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救现场,掌声响起来了

急救医生夜以继日地奔波在路上,抢救的多是发病急骤、病情危重的患者。我们争分夺秒直奔患者,多数能得到患者和家属的理解、配合和感谢,感到很温暖;但也经常遇到不理解的,冷言冷语,甚至谩骂、动手,也感到无奈和寒心。回想起来,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两件事。

上世纪90年代一个夏天的早上,急救站调度中心接到一个电话,说菜户营早市有位患者摔倒,不省人事。我们马上赶过去,记得当时现场围了有100多人,大家忙给急救车让出一条路。只见患者倒卧在地,全身抽搐,身上全是尘土。我和护士拎着诊箱、心电图机、除颤器等立即跳下车。那位患者40来岁,我拿听诊器一听,心率特别快,是室上性心动过速,立刻对护士说:“室上速(室上性心动过速)。”同时两手不停,贴好电极片、连接心电监护……周围一片安静,好像大家都屏住了呼吸。心电监护果然显示是“室上速”,心率220次/分,我果断下决定:“赶紧电转复!”我抄起电极板,抹上导电膏,护士同时充电50瓦秒,电击!瞬间室上速就变成了窦性心律,心率恢复到75次/分。过了几秒钟,患者就睁开了眼睛。围观安静的人群一下子都松了一口气,突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人们交相称赞。可人们再高兴,大概也体会不到我和护士当时的心情,那是一种巨大的喜悦,有一种满足感、成就感。

还有一次,在北京月坛公园北门,有个中学生骑车撞倒了一位70多岁的老人,拨打了急救电话。我们赶到时,看见老人家躺在地上。我上前检查,判断是股骨颈骨折,马上给患者采取了骨折固定措施。当时马路边站着好多人,多是早上去公园晨练的老人。我招呼周围几个看热闹的小伙子,请他们帮忙把老人抬上车。在我们抬人上车的时候,就听到马路边上有人带头喊道:“向急救中心学习!向急救中心致敬!”大伙也跟着一块喊着:“向急救中心学习!向急救中心致敬……”大伙一块儿给我们鼓掌。我至今仍记得当时的场景,回想起来真挺感动的。(连载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