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育儿一样重视护老

中国心理学会老年心理专业委员会理事  王一牛

如果你在生活中稍加留意,就不难发现,我们对孩子的关爱和在意明显优于老人。学校门口聚集的家长,明显多于养老院门口来探望老人的子女;即使老年病区能自由出入,来探视的子女也不及挡在儿科病区门外的家长……我们的社会、家庭对孩子倾注了大量的爱。孩子们不用走多远,就能找到专属他们的娱乐场所、健身器材、兴趣班,而这些对老人来说却非常困难。

如今,老年群体越发庞大,老年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需求日益多元、高涨,而现实却是可利用的资源非常有限。比如,孩子游玩、运动、上学习班时,老人只能在一旁给孩子看管衣物、递递水杯、刷刷手机。不只专属场地少,社会对老人的忽视体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专为老人设计的衣服、配饰、食品、玩具、护理用品都少之又少,公共场所和家庭内的适老改造,如安装入户电梯、卫生间安装扶手等,能做到的家庭也不多。老年人的需求为何得不到应有的重视?

一是因家庭规模缩小、家庭功能削弱、家庭结构多元,老人多、子女少的“锥形”家庭中,儿女数量少、负荷重,无法像传统家庭那样为老人提供“高枕无忧”的环境,从经济上、生活上支持老人。因此,“养儿防老”或“多子多福”的功能从根本上受到了动摇,使本应受子孙尊重的老人地位被边缘化,权益也被淡化。

二是群体话语权的消失使老人的劣势凸显。如今,社会发展速度太快,很多老年人无法跟上这一进度,再加上一部分老人认知行为能力下降,有些是观念落伍、与时代发展不合拍等,其呼声很难被社会听到。

三是我们还没学会应对老龄化。社会老龄化是前所未有的人口格局和挑战,整个社会还处在摸索阶段,一切都在进步过程中。面对年幼,我们谁都不陌生;但面对年老,大家都还生疏,难免顾此失彼。

纵观古今,护老措施如何是衡量社会文明进步最恒久的指标。我们应为营造与育儿同样重要的护老氛围,寻求应对之策。

在全社会倡导全生命价值理念,幼吾幼般地老吾老。老年人有从国家和社会获得物质帮助的权利,有享受社会服务和社会优待的权利,有参与社会发展和共享发展成果的权利。我们在年幼时,被父辈祖辈视为珍宝,当成“小太阳”,而他们年老时,我们也应拿出同样的情感去爱他们。同时,社会也要正确对待老龄化问题,承担起为老年群体谋求更多利益的责任。

要帮老年人更多地参与到社会活动中,鼓励引导社会组织参与养老事业,就像帮助幼儿走出家庭、融入群体那样,围绕老年人的需求,如文化阅读、健身娱乐、课程教育、心理疏导等,帮他们创造条件,走向社会、融入社会。

在生活各个方面践行尊老、敬老、爱老、护老理念。护老是一项系统工程,任务艰巨复杂,需要政府、社区、机构和居民的共同努力。比如,所有设施的楼梯、走廊两侧都安装扶手,门铃的高度也应适当降低;设计更多适应老年人身体状况的食品、衣物、生活用品,为日常生活注入更多适老的“科技元素”,打造一个有温度的老年友好型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