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海外生活营养心理两性母婴疾病养老专家活动视频关于我们
您的位置:生命时报 > 本报社评 > 正文

一场婚礼能建4000所希望小学

2015-10-27 15:45生命时报字号:TT

专家称,畸形的社会价值取向和不合理的分配制度成为明星高收入的根源,国家必须通过税收和法律政策来进行管理

结婚本是人生一大喜事,更是一件神圣的事情。但近年来,不少明星却将婚礼变成一场盛大的商业秀,不仅将两人的一举一动全面暴露于公众面前,其巨大的花费,更是让一股,攀比奢华之风在社会中弥漫开来。

明星婚礼成为“钱的盛宴”

10月8日,上海展览中心一改往日形象,变成了一座“童话城堡”。展馆外摆着巨大的旋转木马,进门处有条长达20米的雾状喷泉,巨大的城堡布景、数万朵玫瑰,再加上华丽灯光,让3000平米的展馆大厅如梦如幻……这一切都为演员黄晓明和杨颖当天的婚礼而精心准备,场面之奢华令人惊叹。奢华还远不止这些:号称“大半个娱乐圈”的演艺人士参加婚礼,光是红毯就走了一个半小时;宾客、媒体、工作人员共计两千多人,导致附近路段一度严重拥堵;婚宴摆了72桌,一百多名厨师在婚礼前一个月就开始磨合,婚宴食材几乎全部空运,不含酒水,每位宾客的餐费将近700元;黄晓明还给新娘送上价值千万的钻戒、皇冠、聘礼……据报道,此次婚礼光算人工、场地费用就得500万元以上,估计总价高达2亿元左右,排场之大令人咋舌。

高调举行婚礼的非此一例。今年1月,台湾歌手周杰伦在英国一座著名教堂迎娶妻子昆凌,光是新娘佩戴的皇冠、项链就花费千万,服装、场地等费用高达452万元。2月9日,周杰伦在台北补办婚宴,花费将近120万元。天价婚礼对普通人来说望而生畏,但对周杰伦来说只是九牛一毛,因其一场商演的价格约为150万元,可以说,他只要接三四次商演,唱几首歌,在舞台上呆不过1小时,就能赚回除珠宝外的婚礼其他开销。

演艺圈的奢华之风不断上演,引起社会关注。除了祝福新人,诸多反思的声音不该被忽视:“新人结婚值得祝贺,但攀比作秀和铺张浪费的‘明星婚礼秀’还应该少搞”,“知名公众人物高调炫富,更加彰显社会的浮躁”……黄晓明的奢华婚礼还引起国外媒体的高度关注。韩国多家媒体均异口同声地指出,在中国政府力推缩小贫富差异、反腐倡廉的政策下,部分富豪或演艺人士对此不管不顾,倍受争议。另外,明星婚礼多由企业赞助,婚礼一旦成为“钱的盛宴”,失去其纯粹性,真的让人失望。

对此,上海复旦大学社会学系于海教授表示,大户人家婚丧嫁娶讲究排场古已有之,婚礼作为一种社会契约的达成,对个人和家庭来说是重要事件,因此大请宾客也是人之常情。花自己的钱办婚礼是种个人消费行为,无可厚非,但作为公众人物应想到自己的公众责任,铺张浪费难免冒犯很多人的情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负面的社会影响。

有钱才会“任性”。中央财经大学税务学院张美中博士认为,明星高额收入的根源在于畸形的社会价值取向和不合理的分配制度。公众对明星的盲目追捧、效仿,让企业发现他们的商业价值,哪怕花费天价邀请明星代言、出场,最终都有公众和市场埋单,明星身价自然水涨船高。“明星各种综合所得可能合法,但从对社会贡献率来讲,高额所得似乎并不合理。”

无数孩子还为吃穿上学发愁

和明星奢华生活形成强烈对比的是,我国贫困人口数量位居世界第二,全球12亿贫困人口中13%生活在中国;很多农村孩子正为吃不饱、穿不暖、没学上而发愁……作为公众人物,明星与其将大把的钱花在办婚礼上,不如去办几个希望小学,多去资助一些需要帮助的人群,其正面影响和社会意义会更有价值。

