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志愿者,分享爱也得到爱

本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张东秀

2020年11月14日,享年86岁的美国“ICU爷爷”戴维·多伊奇曼,在被诊断出晚期胰腺癌后仅两个半星期便与世长辞。在过去近15年里,他一直在亚特兰大儿童医院担任志愿者,负责安抚新生儿。

戴维进入志愿者行列纯属偶然。他在国际市场营销岗位一干就是41年,后来由于身体原因,在亚特兰大儿童医院旁边的一家诊所接受治疗时,忽然萌生了帮助安抚新生儿的想法。经过培训后,戴维正式开始工作,他每周二和周四都会到医院,主要负责安抚早产新生儿。护士乔安娜感慨地说:“我从来没看到过有婴儿在他怀里哭过,他温柔地安抚着每个婴儿,并低声与这些小天使细语,小宝贝们在他怀里似乎找到了妈妈般的感觉。”很多得到过戴维帮助的家长表示,他的付出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

世界卫生组织估计,每年全球有1500万名早产儿,美国约有50万名,这些早产儿在出生后需要在新生儿重症监护室治疗一段时间。而在这段时间里,由于父母无法进入病房,医护工作者还有其他工作,所以新生儿安抚志愿者的工作就显得极为重要。在美国,很多医院都会在网站上挂出招募需求,申请者要求必须年满21岁,并承诺至少工作半年,有相关工作经验。经过筛选后,入选者需要接受严格培训才能上岗。志愿者一般每周需要工作两小时,工作内容包括抱婴儿,和他们说话、唱歌、抚摸等。志愿者的工作内容看似简单,却有着重大意义。加拿大儿童健康协会指出,超过600项研究表明,安抚、拥抱早产儿,能有效帮助他们改善身体状况,缓解疼痛,住院天数也会减少。

不仅如此,这些志愿者工作不计酬劳,都是发自内心地想要帮助这些小生命。与此同时,他们的身心也得到了“治愈”。一项针对志愿者的调查表明,他们在安抚婴儿时,体内激素水平会发生变化,有助减轻孤独感,变得开心。正如戴维所说:“虽然看起来我是在帮助别人,但在安抚婴儿期间,我才是受益最大的那个人。我在这里度过了最充实的时光,分享了爱,也得到了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