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病人追着打

贾大成

干急救这行,会遇到很多事情,酸甜苦辣都有。很多时候,患者或家属一句由衷的“谢谢”,就能给我们以温暖。但也有些患者或家属在情急之下责怪医生,甚至拿医生出气,则让人感到特别无奈和辛酸。

抢救病人时,有的小区没有电梯,抬病人下楼是常遇到的情况。有一次冬天夜里两点多,我们去抢救一位四五十岁、体重达200多斤的急性心梗患者,他家住在5楼,没有电梯。进行了紧急处理后,我跟患者的妻子说:“您找几个邻居帮忙,把病人抬下去吧。”她说:“三更半夜的,上哪儿找人去啊?”旁边站着患者的儿子,我说:“那咱们几个人一块儿抬吧。”她却说:“大夫,你别看我儿子一米八多的个头儿,可他还是孩子呢,刚19岁。还是您跟护士抬吧。”我指着护士对她说:“这护士刚18,也是孩子。咱俩不是孩子,那咱俩抬吧。”她说:“我花钱雇的你,你让我抬?!”我说:“病人是急性心梗,我已经跟你交待过了,随时有生命危险。”她只好出去找人,一会儿进来了4个身材高大的小伙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患者抬下楼,个个满头大汗。帮忙的人都特别热心,有两个还跟着去了医院。

有一次,东方卫视邀请我去做急救节目。在体验环节,我跟现场观众说:“一会咱们找4个体格最棒的小伙子,抬一个体重轻的人,从三楼抬到一楼,看看有没有不出汗、手不哆嗦的。”抬担架下楼梯时,前面的人担架要上肩,后面的人担架要往下放,还不能左右摇晃,特别是楼梯拐弯处最难走,4个人都怕把病人摔下来,都得较着劲儿。结果把人抬下楼后,4个小伙子每人都气喘吁吁,一身大汗,这才知道抬人下楼真是不轻松。

急救时什么人都能遇到,医生还要随机应变,紧急时刻还得会保护自己。2000年的一天晚上,大约11点,从郊区打来一个求救电话,我跟着120急救车赶到。到了现场,有两个人站在路边,我询问怎么回事,其中一位女士说:“他是我前夫,戒毒后今天又犯毒瘾了。”我问:“以前在哪戒的毒,就还去那家医院吧。”犯毒瘾的男子开始骂人,非说要去急救中心。我说:“我们那儿没有这项业务。”男子开始对我破口大骂。为了避免在车上发生冲突,我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到了急救中心,那名男子下车就开始骂人,还出手打人。我的眼镜被打掉摔碎在地上,他继续追着我打。我不能只等着挨打,必须防卫,就回了一拳把他打倒在地,然后跑开。他追我到急诊室,拿起输液架子就抡,把大夫、病人、家属都吓跑了。医院保卫科马上报了警,派出所警察迅速赶来,肇事者被带走,事情才算平息。

不愉快的事情经历多了,就慢慢看淡了,第二天还会精神抖擞、全力以赴去抢救病人。我想,能把人救活了,看到患者转危为安,心里有什么委屈就都不算什么了。其实不仅是我这么想,许许多多默默无闻坚守在急救一线的医生护士,都是这样想、这样做的。(连载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