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海外生活营养心理两性母婴疾病养老专家活动视频关于我们
您的位置:生命时报 > 产业经济 > 正文

24小时跟帖排行

整形,治疗创伤也修补心灵

2018-02-12 16:28生命时报字号:TT

坐在办公桌后的祁佐良院长,衣着朴素,眼神平和而睿智,有一种历经世事的长者气质。他放在桌上的双手,看起来比常人更结实一些。30多年来,正是这双手,用精细复杂的手术,为无数颅面畸形患者治愈病痛,恢复自信与美丽。

 

 

梦想成为外科医生

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八大处整形医院)创建于1957年,是我国最早的整形外科专科医院,被很多人称为“整形美容领域的国家队”。它目前的掌门人祁佐良是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享有者,早在2008年就获得了我国医药卫生领域的高级别奖项吴阶平医学研究奖。

1959年夏天,祁佐良出生于黑龙江省鸡西市。经历了上山下乡的洗礼,1979年,高考恢复后不久,祁佐良从知青变为学生,考上了黑龙江省佳木斯医学院口腔系。“当时认为医生很神圣,救死扶伤,受到社会的尊重,于是就报考了医学院校。”祁佐良说:“我梦想成为外科医生,拿起手术刀直接为病人解决病痛。”

到了研究生、博士生时,祁佐良的专业从口腔转到了整形外科。他说:“在当时,最终做什么专业不是自己能决定的,要由医院领导安排。”不过,采访前,记者查阅资料时,曾看到一段祁院长对自己专业的评价,他说,“整形外科手术复杂而又精细,需要医生有足够的专业技巧与知识,不仅能够帮助病人解决生理上的功能障碍,还能帮他们重建自信,走向社会:作为医者,能为病人解决身心的痛苦,是非常神圣的,也让我有很多的成就感和自信心,愿意为之奋斗一生。”

市场迅速膨胀,行业泥沙俱下

2017年7月,国际美容整形外科学会(ISAPS)发布了《2016年全球美容外科统计》,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全球整形外科总治疗量比上年增长了9%。美国一家健康医疗公司在2017年初发布的《全球医美趋势报告》中提到,中国女性花在面部护理上的月度费用为80欧(即1年消费约合人民币7000元),排名第一,比名列第二的韩国高出20欧,遥遥领先全球平均月度消费的35欧。《2017中国医美行业白皮书》更是指出,中国已经超过巴西,仅次于美国,成全球第二大医美市场,预计2019年消费额将突破万亿大关。

从医30多年的祁佐良,见证了中国整形美容行业发展的整个过程。“我国医疗美容行业起步于上世纪80年代初期,当时医疗美容需求较少,手术技术的应用也简单。随着经济发展,人们对医疗美容需求不断增长,新的材料、技术、药品越来越多地被应用于临床,医疗美容的技术有了非常快速的提升。”

说到这儿,祁佐良顿了顿,再张口时,语调稍感沉重:“与此同时,中国医疗美容行业的一些问题也让人担忧。”

近些年,微整形等技术市场需求大、经营利润高、技术门槛低,在金钱的诱惑下,很多不规范从业人员也进入到行业。一些私营机构资质混乱、产品价格不透明、医师技术参差不齐,有的还做虚假宣传。而消费者难以甄别,手术安全和术后效果更加难以保障。在正规医疗机构中,价格欺诈、以次充好、虚假宣传医生级别等不规范的行为也屡见不鲜。“这些乱象产生的后果,无疑会转嫁到求美者身上,给他们带来很大的风险。”

每天都在为留住人才而发愁

“公立医院的整形外科和公立整形外科专科医院在今后的发展中,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留住人才。这是必须解决的一个问题。”

