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海外生活营养心理两性母婴疾病养老专家活动视频关于我们
您的位置:生命时报 > 独家调查 > 正文

成都、北京瓜分“污染冠军”

2016-03-23 11:28生命时报字号:TT

受访专家:国家城市环境污染控制技术研究中心研究员 彭应登

继2015年3月发布首份空气质量评估报告后,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和北京大学统计科学中心陈松蹊课题组,近日又发布《空气质量评估报告(二):中国五城市空气污染状况之统计学分析》,分析了北京、上海、广州、成都、沈阳五大城市PM2.5污染的主要特征和动态趋势。《生命时报》为此特邀权威专家,解读报告中关系到每个人切身利益的要点。

污染平均持续两天以上

研究选取的5个城市分别位于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川渝和辽宁经济区,其经济总量占全国的50%以上,能源消耗量巨大,也是大气污染和雾霾天气灾害较为严重的区域。研究团队选取了2013年~2015年的数据,用统计学手段验证了可靠性,并结合天气条件、供暖等因素进行多方面、多层次的对比和分析。下面就让我们来看一看数据的基本情况。

1.空气污染持续时间。报告将五大城市按空气污染、严重污染状态所占比例以及污染平均持续时间进行了排序。其中,“污染冠军”分别被成都和北京瓜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成都的污染平均持续时间最长(92.4小时),远超第二名的北京(67.9小时);污染状态占比也是成都最高(88%);此外,北京的严重污染时间占比最高(22%),其次是沈阳(11%)和成都(9%)。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在空气质量较好的广州和上海,“优良空气”所占比例也不超过37%,而且污染状态的平均持续时间也在两天以上。

国家城市环境污染控制技术研究中心研究员彭应登告诉《生命时报》记者,成都地区一直以来就面临雾霾的问题,只是过去没有得到太多关注。四川盆地四面环山,如同一口大锅,不利于污染物扩散。成都平原年均风速小,不能像三面环山的北京那样,等北风来直接吹走,大气水平输送能力很弱。加上四川盆地内工业密度大,并汇集了近一亿的人口,人类活动是成都平原雾霾产生的内在原因。

2.空气质量季节差异。除北京以外的4个城市,空气质量都呈现出“夏季好、冬季差”的规律,成都的空气质量在冬夏季反差最大,而北京夏天空气污染减轻得并不明显。从全年分布比例来看,上海和广州的“优良空气”和“轻度污染”较多,占80%左右;其次是成都和沈阳,占60%左右;北京最差,只有50%。

彭应登说,沈阳在冬季集中供暖,煤炭燃烧引起的污染物排放较其他季节有显著增长。其他城市也有污染的冬季效应,只是程度相对轻一些。而北京之所以“全年无休”,主要与城市规模有关。数据显示,在全年空气质量超标日中,64%的首要污染物为PM2.5,31%为臭氧。前者是采暖季的主要污染物;后者主要由机动车排放的氮氧化物和挥发性有机物(VOC)在阳光照射下产生的,在温度较高、日照充足的非采暖季较多见。

供暖期成空气污染“重灾区”

就在3月中旬停暖前后,北京持续被雾霾笼罩,一改人们对春天“春风拂面、神清气爽”的印象。彭应登解释说,供暖季累积的污染物要有一个消散过程,并且近期受到河北、山西、山东的区域传输影响,造成了此次雾霾。这让人们不禁想问,供暖究竟累积了多少污染物,它会给空气质量带来多大的影响。

报告显示,京、沈PM2.5浓度在供暖期明显增加。综合北京各站点11月和3月的数据,平均供暖效应比例(供暖期PM2.5均值浓度相比非供暖期PM2.5均值浓度增加的比例)是47%,即冬季供暖会使PM2.5比非供暖期平均增加47%。而沈阳3月份的平均供暖效应比例为37%。

尽管近几年北京逐渐用天然气取代煤作为冬季供暖能源,但煤炭消费的存量仍然较大,尤其是北京郊区和河北省的原煤散烧量依然很大。煤炭会产生比天然气更多的PM2.5前体物。这表明,冬季的大气污染是北方面临的巨大挑战。报告提出,PM2.5浓度主要受污染物排放、天气因素以及二者交互作用的影响。人们常将严重污染的原因归咎于气象条件,实际上,污染的根本原因是过量排放,气象条件只是影响其浓度表现的外部因素。就好像一个臭鸡蛋散发出难闻的气味,要想彻底解决,就要处理坏鸡蛋,而不只是开窗通风。

彭应登表示,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是调整能源结构,提高天然气等低排放能源的使用,减少煤炭消耗。发达国家的经验和教训也证实了这一点。数据显示,中国自加入世贸组织以来,煤炭消耗占世界总消耗的份额从31%剧增到2012年的48%,绝对量上增加了1.75倍。如果冬季供暖暂时还离不开燃煤,建议实施严格的监管体系,检测市场上所售煤炭的质量,禁止开采、贩卖低质煤炭,从而有效减少冬季供暖用煤带来的污染物排放。

另外,根据气温情况灵活控制供暖温度非常重要。不少地区的供暖公司非常死板,明明温度升高了,但暖气烧得还是很足。彭应登建议实施“看天供暖”,这是清洁的供暖方式,包括供暖公司在内的机构都应提升环保意识。

改善空气需要“更严格”

报告显示,从2014年开始,五大城市的主要污染物浓度指标均有所降低,2015年又有进一步的改善。除上海之外,其他城市最明显的改善均出现在2015年。研究者认为,可能的原因有两个:一是从2015年开始,中国实施了更严格的大气环境监管措施,二是经济增速放缓。

彭应登表示,严格控制污染带来的积极影响是主要的,占到70%左右。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执行主任阿奇姆•施泰纳先生也曾表示,北京所采取的大气污染控制措施已经取得阶段性治理成果,为世界提供了借鉴。国际环保组织亚洲清洁空气中心的报告发现,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因为有更多的资金支持,政府部门人员意识较高,空气质量管理能力遥遥领先其他城市,东北、中部与西南城市群的整体能力水平还不足。

不过,五大城市PM2.5水平还远高于世界卫生组织建议的上限———初期过渡目标是日平均PM2.5浓度在35微克/立方米以下,第二和第三期目标分别是25微克/立方米和15微克/立方米以下。然而,即便是空气质量较好的2015年,北京、成都和沈阳的月均值浓度都超过了60微克/立方米。因此,要达到世卫组织的初期目标,大气污染防治需要更大的力度、更科学的方法。▲(生命时报特约记者 王宁)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生命时报”的所有作品,均为《生命时报》合法拥有 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任何报刊、网站等媒体或个人未经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违者本报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获取授权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

©环球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