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海外生活营养心理两性母婴疾病养老专家活动视频关于我们
您的位置:生命时报 > 独家调查 > 正文

专访北大人民医院院长姜保国:打造中国式创伤救治体系

2016-12-14 15:13生命时报字号:TT

本报记者  李  迪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院长姜保国教授日前荣获2016年菲律宾顾氏和平奖,成为我国第二位获此盛誉的大陆学者。顾氏和平奖是联合国备案的两个世界级和平奖项之一,另一个就是诺贝尔和平奖。顾氏和平奖委员会高度评价姜保国在医疗领域取得的突出成绩,特别是在中国创伤救治体系建设方面取得的创新成果。获此殊荣后,《生命时报》第一时间对姜保国教授进行了专访。

我国每年七八十万人死于创伤

《生命时报》:恭喜姜院长荣获顾氏和平奖,请您分享一下获奖体会。

姜保国:为提高我国创伤救治效率、挽救伤者生命,十年来,我和团队在全国各地奔波,研究、推广中国创伤救治体系,逐渐得到国际医学界的认可。获奖无疑带来了惊喜,但更让人高兴的是,顾氏和平奖关注到我们,体现了我国国力的强大和医药卫生改革的进步。

《生命时报》:您从博士起一直从事周围神经损伤和修复的研究,如今为何致力于创伤救治体系的建设?

姜保国:世界卫生组织数据显示,创伤是45岁以下人群第一死因,全球每年超过500万人死于创伤。在我国,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创伤发生率明显增加,每年6200万人因创伤就医,70万~80 万人因创伤致死,但我国整体创伤救治水平远低于发达国家,高效、规范的创伤救治体系亟需建立。

《生命时报》:我国目前创伤救治体系存在哪些问题?

姜保国:2006年5月,北京大学交通医学中心成立,启动了一系列有关创伤救治的研究。中心多次派研究人员赴天津滨海新区、河北唐山、广西柳州等地实地调研,发现我国创伤救治存在诸多问题:一是院前急救时间过长;二是现场救治人员缺乏规范培训;三是院前与医院之间缺乏信息交换;四是综合医院分科过细,缺乏创伤救治团队;五是救治现场和救治医院缺乏科学的救治流程。种种原因导致我国严重创伤救治水平较低,死亡率、致残率均远高于发达国家。

创伤救治的中国模式什么样

《生命时报》:您主导建立的中国创伤救治体系是怎样一个模式,收效如何?

姜保国:针对我国院前急救和医院之间存在的沟通问题,我们研发了“院前院内信息预警联动系统”,形成了院前急救与救治医院、救治医院急诊与专科之间的信息连接通道,使整体救治时间由平均的87.52分钟降至40.76分钟,同比缩短了53.43%。

我们还在国际上率先提出“以综合医院为核心的闭环式区域性创伤救治体系”,即以一个政府主辖区(100~300万人口)作为体系建设的区域单位,协调院前和院内救治联络;以当地一家大型三级医院为创伤救治中心,以区域内五六家二级医院为创伤救治点,形成闭环式区域性创伤分捡、转运救治流程,最短时间内将患者转运至相应医院。

同时我们提出,在综合医院组建由创伤骨科、神经外科、麻醉科、重症监护科等多学科医生组成的创伤救治团队,实现院前、院内急诊及创伤救治团队快速反应,将院内急诊等待救治时间从平均17.53分钟缩短至0~5分钟。这一体系符合我国国情,在实践中已得到了认可,典型的例子是,天津滨海新区、广西柳州爆炸时,体系建立让两起突发公共事件的应对和救治过程非常流畅。

《生命时报》:请您介绍一下发达国家创伤救治体系什么样?为什么说“以综合医院为核心的闭环式区域性创伤救治体系”适合中国国情?

姜保国:我们团队几乎走遍了全球最好的创伤救治中心,了解他们的工作模式。目前,欧美发达国家创伤救治体系多以独立创伤救治中心为基础,创伤救治中心分为三级,不同级别匹配相应的人员、设施,根据患者伤情实行严格的转运管理,保证抢救资源合理分配。这套模式欧美发达国家已经建立几十年了,他们做得的确很好,但却不适用我国当下国情。因为,我国各城市均未建立独立的创伤救治中心,如学习欧美发达国家建立三级模式,短时间内很难有所改善,资金、人才都是难点。好在这些年来,我国三级综合医院发展得很好,每家医院都有潜在的救治团队,经反复论证,我们决定利用好三级和二级医院医疗资源,建立符合当前国情的创伤救治二级模式。之所以没有纳入基层一级医疗机构,是考虑到其救治能力有限。

希望最先惠及基层

《生命时报》:这套创伤救治模式目前推广得如何?

姜保国:这套创伤救治体系目前已在北京、天津、上海、广州、深圳等26个城市和地区实施,涉及124家三级和二级医院,辐射人口约为7231 万人。在规范实施区域内,院前救治时间平均缩短53%,严重创伤院内死亡率平均下降约40%,我们今后还会在更多城市和地区推广和实施。另外,一些发展中国家,比如菲律宾、柬埔寨等已对这套体系抛出橄榄枝。过去我们都在学习国外理念,现在有个模式可以输出,不正是助力“一带一路”建设吗?

《生命时报》:推广这套创伤救治模式是否存在难点?

姜保国:从技术上讲没有难点,难点在于政府接受与否,因为建立这套体系需要政府牵头,针对交通、医疗等部门做些干预工作。作为医生,我们急切地希望将有效的科研成果推广给社会,任何一级政府只要认可、想做,我们就会一帮到底。2017年,我们希望和100个县签约,一是这些区域比较容易建立这套模式;二是我们希望走农村包围城市路线,先让基层、偏远百姓受益。

《生命时报》:2016年,您开始担任北大人民医院院长,此前您在该院从事了近20年的管理工作,作为新任院长,您想如何发展这家百年老院?

姜保国:自从当了院长以来,我这一年的手术量减少了很多,几乎不到20台,我深知自己的核心使命不再是一名外科大夫,而是一家医院的院长,需要在管理工作上投入大部分的精力。对于北大人民医院未来5年的发展方向,我自己做了一些思考,可概括为“一二三工程”,即以发展为中心,坚持“医疗质量和规模”和“医疗技术的创新和投入”两个基本点,执行“空间、学科、人才”三个战略。

当前,公立医院发展面临来自政策、医改方面的诸多瓶颈,我们必须积极面对、努力学习,保持医院好的发展势头。空间上,我们既要按照政府要求,限制主院床位发展,也要适度扩展空间;学科上,要在优先发展重点学科的同时,扶持能量较高、有新发展的学科,鼓励所有学科向前发展,夯实学科基础;人才上,积极培养未来的学科带头人,每年送医生去国际上最好的机构学习,并将学习成果及时落地。▲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

©环球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