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海外生活营养心理两性母婴疾病养老专家活动视频关于我们
您的位置:生命时报 > 本报社评 > 正文

“健康中国”不能成为“医疗中国”

2016-10-21 15:39生命时报字号:TT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  唐 钧

近年来,最令人欢欣鼓舞的民生政策恐怕就是“健康中国”了,但现在“健康中国”似乎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其概念正被悄悄偷换成“医疗中国”。

一般来说,“健康”对应的英文单词是“Health”,非常明确。但在中文语境中,却多出了一个可能是从日文转换而来的概念——“卫生”,这个词对应的英语单词也是“Health”。与此同时,在中文语境中,“卫生”又常与“医疗”一词构成复合名词“医疗卫生”。于是,“健康”通过“卫生”的“中介作用”,很容易就会滑向“医疗”。

世界卫生组织对“健康”有明确定义:“健康不仅是没有疾病或不受伤害,而是生理、心理和社会幸福的完好状态。”这个定义明显包括三重含义:其一,没病没灾;其二,身心健康;其三,幸福美满。这样理想的“完好状态”,显然远远超出了“医疗卫生”的范围。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健康中国”也应是这三重含义在中国的整体性实践。

20世纪以前,结核、霍乱、天花等烈性传染病是人类的头号杀手,我们姑且称之为“传染病时代”。20世纪中,因为疫苗和抗生素的广泛应用,急性传染病基本上得到控制甚至被消灭。此后,慢性病成为健康的主要威胁,人类社会迈进“慢性病时代”。

慢性病有两个显著特征:其一,致病原因主要受到社会环境和生活方式的影响;其二,慢性病通常只能控制而不可治愈,非医药所能解决。正因如此,在传染病时代形成的“治疗至上论”已与当代社会以慢性病为主要威胁的实际情况不符。于是,就有了中国科学院韩启德院士的名言——“医学对健康只有8%的作用”。还有就是流传甚广的美国医生特鲁多的墓志铭——“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去安慰”。也就是说,医疗对健康的作用十分有限。

当前,医疗服务的商业化倾向已形成一股难以遏制的潮流,这或许和“健康中国”的概念被偷换成“医疗中国”有关。从医疗服务的高门槛和高风险而言,医护人员待遇高无可厚非,但医疗服务从本质上说是天然垄断的,如以产业化为幌子,以过度医疗为手段,无度地攫取财富,就令人遗憾了。这就是迄今为止,新医改并没得到民众点赞的基本原因。

“健康中国”是一项集社会、环境、经济、文化于一体的宏大工程,不是医疗卫生一家的事。如果“健康中国”变为“医疗中国”,最后成为少部分官员、医院、药商和医生的欢宴,人民群众就惨了。

举个例子,近年来兴起的老年服务被归到健康产业中,但如今显然已被一些医疗部门挟持,表现为老年服务越来越被限制在对“病”和“医”的狭隘理解中。国际经验表明,对老年人的长期照护服务主要针对的是衰弱和失能老年人。造成衰弱和失能的原因有三:一是罹患疾病,二是生理衰退,三是智力障碍。所以,老年服务应生活照料和健康护理并重,同时偏重于生活起居的照顾,其基本内涵为生活自理的支援、正常生活的实现、尊严及基本人权的尊重。一些试点正把长期照护变成医疗服务的衍生品,与真正的健康老龄化背道而驰。▲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

©环球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