他解释说,现阶段,民营医疗美容机构的医生资源、技术力量相对比较缺乏,高层次的技术力量大部分还在公立医院。但在利益的驱使下,一些医生已经流向民间资本办的医疗机构。

“有很多人说,整形美容是个暴利行业。有这种观点说明人们对这个行业并不了解。作为公立医院,我们承担着我国广大患者的先天畸形治疗、后天损伤修复等重要的基本医疗服务,并不以盈利为目的。医疗美容只是我们治疗范围的一部分,属于非基本医疗。这部分的价格和收费趋于市场化,治疗难度、效果的评价标准及求美者的要求都较高,医疗机构的运行成本也很高,因此相对收费也比较高。所谓暴利,应该是指那些非法医疗美容机构。他们的行医者没有资质,人力成本低;没有固定场所,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资金投入低;通过网络、微信朋友圈宣传,使用假药等,运营成本低;再加上欺骗性的收费,所以可能存在暴利。正规医疗美容机构能够维持有利润已经相当不错了。”

所以,作为一家公立医院的院长,祁佐良每天都在为如何留住高层次医学人才和技术力量,有个稳定的医疗团队,在强大的医疗美容市场诱惑下,保证和维持公立医院的正常运转,满足整个社会人民群众的需求而发愁。“这才是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

我们总得做些什么

2017年5月到2018年4月,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公安部等七部委联合开展了严厉打击非法医疗美容专项行动。但规范医美行业,不仅要靠国家,还要靠行业自身。

作为医生,“我们爱护中国医疗美容行业。就得为它做点什么。”祁佐良希望,在他的努力下,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能通过高水平技术和高质量服务,影响整个医疗美容行业。现在,他们在不断尝试着。

参与市场竞争。“2017年9月,我们在安立路开设了北京医科医疗美容医院。此前,我们建立了平安门诊部、北京医科整形美容门诊部、整形医院东院区等。这些均设立在北京繁华地段,为的就是积极参与市场竞争,不断满足群众对美的需求。”

探索多点执业。目前,我国医师多点执业还没有放开到自由的状态,很多公立医院的医生在利益的驱使下,私自去其他地方不合法行医。祁佐良深知,堵不如疏,医生需要更加宽松的环境。“在我们医院注册的医生,可以到我院开设的医疗美容机构、医联体等地进行多点执业,通过合法行医,获得合理的报酬。”

 树立榜样效应。祁佐良说:“我们自己要做行业的榜样,通过规范的医疗美容活动,影响不正规的医美机构。当他们感到不规范诚信,就会失去市场时,整个行业才能健康发展。”

科普医美知识。“医院可以同媒体一起,承担起宣传医美知识、引导正确整形美容观的任务。”祁佐良希望,通过这些措施,使相关宣传正规化,让更多求美者掌握基本知识,走进正规医疗美容机构,避免上当受骗。

培养医美人才。这些年来,整形外科医院积极为社会培养专业人才。目前,医院每年招收博士、硕士研究生八九十人,接收技术进修的医生300余人,每年培养继续教育人才6000多名。祁佐良希望这些人才能够辐射到全国各地,提高基层整形外科专业医护人员的技术能力和服务水平。

创新专业技术。“我们希望用成熟的整形美容技术,来引导专业的技术发展。”祁佐良说,2006 年以来,该院承担了国家200 余项重大科研项目。2017年,在建院60周年之际,该院还推出了十大创新技术,有些技术已达国际领先水平。

《2016年全球美容外科统计》数据显示,绝大多数医美就诊人员为女性,占总比的86.2%。美,是全人类的追求,也不再是藏着掖着的事。但采访中,祁院长反复强调,希望我们将他给求美者的两点建议传达出去:

1.选择正规医疗机构。做美容整形手术一定要选择有资质的医疗机构,很多经过认证的耗材、药品只有正规医院可以获得。因此,千万别图便宜、方便,去没有资质的机构,避免导致悲剧发生。

2.小心被忽悠。美容市场上,新概念、新产品层出不穷,比如所谓的美白针,并未获得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批准,类似的问题很多,消费者一定要仔细辨别。▲(生命时报记者 水欣)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

©环球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