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海外生活营养心理两性母亲行动疾病长寿专家活动视频关于我们
您的位置:生命时报 > 长寿养生 > 正文

24小时跟帖排行

闷热天里的“话疗”

2020-07-03 10:37生命时报字号:TT

山东大学齐鲁医院门诊部 范 弘

前不久,门诊办公室进来一位癌症患者,身材胖胖的,一进门就喊着要投诉。她是化疗病人,想要住院,但因为疫情的原因,住院一拖再拖,压了一个多月了,每每咨询大夫,得到的答案总是“没有床,要等”。这次投诉,是因为大夫对她说:“东院有空床了,先住东院吧。”东院离中心院区大概有10公里,患者嫌远不去。对此,我很迷惑,既然有床,为何还要挑三拣四。这种疑问想必大夫也会有,只是大夫没办法、也没有机会和她面对面沟通交流。

患者58岁了,儿子有两个女儿,小的一岁半,大的四岁。让她心心念念的,是怎样照顾儿孙。她说:“我家就住中心院区对面的小区,一街之隔。老伴在照看孩子的间隙可以插空来送饭。如果去东院,两个孩子就没人管了。我不能让儿子儿媳牺牲工作。他们要抚养两个孩子,要还房贷、车贷,还要给孩子们攒钱。”说起两个孩子,她两眼放光,说每年都会在孩子生日时送一根金条,等她们长大了作为嫁妆。

她在办公室来来回回说了有一个多小时,期间没有吵闹。可大夫对此也无能为力,我们该解释的也解释了。前段疫情期间,压了大概有小半年的病人,造成床位紧张,大夫也无能为力。这个患者又是医保病人,受各种条件限制。

最后她老伴催着她走,因为要接孩子放学,不然她可能还会在这里多待一会。临走时,她开开心心地对我说着“感谢”。我不知道她感谢我什么,她并没有得到预期的结果。大夫被投诉也很委屈,明明已经很忙了,却要拿出半个小时的时间反反复复与我们电话沟通情况。

那天的天气异常闷热,空气中充满了压抑,但我想,世界上很多事难如人愿,让大家把话都痛痛快快地说出来,至少也是一种减压。我们关注的重点,不该在医患谁输谁赢上,而应该更多去传递那些细枝末节的关怀和温暖。▲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

©环球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