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海外生活营养心理两性母婴疾病养老专家活动视频关于我们
您的位置:生命时报 > 独家调查 > 正文

专家呼吁“高薪养医”

2017-02-03 09:43生命时报字号:TT

本报记者 李 迪 张 芳 张 杰 单祺雯

1月17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公布的《2017年卫生计生工作要点》明确指出,将实施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试点方案,建立健全符合行业特点的人事薪酬制度。在很多专家看来,目前医生待遇与其教育程度、工作强度、职业风险等因素不相匹配,致使当前存在过度医疗、从医人数减少等问题,医生需要提高待遇的呼声一时高涨。但另一方面,患者又感觉看病很贵,一住院动不动就是几万、几十万,医生还有回扣、红包等,怎么可能缺钱。因此,医生该不该涨工资的争论一直未停。

日子不好过的是年轻、基层医生

张烁(化名)是北京某三甲医院的一名住院医师,他告诉《生命时报》记者,两年前刚工作时,每个月工资不到2000元,房租全靠家里接济。现在工资涨了些,可在北京,日子还是过得紧巴巴的。前段时间,张烁和爱人看上一间50平方米的房子,可俩人手头的积蓄连首付的1/10都不够。

在河南某三甲医院急诊科当主治医师的杨骥(化名),工作3年多了,如今每个月工资只能拿到3000元出头。“干急诊心理压力太大了,下班不敢走,总怕被叫回来参与抢救,晚上被电话吵醒是常事,就连周末都不敢出远门。” 杨骥说,周围很多亲友都认为她应该挣得挺多,可事实上,这样每天顶着高压工作,忙到体力透支,工资还是少得可怜。

乡镇基层医生的收入则主要与患者人数挂钩。河南省新密市村医付文娜给《生命时报》记者算了一笔账:一般村医的收入由公共卫生补助费、诊疗费和药费组成,公共卫生补助费是一口人20元左右,如果辖下管理着100个村民,固定收入大约是2000元;诊疗费8元一个人,基本药物费用一口人5元,需要按一定比例拆分给卫生所和医生;完成基本药物的任务后,可以开“非基药”,但不能太贵,否则村民承担不起,所以到村医手里的钱也不会太多。“我干村医16年了,虽然见过一个月收入几万的,但大多数村医还是收入较低,病人少的医生一个月只有几百块钱。”2013年,首都医科大学卫生管理与教育学院针对北京村医进行的调查发现,63.7%的村医对收入水平不满意,50%表示其收入与村民平均收入持平,40.8%的人收入低于村民。

总体不高,但内部差距大

《全国卫生计生财务资料》显示,2015年,公立医院在职职工人均年工资性收入8.9万元,城市医院、区级医院、县级医院分别为10.5万元、8.1万元和6.6万元;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为5.5万元,城市社区和乡镇卫生院分别为6.9万元和5.2万元。

国家卫生计生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应亚珍指出,目前我国医护人员收入水平总体偏低。一是医疗卫生行业平均收入水平与全社会其他行业相比,排名靠后。2006~2013年《中国劳动统计年鉴》中,卫生社会保障福利业的人员工资居全国第9位,而人员结构类似的金融行业排在首位。二是与医护人员的教育程度、工作强度、职业风险等因素相比,收入待遇不匹配。三是基层医护人员收入更低,难以吸引和留住人才,严重影响基层机构医疗卫生服务能力的提升。

上海交通大学卫生政策与管理学系主任鲍勇告诉《生命时报》记者,医生收入主要分两块,一块是公开的工资,一块是隐秘的灰色收入,包括红包、回扣、走穴费用等。如仅从工资看,不管是横向和发达国家或地区比,还是纵向和我国过去比,当前医生收入都是低的。但若考虑灰色收入,一些医生的待遇就不低了,特别是北上广等大城市医院的骨科、心内科等热门科室,医生灰色收入往往较高。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唐钧补充说,医生内部贫富差距很大,主要体现在灰色收入上。有权或有名的医生总体收入很高,一般医生则不太高。

应亚珍指出,总体看,公立医院医护人员薪酬整体水平偏离劳动价值,更突出的问题是:基层机构人员薪酬待遇过低,岗级间收入缺乏规范,收入结构中奖金与基本工资倒挂现象越来越严重等,这导致了医疗行业吸引力减弱、基层卫生人力问题难以解决。

