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若在中国,本可以被救活

撰文专家:

刘又宁,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前任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内科学分会前任主任委员、解放军总医院呼吸科教授

前不久,《环球时报》刊登了知名学者饶毅教授的一篇文章,笔者读后感触良多,特与读者们共享。

饶毅教授文章的题目是“我在武汉的亲戚安然无恙,在纽约的叔叔却没有”,副题是“我的父亲——一位中国肺科医生认为他的兄弟原本可以被救活”。文章中饶毅自述,他有12位亲戚在武汉,经过疫情冲击后都安然无恙;有6位亲戚在纽约,其中他74岁的叔叔饶厚华先生因新冠而去世。厚华先生是一位药剂师,3月份感染新冠发病后,两个月来一直接受治疗。令饶教授无法理解、也是笔者不能接受的是,厚华先生病程的最后10天,美国大夫认为他已无法治愈,于是强行脱掉呼吸机用于救治其他患者。而饶毅的父亲、90岁高龄的中国肺科医生饶纬华先生,坚定地认为如果他弟弟来中国治,是本不会死掉的。于是饶毅教授感慨到,美国这样一个军事上最强、经济上最富、医学上也是最先进的国家,竟然让“新冠”肆意横行,令本可以医好的叔叔不幸亡命于纽约。

关于饶教授叔叔的具体病情笔者并不了解,不能妄加评断。但是有两点是不言而喻的:一是厚华先生只有74岁,远称不上是高龄,仅在我们武汉的军队定点医院,收治超过百岁而痊愈出院的新冠患者就不止一人,饶纬华老先生认为能亲手将弟弟治愈我也是完全相信的。第二点,如果不经病人或家属同意就脱掉呼吸机,在中国是不可能发生的,这涉及到深刻的人道与医疗伦理问题。在中国,老年人的生命同样得到尊重,哪怕只能多生存一天,我们也会不惜代价地去争取。通过这一事例可以明白,如果得了新冠,到底在中国好还是在美国好,血的事实告诉了你一切。

饶毅教授是我敬佩的学者之一,主要原因在于他是真正的爱国者,也是从来不说假话、不阿谀奉承的学者。早在2002年他就取得了美国国籍,并在美国拥有了极好的工作与生活条件。但为了祖国医学事业的发展,他不惜经数年周折,放弃别人求之不得的美国国籍而毅然归国。在科学界,饶教授以敢于直言而著称,他的好友施一公教授曾评价饶教授是“忧国忧民的科学大家、光明磊落的正人君子、犀利耿直的现代鲁迅、我行我素的半老顽童”,真是一幅对饶教授活生生的写照!笔者明白像饶教授这样做人有时会讨人嫌,但我认为在我国科学界,这样耿直的人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笔者的学识水平与饶教授不可同日而语,但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都我们申报过院士,也都公开声明不再申报。

顺便提到,我对饶毅的父亲饶纬华教授也算是比较熟悉的,他是我国有贡献的呼吸学界老前辈之一,与我的老师于润江教授可算是同一辈人。据我所知,饶纬华教授早年也曾在国外留学,专研过分子生物学,也是在我国呼吸学界最早提倡开展分子生物学研究,并举办学习班传授研究手段的专家。饶纬华教授直言他弟弟的病若是他本人来治,完全可治好,我是坚信不疑的。我在武汉抗疫一线,曾亲眼见到许多老年病人看似无救却具备惊人的康复能力。对于任何生命,我们都没有权利轻言放弃!(连载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