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惊一场

山东大学齐鲁医院急诊科副主任医师   陈 良

我家对门住着老两口,都70多岁了。妻子和我说,老人早晨很早就出门锻炼,等我出门上班之后,他们才回家;下午他们也会出门转一圈,妻子接孩子放学时经常遇见。我因为下班晚,几年了竟然没有遇到几次。算起来,自从去年春节出现新冠疫情后,我竟然一次也没有碰到这两位老人。

前不久,妻子和我说,对门两位老人的家乡在湖北,去年他们老家发生那么大的事,本应回去看看,结果直到10月份才回了趟老家。“前几天碰见我说,人老了,老家回去一趟就少一趟了,说这次回老家待了2个月,好好见见家里的人。这不,他们才回来不久。”妻子说。

作为急诊科的医生,我很敏感,尽管很多时候都是过虑了。前几天,我就有些害怕了。那天我回到家,很少生病的小儿子蔫蔫的,我抱起他问:“怎么了?”“肚子疼,整个肚子都疼……”妻子和我说:“从幼儿园回到家,他就开始吃糖、吃零食,七七八八一大堆,估计是吃得太多太杂了。”儿子从小到大很少上医院,就打过一次针,想到这我就没太在意,对妻子说,“既然孩子不舒服,就赶紧哄他睡觉吧。睡一晚上,也许就好了……”

夜里被儿子的哭声惊醒了。儿子哼哼唧唧地哭,还吐了一大堆。“没事,吐出来就好了……”我说,哄儿子嚼了一片胃药,想着很快就会好起来。可没想到一点作用都没有,没过多久儿子又吐了,这次已经没有食物残渣了,是水样的。我有些着急,儿子从来没有这样过。整个晚上就这样过去了,儿子哭一阵、吐一阵,因为担心他脱水,我就哄着他喝点水,可刚喝下去不久,儿子又哭着说肚子疼,接着就把刚刚喝进去的水吐出来……

次日一早,我赶紧带孩子去了我院儿科急诊,之后我又匆匆忙忙上班去了。妻子给我发微信说,儿子打完针还不错,肚子不再疼了。等晚上我回到家,妻子突然对我说,她自己也有些肚子疼,并且恶心、想吐。难道这也传染?我心想,妻子很少生病,怎么儿子还没有好彻底,她也病了,症状还差不多。我问她:“你和儿子吃一样的食物了?”“没有啊,孩子吃的那些零食,我从来不吃。”“最近去过哪里,或接触过什么人吗?”

妻子想了一下,突然很仔细地跟我说:“昨天上午我去了对门一趟。咱老家给捎来两个糖瓜(注:一种零食),我觉得对门老人可能没吃过,就送给他们一个……”我立刻想到,对门老人刚刚从外地回来,儿子和妻子先后都有消化道症状,而新冠肺炎可以表现为消化道症状……不会吧,怎么可能?!看着儿子和妻子,我有些担心了,前段时间各地新冠疫情零星散发,当时的河北石家庄也正值“水深火热”,难道去对门一趟就会有事?

我有些不放心,继续问:“你当时戴口罩了没有?”“没戴啊,又不是公共场所,戴什么口罩。”妻子想了一下,又说:“不过他们离我老远,草草地跟我说了几句客气话。大概半分钟不到,我就走了……”“有没有面对面说话?”“没有。我觉得之前老人还很热情,但这次是侧着脸和我说话,离得老远,没说几句话,连门也没让我进,我也不明白怎么回事……”

我当时的确是有些担心,不过又感觉不至于,离得老远,又没有正面接触,不太可能。这一夜,我不停地给他们测量体温,心里默念:“千万别发热,千万别发热……”就这样到了第二天,我发现他们根本一点事情也没有——儿子又活蹦乱跳了,妻子吃了几粒胃药之后也好多了。看来这次,我又多虑了。

这时候我才把前日最担心的事情和妻子说了,她恍然大悟,“我说他们都不正脸和我说话呢,大概是怕万一带来了病毒再传染给我吧……”我其实本不该有过多的联想,错怪对门这家陌生的熟人了。但这件事也能反映出,经过去年的新冠疫情,大家都学会如何保护自己和他人了。妻子说:“我说这些日子怎么不见他们早晚遛弯锻炼身体呢,原来是在主动自我隔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