大部分看病钱没给医生

在不少人看来,高昂的看病费用,最终都进了医生的腰包,为何很多医生仍觉得工资低?其实,挂号费、手术费等体现医生价值的诊疗费定价很低,即使有些药费、耗材费通过回扣变相返给医生,也只是跑到少数人手里。

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主任尹佳接受人民日报记者采访时说,她的普通门诊每个号14元,平均每个病人看15分钟,平均每分钟不到1元钱。而在北京,同样15分钟,男士去理个发至少花30元;上门按摩推拿60分钟花费约150元,15分钟也需要30多元。

外科医生的手术费更低。北京协和医院神经外科主任王任直说,脑外科手术的技术含量远高于一般手术,风险特别大,但用近3个小时做一台手术的费用不到2000元,还是四五名医生和几个护士一起分,人均才几百元,“这是真正的血汗钱。”

王卓(化名)是河北某三甲医院骨科的一名医生,他向《生命时报》记者详细解释了患者在骨科看病花费的去向。以股骨头坏死关节置换术为例,总价格在5万左右,但给医护的人工费很少,比如手术费仅1200~1800元,由团队中的4~5人分享,术后二级或三级护理费一天几十块钱,床位费每天40元。“真正的大头费用都被厂商拿走了,仅一个关节假体就要3万元。通常,厂商会给科主任回扣,如果科主任愿意给其他医生多分些,大家的工资就高点,否则年轻医生的日子就会比较难过。”

在鲍勇看来,我国医务人员的技术劳务价值一直没有得到尊重,表现为诊疗费、手术费、护理费等定价太低,而药费、检查费、耗材费等定价太高,这是过度医疗的制度性诱因,理顺定价体制则是医改的关键。

高薪养医才能杜绝只富少数

在美国等发达国家,医生是最高收入群体,平均工资是公务员的2~4倍。1月11日,《美国新闻和世界报导》发布了2017年美国最佳工作排名,薪资排名前十的工作全是医生,薪资中位数高达每年15万美元以上。

“医生应该拿高工资,达到平均工资的3~5倍也不为过。”鲍勇表示,首先,培养一名医生成本很高,高成本的投入理应得到高回报;其次,生命和健康无价,作为它们的捍卫者,医生一直是高风险、高技术含量职业,他们的劳务价值和工作付出必须得到应有的尊重;再次,要让医生没有后顾之忧地去救死扶伤,给其合理回报是医疗行业健康发展的基础。唐钧同样支持“高薪养医”。他说,给医生高薪,其实也等于向他们提出更高的要求,责任和辛苦不能再作为谋求私利的借口,如有违规行为就要付出沉重代价。这对治理红包、回扣问题,缓解医患紧张关系都能起到积极作用。

谈到如何具体实施,鲍勇认为,医生涨工资能否真正落实,考验政府决策力和执行力,而做好公立医院改革是医生涨工资的前提。一般来说,社会上公立医院应占60%,剩下40%是民营医院。政府有必要对此进行明确界定,然后对公立医院全额拨款,纠正其逐利行为。当以药补医、以检补医等问题得以纠正,医疗服务价格得以理顺,医务人员的收入才会合理、干净地提高。提高合理收入,切断灰色收入,或许可以借鉴福建三明的做法:1.做大医务性收入空间,以“工作量”而非“创收量”核定最终收入,医生多看病、看好病能拿到顶薪;2.取消医院对药品、耗材的加成,不将检查和化验收入计入总收入,反列为总成本,堵死医院与药厂、医生与医药代表间产生回扣的途径;3.将患者自付比例、医药总收入年增长率作为考核医院院长的硬指标。

应亚珍表示,医生薪酬制度改革的原则和思路应是:总体提升、总量控制、结构优化、规范考核、绩效挂钩,并处理好以下几个关系:一是现有水平与长期目标间的关系,薪酬制度改革在操作上是渐进的,应能对行业薪酬水平做出科学定位;二是公立医院与基层机构医务人员薪酬待遇关系,应更大幅度提高基层医务人员薪酬待遇;三是医院内部不同岗级人员间的分配关系,比如管理、临床、医技、护理、后勤等岗位如何分配,同岗位不同年资、职称人员如何分配;四是保障、激励与约束的关系,科学设计基础工资与奖金的比例关系,既要调动服务积极性,也要做到总额“封顶”,避免医院收入越多人员收入就无限提高。▲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

©环球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