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海外生活营养心理两性母亲行动疾病长寿专家活动视频关于我们
您的位置:生命时报 > 长寿养生 > 正文

24小时跟帖排行

心内、心外应是一家

2020-07-03 10:40生命时报字号:TT

胡大一

我去美国进修的时候,中美在医学科技发展上还有巨大差距。比如在美国做搭桥,就像做阑尾炎一样普通,冠脉造影、球囊扩张术也都很普及,而当时中国能做搭桥手术的心外科医生寥寥无几。也正是因为技术稀缺,有些专家持保守观念,认为“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当时的搭桥、支架等手术,年轻医生很少有机会上手。

从美国回国,我回到了北大医院。当时我一心想筹建平台,培养更多介入技术人才,建立心脏中心。但那时北大医院的教授只能春秋两季招生,每次只能招3~5名,还要转门诊、急诊、病房,真正接触介入新技术的时间很少。另一方面,渴望来医院进修学习介入技术的医生又特别多。北大医院的老领导,包括汪丽惠院长、许玉韵教授等都非常支持我的想法,但受限于机制,一时难以突破。我想,如果按部就班地推进,速度太慢。我迫切想改变。

1993年,时任北京朝阳医院的金大鹏院长向我发出邀请,我提出成立心脏中心的想法,得到了全力支持。于是,我在朝阳医院办起了介入治疗技术的“黄埔军校”,面向全国招生,主要抓四大技术推广——起搏器、射频消融、PTCA(球囊成形术,后来有支架)、搭桥手术。全国各地医院的年轻医生纷至沓来,每期五六十人,没宿舍大家就在外面租房。为了让年轻医生真正学会,我通过长城会(长城国际心脏病学术会议的简称)的平台,邀请美国、日本、德国等各国专家,做技术培训实况转播,让医生身临其境,看手术过程中可能会遇到什么情况,该如何解决。那个年代,医院没有转播设备,我就请央视的朋友帮忙,借出专业器材进行转播。每次集中培训4~5天,我边翻译边讲解,每次讲完都会声带水肿,声音嘶哑好几天说不出话。参加培训的学员特别踊跃,我带回大量国外资料和幻灯片讲给大家,很多人站着也要前来听课。

成立心脏中心的一个重要举措,就是必须打破科室界限,心内科、心外科医生一起讨论病例,为患者优选最佳治疗方案。但当时医院心内科、心外科是两个不同的科室。由于心脏中心的整合组建,还发生过一次“冲突”。

当年,超声室在各医院都是独立的,导管室归放射科管理,每次心内科为患者进行检查,都要进行预约,流程比较繁琐。心脏中心成立后,由于经常要抢救急诊患者,没有节假日、白天黑夜之分,如果夜晚患者来了,再找导管室医生找钥匙开门,抢救时间耽误不起。本着让临床更高效的目的,我提出将心电图、超声、导管室等划入心内科(心脏中心)的建议。医院觉得协调起来很棘手。

由于迟迟没有结果,几位年轻气盛的心内科医生就跑到金大鹏院长那评理,“我们不是为了‘抢’导管室,而是为了能抢救急诊病人。时间就是心肌,时间就是生命。请院长帮忙解决这个问题。”金大鹏院长当即召开现场办公会,做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决定——把现有导管室划归心内科管理,另外再重新购置了一整套机器设备给原放射科,这样就方便两个科室同时开展工作。于是,朝阳医院首开了“由心脏中心管理导管室”的全国先河。

后来,心脏中心的模式陆续被更多医院借鉴。但我心目中真正的心脏中心,应当兼有心内科、心外科,心内心外应是一家。但时至今日,心内科、心外科之间在病人身上争夺利益的情况还是存在的,真正以病人为中心的理念贯彻起来依然很难。从医这么多年,我认为,医疗服务的进步,技术是最简单的,最难的还是理念的改变。(连载19)▲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

©环球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