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让暴力寒了村医的心

本报记者 任琳贤

上个月,湖南娄底嘉谟村卫生室一名村医9岁的儿子在给他送早餐途中,惨遭他人用水果刀连刺50多刀,生命垂危。行凶者康某被警方抓获后交代,数月前,他曾到村卫生室就医,对未治愈心生不满,最终选择了激进以对。

没看好病就将不满情绪抛给医生,甚至牵连未成年儿童,可谓无知且残忍。医学有自身局限性,无法治愈所有疾病;医生是人不是神,受到环境、设施、患者等诸多因素影响,诊治效果也可能出现一定的偏差。只要不理想的疗效并非医疗事故所致,从法理来看,医生就没有责任。再退一步,即便确实出现医疗纠纷,也应寻求合法解决途径,而不是以刀斧泄愤。

抱着花钱就该看好病的心态,用“顾客就是上帝”的视角看待医生,既荒唐又可笑。但可悲的是,因无知造成的医患矛盾,导致不少村医遭遇不幸。2020年5月1日,湖北省广水市村医陈某因身中数刀而亡,起因只是行凶者自认为陈医生对其胃病的治疗效果不佳,导致他需要转诊住院;2019年12月湖南衡阳一名村医被害,原因竟是医生提醒村民汪某按时去检查身体,而汪某认为检查拍片会损害身体健康……

乡村医生是村民健康的“守门人”,他们的付出超出我们很多人的想象。在农村长期居住过的人,应该对这种情况不会陌生:家里有人深夜突发急症,给村医打个电话,村医就得起身赶来,遇到情况严重无法处理的,还要半夜联系车辆,帮助转院。而在日常出诊之外,乡村医生还要承担整个辖区的妇幼保健、计划免疫、健康宣教、疾病管理等各种医疗保健工作,粗略估计,一名乡村医生至少平均服务2000多名群众。由于任务繁重、待遇水平不高、培训机会少、发展空间有限,近年来,乡村医生流失问题越来越严重。《2019年我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的数据显示,村医数量相比前一年减少了5.3万人。若伤医事件频发,令更多村医寒了心,其减少程度必将进一步加深。

相比大医院医生,村医的水平确实有限,但他们同样怀揣医者仁心,会尽己所能为患者减轻病痛,并寻找治愈良途。因此,每一名村医的坚守都值得被珍惜。近年来,国家高度重视乡村医生队伍建设,不断加大财政投入力度和政策支持力度,着力解决村医学历低、收入待遇低、执业环境差等问题,以求留住更多合格的村医;但同时,患者也应体谅村医的辛苦与不易,给他们更多信任,唯有如此双管齐下,才能真正惠及每一名村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