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成年轻人有“社恐”

受访专家:北京回龙观医院临床心理科心理治疗师  刘  洋

本报记者  张  健

“一到公共场合就紧张、脸红”“害怕和别人对视”“不愿意出门”……本该是呼朋唤友的年纪,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却开始回避社会交往。近期,中国社会科学院等机构联合对4000多名18~35岁年轻人调研发现,40.2%的人表示自己存在不同程度的社交恐惧症(简称“社恐”)。 其中,有52.7%的人认为自己缺乏社交技巧,55.6%的人对自身条件不够自信,38.3%的人将社恐归咎于性格内向。现在的年轻人为何如此害怕社交?

“真正的‘社恐’属于焦虑障碍的一种,”北京回龙观医院临床心理科心理治疗师刘洋告诉《生命时报》记者,也可称为“社交恐怖症”或“社交焦虑障碍”,“其特征是处在公共场所或与人打交道时,出现显著而持久的害怕,担心被别人注视或受到否定的评价,害怕在他人面前出丑或遭遇尴尬,因而尽力回避。”患者多是年轻人,部分是儿童(表现为不愿意上学、不愿意与家里人交流等)。刘洋表示,轻度的不善社交或不喜欢社交并不是精神障碍,绝大多数人在一些特定的社交场合中都会有点紧张焦虑,如公开演讲或重大会议。但如果符合以下标准,就要考虑是否为社交恐惧症:1.焦虑症状是原发的,而不是继发于妄想或强迫症状等;2.焦虑必须局限于或主要发生在特定的社交情境中;3.对害怕的情境有显著的回避、逃避倾向。

调查中声称“社恐”的年轻人,可能多数为“不想、不喜欢社交”或“不太会社交”,尚达不到社交恐惧症这种严重程度。刘洋表示,四成青年认为自己“社恐”,可能反映出现代年轻人普遍存在的一些问题。一是工作压力大、生活节奏快,很多人常常抽不出时间去识人交友,社交范围局限在家人、朋友、同事中,踏出舒适圈、维系一些萍水相逢的关系的意愿不强;二是由于网络的发达,现在很多年轻人越来越宅,足不出户、不用面对面沟通就能获得资讯,于是与人沟通的机会和必要性降低,社交的意愿和技能相对减弱;三是有些年轻人适应不了新的社交环境,从单纯的校园步入到复杂社会的过程中,社会角色的变化导致各种内心冲突,难以适应,也会回避社交,选择“一个人待着”。

如果不爱社交对自己的影响并不大,自己还挺享受这样的生活,那就不成问题。但调查发现,在自认为社恐的人群中,有34.3%表示社交障碍给自己的生活造成影响,14.2%表示影响非常大。刘洋表示,当焦虑超过一定的界限,产生负面影响,就需要及时调整和想办法克服。

1.接纳自己。焦虑、恐惧是人类的正常情绪,在不熟悉、很重要的场合,紧张是理所当然的,不必过分夸大自己的恐惧。也不要和情绪对抗非要把它压下去,或要求自己一定要表现得很得体、大方、潇洒。接纳还在蹒跚学步的自己,顺其自然地交往,症状也许会在不知不觉中消失。

2.树立自信心。多给自己积极的暗示,如“我可以”“我在进步”等;尝试带着焦虑去和人交往,积累成功经验,增加自信心;适当降低要求,不必和左右逢源的人比,做真实的自己;提高自身修养,看到每个人的善意,不要把别人想得过于复杂和黑暗,就不会那么怕别人。

3.提高适应力。可模拟发生社交焦虑的场景,鼓励自己勇敢面对,在假想中适应环境;也可以主动甚至强迫自己去接触人,暴露在社交环境,有目的、有步骤地“脱敏”。

4.寻求家人的陪伴和支持。真正严重的社恐患者,单靠自己很难走出困境,需要家人的陪伴和支持。家人尽量少打击其自信,多些肯定和鼓励,陪伴其左右。如果患者还伴有抑郁倾向,则务必寻求精神心理专业人员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