称作为公职人员在网络上搞兼职,造成了不良影响,并表示愿意为购买了自己网课的学员提供退费。

主动致歉和退费,这种态度当然是可取的,但问题是,从其身份和行为看,“白白酱”仅道歉和退费还远远不够。就身份论,她是山东省德州市德城区网络舆情监测中心工作人员,不管是公务员还是事业编制人员,违纪事实都已坐实;就行为论,她编造虚假成绩,是为了以高分吸引更多拟参加公务员考试的人注意,进而达到多卖课、多盈利的目的,这样就涉嫌诈骗了。

无论《公务员法》或《事业单位人事管理条例》都明确规定,不应该“从事或者参与营利性活动”或“利用工作之便谋取不正当利益”。对这些规定,从事网络舆情监测的卖课博主不应该不清楚,她的道歉,显然是迫于压力。假如当初自己不曾“引火烧身”,她的兼职经商活动想来是不会停的。

不过,对这一事件的真正关注点还不能只放在该卖课博主最后的处理上,我们更需要思考的是,网络卖课这一越来越红火的经营行为应当如何管理。既然卖公务员考试课程的人,可以通过制造高分假象,刺激课程销售,那么卖其他网课的人,是否也可以借用其他虚假广告形式,促进目标人群消费呢?这并非毫无缘由的妄加推测。近些年,市场监管部门查处了不少违法讲座,一些组织者甚至将仅具有初高中学历的人包装成“教授”,进行虚假授课以赚取利润。现实生活中尚且如此,在无法完全做到实名的网络环境中,可以找到的欺瞒途径显然就更多了。

随着“知识付费”时代的到来,“知识有价”渐渐成为社会共识,网上卖课必然会越来越多,涉及的领域也一定会越来越广,比如营养保健、锻炼健身等。在这种情况下,如不能良好地规范网上卖课行为,给网络卖课者设定一个门槛,轻则让购买者损失一些钱财,重则也可能因吃错食物或练错动作,造成身体损伤。因此,有必要尽早出台相应规则制度,要求各大平台对网络卖课者进行实名审核,并对各类违规行为进行严厉打击,以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