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海外生活营养心理两性母婴疾病养老专家活动视频关于我们
您的位置:生命时报 > 本报社评 > 正文

医药界造假好比杀人

2016-09-30 10:39生命时报字号:TT

北京大学卫生法学副教授  王 岳

最近,我看到两起骇人听闻的医学界丑闻。第一起是美国一家知名抄袭监测网站发现了“世界科学史上最大规模的英文论文造假公司”,该公司与巴西一个SCI杂志默契合作,收费后,为中国学者发表大量涉嫌抄袭、造假的论文。中国医学科学院研究员许培扬揭露,大量中国大陆医生的论文投到这个期刊,占该期刊发表论文总量的一半以上。

第二起是,国家食药监总局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1月21日,因临床试验数据不真实、不完整等问题,总局不予批准的、药企自查申请撤回的药品注册申请高达1184个,占要求自查核查总数的73%。工作人员直言,有的企业故意瞒报、漏报不良反应记录,对达不到预期的试验数据进行修改。

我认为,用“谋财害命”形容两起医药界造假行为并不为过。试验药物数据造假,可能让原本存在潜在风险的药品被政府批准上市,无疑会给无数用药人的生命安全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害。医学论文造假的危害是潜藏的,也很严重,其他同行可能会参照造假研究成果进行类似临床行为,甚至以此为基础开展新的研究。

医药界造假有外因也有内因。外因是目前我国对临床工作人员的考评指标过于急功近利,过于考虑经济指标和论文数量。医院管理者为了“排行榜”名次靠前,简单粗暴地把“指标”压到医务人员身上。实际上,很多临床工作人员并不具备科研能力,赶鸭子上架、强调科研数量而非质量的考评标准,自然逼迫临床医生集体造假。畸形的考评指标还使临床医生没时间“临床”,反而不得不泡在实验室中,最终搞的主任医师不会看病,教授不会讲课,都只会做试验发论文。

内因是医生遴选机制出了问题。我们的社会忽视了对孩子进行敬畏生命的教育和宣传。我们遴选出的医学生中,有一部分没有公益心、同理心,也不诚实守信、热爱医学,便已踏入医学殿堂。我认为,当务之急,不是培养机制的完善,而是如何让医学教育回归到职业教育的范畴,遴选出适合做医务人员的年轻人。就像房子漏雨,单纯擦地解决不了问题,应尽快把漏雨的地方堵住才行。这是摆在医学教育工作者面前最急迫的课题。

想要减少医药界造假,我认为,应尽快改变对临床医务人员的考评机制,为专心临床工作的医生、护士留出临床职称出口,弱化科研成果要求,强化临床技能和患者满意度的要求。

另外,诚信固然是每个人内生的行为约束力,但医疗行业与广大公众的生命安全息息相关,所以除了靠自律,也必须用法律这种外生约束力加以管控。但目前,我们有些法律规则确实不健全,让违法者没有得到应有的惩戒。我呼吁,必须完善现有法律制度,特别是刑事立法。上述两起行为会对公众生命安全造成较大损害,足以追究相关医务人员的刑事责任。应通过修正案,在刑法中明确具体罪名,以加大当事人不诚信、违法的犯罪成本,情节严重者应终生禁止从业。

最有效的方式就一条——零容忍!我们应像中央处理“辽宁贿选”一样,拿出勇气和决心,将所有涉及造假的当事人逐一追究责任。▲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

©环球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