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海外生活营养心理两性母婴疾病长寿专家活动视频关于我们
您的位置:生命时报 > 本报社评 > 正文

24小时跟帖排行

时评丨丰巢快递柜岂能“强卖”

2020-05-19 10:36生命时报字号:TT

自4月30日,丰巢科技宣布将对存放快递柜包裹进行超时收费后,反对质疑之声就不绝于耳。5月5日,杭州东新园小区通知,丰巢快递柜将自5月7日7时起暂停使用;5月8日,上海中环花苑小区业委会决议即日起暂停小区内两台丰巢智能柜的使用。截至5月13日,上海已有116个小区对丰巢说“不”。丰巢与普通消费者的关系,已成对立之势。

丰巢在5月9日发布的《致亲爱的用户一封信》中表示,超时收费是为了提高智能快递柜的周转率,这理由乍听起来似乎合理;而“超过12小时,每12小时收取0.5元,3元封顶”的收费额度也不算太离谱。那么,这一举措为何会招致“众怒”?根源在于丰巢的“店大欺客”和“强买强卖”。

上海中环花苑小区业委会在停用丰巢快递柜之前,曾发出了一封公开信。公开信对丰巢强调的“已经提供了五年的免费服务仍然亏损运营”说法表示不认同,认为丰巢是“以博取舆论同情的姿态示众,实际则不然”。丰巢快递柜在使用时,已面向快递员收取了费用,仅此收入每天至少为36元,而每台快递柜的场地租金为十几元。在不计算额外广告费的情况下,丰巢柜每天的利润率为240%甚至更多。由此难免让人猜测,丰巢向消费者二次收费,不过是为了谋取更多的利润。

从法律意义上讲,消费者网购商品时,本就支付了运费或按协商免除了运费,理应享受送货到家的服务。而寄存快递柜的行为,产生于快递员与丰巢之间,双方只要一个愿买,一个愿卖,合约即告成立。整个行为交易与作为合约第三人的收货者无关,因此丰巢也就没有向收货者收费的权力,不论这个费用是一毛还是五毛。

然而,面对群情不满,丰巢长时间不肯让步。在合并中邮智递后,丰巢获得了智能快递柜市场近70%的份额,正所谓财大气粗有底气,于是在发出公告决议时,也有了不容置疑的味道。

说到底,在人们渐渐习惯了疫情期间的无接触派件方式后,快递柜市场有着可以预见的发展空间,而为了提高快递柜的周转率,督促收货人尽快取件也无可厚非,只是上述目标实现的前提是,操作方式必须公平、合理。正如中环花苑业委会公开信中所提出的:快递员必须先行联系客户同意方可投入丰巢柜,并将免费时长延至24小时。前者意味着收货人将与丰巢建立使用合约,自愿承担超时费用;后者则是考量了上班族的客观困难后,所能接受的最合理时限。

5月15日,丰巢发布《关于用户服务调整的说明》,决定延长免费存储时间为18小时,且快递员需征得用户同意投件入柜。这场对峙终以丰巢略微“妥协”结束。其实不论如何,丰巢都应明白,作为商家平台,以一种俯视消费者的态度做经营,终究不是良策,甚至可能最终招致“反噬”,坑了自己。▲(本报记者  张芳)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

©环球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