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海外生活营养心理两性母婴疾病养老专家活动视频关于我们
您的位置:生命时报 > 本报社评 > 正文

为了患者更有尊严

2016-11-18 17:57生命时报字号:TT

北京大学首钢医院院长  顾 晋

几个月前的一天上午,一个年轻女子带着她丈夫的片子来到我的门诊。我看了片子对她说:“这个病灶范围太大了,又不排除转移,做不了手术了,我真的没办法。” 两周后,女子带着她丈夫又出现在我的门诊。这是一个帅气的小伙子,但由于肿瘤折磨,面色惨白。

他解开衣服,粪便和脓液的恶臭味扑面而来。患者腹壁肿瘤比我上次在片子上看到的更大更严重,我准备拒绝手术。小伙子听了我的话,一脸失望,但看得出,他对我的意见一点也不意外。

“我知道您不愿意给我手术,但您看我现在这样,没法出门,一点尊严都没有啊!”小伙子这句话深深刺痛了我的神经。“大夫,您真的不要拒绝我,我已经走了许多医院,您要不给我做,我就只有等死了。大夫,我的孩子只有4岁,我想看着女儿长大……”说着,小伙子眼里已经满含泪水。

我真的心动了,不为别的,为了一个年轻父亲的请求,为了一个30多岁的小伙能有尊严地度过余生,我决定给他做手术!

病灶拿走后,小伙子康复很顺利。但只过了3个月,他的肿瘤又出现肝转移。这是预料中的事。然而与之前不同的是,我看到他穿着正常人一样的衣服,像正常人一样走在诊室外的走廊,没有人注意他,没有人嫌弃他身上的味道,我内心充满了成就感。我的手给他带来了自信,让他能够昂首前行,这种成就感有多大,只有我自己清楚。当医生久了,科研做了不少,小文章发了不少,基金也拿到了,但真能让我享受职业快乐的是看到病人重拾自信的那一刻!

从生物医学角度看,治疗一个肿瘤病人,医生要遵循指南和规范。这是我在国内大大小小学术会议上讲的最多的。肿瘤治疗从经验医学走到循证医学,如今又进入精确医学,我们主要关注的大都是病人身体中的那个“癌”:它是否转移,是否复发,是否耐药,是否可切除?

像精确打击恐怖主义一样,我们已经对部分肿瘤实现了精准治疗。但即使是最精准的分子靶向治疗,对肿瘤患者生命的延长还是很有限。对病人进行靶向治疗后,我们会为他赢得3个月生存期而欢欣鼓舞。可是,这几乎花去了病人一生的积蓄,多少家庭为这3个月的生存付出了惨重代价。这延长出的3个月在病人的生命长河中究竟意味着什么?

我是一名肿瘤外科医生,我们习惯了关注最新治疗技术为肿瘤病人带来的福音。但我想提醒的是,在关注学术巨大进步的同时,是否能多关注一下我们每天服务的病人,关注他们的感受、他们的疾苦、他们的花费、他们的尊严,了解他们对治疗、手术、放化疗,还有其他一切措施到底是怎么想的?他们的苦衷有时难以启齿,在医学面前,他们需要理解,需要安慰,不求无微不至,但求实话实说。

严格说,从肿瘤治疗的外科原则角度,我的手术有点激进,不是最好的适应症选择,在一些学术会议上也遭到过质疑。但我一直在思考,一个肿瘤外科医生为病人的“尊严”而采取手术,对还是不对?也许,小伙子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但手术使他获得了尊严,无论多久,我认为是值得的。这个手术我是为他的“尊严”而战,您可以不理解,但作为医生的我仍刻骨铭心。三十多年的行医之路,第一次为“尊严”手术,我无怨无悔。作为医生,我的能力是有限的,但我愿意与他共同面对疾病、面对困难,就像特鲁多医生说的那样:“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 ▲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

©环球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