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海外生活营养心理两性母婴疾病养老专家活动视频关于我们
您的位置:生命时报 > 产业经济 > 正文

定期看牙,实际上是一个储蓄行为

2016-06-02 11:51生命时报字号:TT

《生命时报》专访欢乐口腔医疗集团总裁/CEO  孙延

 

导语:

在体制壁垒逐渐被打破、健康产业井喷式发展的今天,智慧医疗、移动医疗、数字化养老等医疗健康新模式不断涌现。但有这样一群年轻人,他们是牙科领域的年轻精英,他们坚信医生是新一轮医疗体制改革的主角,他们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每一颗牙齿。他们,正在“快乐”地改变这个领域。

“牙疼才去看牙医”是典型误区

《生命时报》:身为著名口腔修复学专家,您认为国人对口腔健康是否足够重视?存在哪些典型的认识误区?

孙延:我从1996年前后就开始给大家看牙,到现在已经20年了,这期间人们对口腔健康的认识发生了非常大的改变。中国人的传统观念认为“牙疼不是病”,大不了最后拔掉就ok。近些年,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口腔健康的重视程度也越来越高。不过,与西方发达国家仍然有非常大的差距。国外大多数家庭都会有3~4种以上清洁牙齿的工具,包括牙刷、牙膏、牙线、漱口水、齿缝刷、冲牙器等,但大多数中国人基本只进行一个工作,就是刷牙。我们要求的刷牙方式是三餐制,也就是一天要刷三次,每次三分钟,但我们做过统计,百分之七八十的人刷牙是在30秒之内结束,而且很多人只早上刷一次。

目前世界上最重视口腔健康的是北欧国家,他们那里定期去看牙的人高达60%,每隔3个月会自己主动去看牙医,不管自己是否出现牙齿问题,他们已经养成了这个习惯。而我国有这个好习惯的人可能连千分之一都不到。你们想想,这个差距有多大?数据显示,约有60%的北欧老年人在60岁时一颗牙都不缺失,甚至终身不缺失。但中国50岁以上的人中间,已经有90%的人出现第一颗牙齿脱落,60~70岁的人会脱落14~15颗牙,而80岁左右的人群中,30%~40%的人全口一颗牙齿都没有,就是因为前期保养工作做得太少了。

《生命时报》:的确,中国人一般如果牙齿没出问题,基本不会去看牙医。

孙延:这就是我们目前最主要的一个认识误区,牙齿不能等出了问题才去看。事实上,一个社会中有多少人定期去看牙,从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这个社会的文明程度。我跟很多人说过“黄金十年”这个概念,这10年是整个社会的牙科进入高速发展期的一个阶段,往往经过这个“黄金十年”后,人们就开始定期看牙了。“黄金十年”有一个核心指标,就是人均GDP超过一万美金。美国人是在1955~1965年开始定期看牙的,也就是二战后,美国逐渐进入了一个空前富足的时代,然后人们开始从追求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进一步过渡到追求生活质量,很多人那时开始打网球、跑步、健身;日本人是在1977~1988年开始定期看牙;1988~1998年中国台湾和香港人开始定期看牙。我个人判断中国人开始定期看牙大概是在2012年前后,在一线城市开始有部分中产阶级家庭定期给孩子看牙。

《生命时报》:您认为国人养成定期看牙的习惯还需要多久?

孙延:我认为这不是一时半会能达到的事情,习惯往往从下一代才开始普及,是一个慢慢发展的过程。定期看牙实际上是一个储蓄行为,储蓄你的基本健康,是为了提高生活质量。形象一点来说,口腔医院就像一个4s店,汽车需要定期保养,牙齿也一样。当你的母亲生下你,就相当于创造了一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精品,但母亲应该给你一份说明书,告诉你胳膊腿怎么用、眼睛怎么用、嘴巴怎么用等等,然后提示你需要注意些什么。这些身体器官就相当于汽车的零部件,应该定期维修和保养,以确保不出问题。

牙齿需要长期呵护,一颗牙齿从有问题到最终被拔掉,比如牙周病,可能会历时20年,就算是一颗龋齿,也会从最开始喝冷水隐隐感到不适到后来越来越疼,历时两三年。牙齿靠舌侧的一面常常很那刷到,尤其是上牙后部、下牙内侧、前后相邻的两个面,长期刷不干净,污垢一层层累积就会变成牙结石,进而就会刺激牙龈发炎。关于口腔健康的基础知识,目前社会上传播得还是太少,我认为提高生活质量的一个要点就是口腔知识的普及。

国内牙科技术和国外只差三个月

《生命时报》:目前国外在口腔医疗方面有哪些最新的技术进展?我国口腔医疗的技术水平在世界范围处于一个什么水平?差距有多大?