“四川大凉山的贫困让生活在那里的孩子几乎看不到希望。”中华红丝带基金副秘书长叶大伟回忆道,第一次去时,眼前的一切可以用震惊来形容,那里连最基本的教育、卫生服务都没有。叶大伟告诉记者,大凉山地区缺乏基础教育问题非常突出。没有入学的适龄儿童,尤其是女童,随处可见,不会说汉语;十岁左右就要背负沉重的劳作,照顾弟妹;上学路途泥泞难走,需要翻山越岭,再加上孩子饥寒交迫,辍学率极高。这里的孩子多是留守儿童,父母在外打工常年不归,他们跟着年迈的爷爷奶奶生活,缺少足够的教育和关爱,家里一旦发生变故,极易成为流浪儿童。

14岁的刘洋,父母离家打工,后来离异,但均不履行抚养义务,小小年纪的他不得不开始流浪,全靠乞讨果腹。流浪中,刘洋被人打伤大腿,未经及时处理,导致大面积溃烂。所幸,命悬一线的孩子最终被“流浪儿童之家”北京光爱学校收留。该校校长石青华回忆说,给流浪儿童一个“家”不是件易事,由于资金不足,起初只能和孩子们每顿吃白菜,直到得到社会爱心人士的捐助,学校运转才算步入正轨。 像刘洋这样的孩子还有很多。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夏学銮表示,对明星来说,一掷千金或许实属平常,但对那些食不果腹、渴望上学的穷苦孩子来说,却能修葺破旧不堪的教室、买块字迹清晰的黑板、吃顿营养基本达标的午餐……这些被很多人习以为常、不当回事的教育条件,却是改变农村孩子命运的曙光。

作秀不如投身公益

“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周恩来总理的话掷地有声,可落实起来却困难重重。近年来,从国家机构到社会团体,很多爱心人士已经在为改善农村教育付出了自己的力量。叶大伟告诉记者,他们在大凉山建立了爱心学校,前后已投入650万元左右,教室、宿舍、食堂、操场等一应俱全,收纳了900多名学生,还解决了孩子们的住宿问题。据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官方网站公布的数据,捐赠50万元即可援建一所希望小学,捐赠30万元就能援建一所村小学或教学点。照此计算,黄晓明一次婚礼花销就能援建4000所希望小学、近7000所村小学或教学点。业内人士说,即使全国各省希望小学造价不一,但黄晓明婚礼花销能援建的学校数量也相当可观。

张美中指出,政府最好通过税收政策和法律,加强对演艺明星收入的管理和监督。他指出,目前,一些明星可能通过隐藏收入、分解收入、虚列成本等方式逃避缴税,但国家缺乏有效监管措施,几乎全靠明星自觉。

“究竟有几个挣得盆满钵满的明星会按个人所得税规定缴税,不得而知。”张美中直言,最好通过制度建设规避明星逃税、漏税问题,从而调节明星收入。首先,媒体应加大宣传社会主义主流价值观,政策上可以允许他们扣除捐赠额度后再缴个人所得税;其次,建议政府适时开征遗产税,明星必将面临高额遗产税和赠与税,这样一来,更能鼓励他们关注公益事业,实施无偿捐赠;再次,将个人所得税的分类征税制变为混合征税制,把明星各项收入加在一起后缴税。总之,调节明星收入并非简单问题,需要社会综合治理才行。

和国内明星婚礼攀比奢华不同,简洁婚礼成为国外流行的新风潮。在韩国,年轻人办婚礼推崇剔除繁文缛节、仅招待少数至亲,在推动简洁婚礼的过程中,演艺明星起着示范作用。今年5月,韩国著名演员元彬与妻子李娜英的婚礼在一处麦田举行,嘉宾数量不足50名,食品由男方父母准备,全部花销共计六千多元人民币。在英国,多数明星既想让婚礼办得出彩,又不会花很多钱。以英国网球明星安迪•穆雷为例,这对新人遵循苏格兰传统,在一处历史悠久的教堂举办中产阶级水准的婚礼,朴实无华、没有刻意铺张,得到了民众的称赞。▲(生命时报记者 梁馨)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

©环球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