孙延:口腔其实是一个材料学科,也是对新技术最敏感的学科。国内的牙科技术和国外其实只相差3个月,比如国外有的牙科材料,3个月后就到中国了,贸易商做这些生意是很快的,但更重要的是整个社会的文明程度。

从本质上来说,口腔学科不完全等同于医学,它实际上是一个应用学科。在国外,口腔科不是一个医院里的科室,它可以作为一个完全独立的大的分支医院,分为口腔内科、口腔外科、口腔牙周科等。口腔科的发展主要来源于材料学科的发展,比如以前补牙用的是银,黑色的,后来慢慢变成树脂材料,现在更好的补牙材料是陶瓷的。人类牙齿的化学成分从本质上而言就是陶瓷,属于生物陶瓷。牙科医生做的是个性化定制工作,每个牙医都相当于一个裁缝,不管是做矫正还是各类操作,都是根据每个人的特点来进行。这个特点就决定了它永远不可能工业化大规模生产,于是催生了3D打印技术,现在比较火,但牙科用到3D打印是十几年前的事了,用计算机数据做切割,然后生产每一颗牙,精度非常高。

《生命时报》:欢乐医疗集团与哥伦比亚大学联手启动的“干细胞再生牙”项目,目前进展如何?

孙延:去年,我们开始跟哥伦比亚大学合作,启动人类牙齿组织再生计划,与全世界排名第一的牙齿再生实验室一起开展研究,让干细胞诱导蛋白诱导生成新的牙齿牙髓细胞。通过这些生成的牙髓细胞,慢慢地再生成新的牙本质,最终目标是长出一颗牙齿。这在人体所有再生工程领域中都是最先进的。

什么叫干细胞呢?可以简单地理解为一个卵子和一个精子结合,变成一个受精卵,然后开始分裂,分裂完成的这些初始细胞,就叫干细胞,它们能够分化成人类任何一个组织的。干细胞会成长为什么东西,是经过人体一些细胞信号和调节的,如何诱导、刺激这个干细胞,让它向牙髓去改变,牙髓再去分化,最终变成一个牙齿,目前哥伦比亚大学已经破解了这一难题,研究人员发现了一种诱导蛋白,能够产生细胞归巢效应。以前补牙要把感染的坏死的牙神经从从髓腔里面抽走,然后用一些补牙材料把它封死;现在新的方法是往髓腔内打入这种诱导蛋白,吸引骨髓内的干细胞重新进入牙髓腔,同时刺激干细胞分化成牙髓细胞,牙髓细胞再分裂变成牙髓,牙髓再去重新恢复牙齿的活力,让牙齿变得健康。

相较于过去把牙齿堵死,干细胞再生牙最大的优势,可以简单理解为假肢和灵活自如的胳膊的区别。牙齿最核心的功能是咀嚼,嚼碎东西本身就代表着你的生命,是你跟世界完成物质交换的唯一手段。

《生命时报》:“干细胞再生牙”这一技术有望在什么时候让中国消费者应用?

孙延:目前,欢乐口腔已经参与了哥伦比亚大学的牙齿组织再生科研团队。同时与中国几大院校开始做临床实验的合作和推进。由于目前此技术在中国还算是非常先进的技术,CFDA还不太清楚该去如何定性,是定义成药品,医疗器械,还是其它什么呢?如果定性为药品,时间周期就会比较长。我们初步评估,2~3年可以最终实现在中国消费者当中应用。一旦开始应用,我们认为此项技术在中国1年就可以挽救上千万颗牙齿。今年10月份,我们还将与哥伦比亚大学牙学院共赴巴黎,参与第三届世界牙齿再生大会,共同探讨干细胞再生牙齿项目。

欢乐口腔的本质是为医生提供服务

《生命时报》:欢乐口腔未来有“大齿科平台”和“大齿科分析”两大动作,请问具体项目内容和含义是什么?

孙延:简言之,就是欢乐口腔对自己的一个定位,我们是学术型的、医生合伙人制的服务公司,我们的本质是给医疗机构和医生为主体的团队提供服务,这也是我们和现有医院及医疗机构不同的地方。这个定位的出发点就是为解决市场上最难解决的医患矛盾问题。我觉得医患矛盾的本质,是医生和患者所面对的问题。医生面对的问题是如何合法增收,他们现在没有一个合法增收的渠道,所以出现收回扣等问题。我们就是要帮助医生找到一个合法增收的路径。如果医生能够合理地增收;如果医疗立足于治病救人的本质;如果医生的信誉能代表他的价值;那么医患对峙的问题就缓和了,医生的社会信誉也得到了提高。

《生命时报》:欢乐口腔具体为哪些医生提供服务?

孙延:中国医疗市场一年8万亿市场,甚至超过房地产行业,并且80%属于计划经济体制内。十八大之后,国家出台了十几条政策,希望通过市场化解决老百姓看病难的问题。国家鼓励民营资本投资医疗行业,鼓励医生多点执业,鼓励民营、公立医院的医疗保险社会化,这些都说明医疗行业的春天来了。所以,第三波投资医疗的是资本。但资本也是投资一个团队去做这件事,比如医生集团。医生集团的概念,就是医生们抱团,使他们自己能够借助资本的力量,去做一些医疗上的创新。在全世界医疗市场都是属于医生的,只有他们才懂得这个行业该怎么专业地做。比如美国排名第一的梅奥诊所,其实就是一群医生合伙人。但是光有一群医生,如果不懂管理是不行的。所以,医疗行业一定是既懂得医疗技术,又懂得医疗管理的人才能做好。

一方面,我们为公立医院的全职医生提供服务,帮助他们建立信誉体系,不用论资排辈,而是谁对患者负责,谁就能获得很好的收益和信誉。同时为公立医院的职业医生提供多点的执业地点,还可以通过和医生的个人合作,帮助他们解决经营和管理的问题。另一方面,我们也服务于其他医疗机构的医生。我们同时也是一家投资公司,选择具有相同价值观和医疗属性的机构合作,为他们的口腔门诊和诊所提供资金支持,跟他们共同发展。

《生命时报》:欢乐口腔集结了很多牙科领域的年轻精英,在管理上与传统医院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孙延:在自我管理方面,我们为欢乐口腔的医生提供职业规划,很多医生三十四五岁就走上了院长的工作岗位,最终成为了我们的合伙人。知识分子密集的地方大多采用合伙人制,例如: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师事务所、建筑师设计事务所等。让知识分子聚集到一起,从本质上来说是中国中产阶级消费的盛宴和人们开始去关注生活质量和医疗改革体制的盛宴;让知识分子们成为参与者,因为他们是这一轮医疗体制改革的主角。让大家都是企业的老板,都对这个企业的品牌信誉和未来负责,大家可以共同享这个企业向前发展过程中所得到的回报。

提高国人生活质量,是每个牙科医生的夙愿

《生命时报》:保护牙齿也要从娃娃抓起。在儿童口腔健康方面,有哪些具体计划和建议?

孙延:欢乐口腔的企业理念是提高新一代中国人的生活质量。任何一个行业,任何一个职业,落实到到最后,实际上都是个体对这个社会所创造的价值。而牙科医生存在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我们做了一个分析,如果想提高一代人的生活质量,最核心的事情是转变他们的生活方式,比如从不看牙到养成定期看牙的生活习惯,从不了解口腔知识到关注口腔健康,就是关注寿命,这个工作依然任重而道远。

我们发现,中国第一波开始定期看牙的人,是中产阶级家庭的孩子,所以我们开始聚焦到孩子身上,希望通过孩子来带动整个家庭,改变整个家庭的生活方式。目前已经做了四五年儿童口腔方面的保健工作,我们有很多体验活动,比如小牙医体验营,我们希望通过更多互动式、科普式的教育,让孩子们通过一些有意思的方式了解到自己的牙齿状况,以及怎么保护它们。

《生命时报》:“欢乐-微笑行”已经坚持了7年,“授渔计划”也是第3年度举办,帮助了大量孩子。请问未来欢乐口腔在公益事业方面还有哪些计划?

孙延:公益是欢乐口腔一直坚持在做的事。前不久,我们和一个帮助儿童修复唇腭裂的国际组织达成了一个协议,今年7月份会派志愿者去新疆和西藏参加公益活动,帮唇腭裂儿童进行二期手术。目前国内的唇腭裂公益组织,包括嫣然,都只能够做到一期手术,就是把裂口缝上,但后期牙齿和牙床的修复没有办法做。此外,我们可能还会参与另一项公益计划,针对东南亚一些贫穷地区,医生定期前去做志愿者服务,具体细节还在商讨之中。▲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

©环球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