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海外生活营养心理两性母婴疾病养老专家活动视频关于我们
您的位置:生命时报 > 独家调查 > 正文

带老人看病别半推半就

2017-02-21 14:21生命时报字号:TT

受访专家:

解放军总医院急诊科教授 孟庆义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干部医疗科主任医师 周 健

北京博爱医院心理科主任医师 祁长凤

本报记者 张 彤

孩子病了,哪怕只是咳嗽两声,父母都会紧张得不得了,常常放弃工作和休息时间,带他们去医院;而当老人身体出现不适,儿女是否也会像对待孩子一样?出于各种原因,能做到的人或许不多。

救了无数人,没救成父亲

吴兰(化名)是北京某三级甲等医院的一名科室主任,既要管临床,还有教学、科研等任务,科里大大小小的事务也都要她负责,每天忙得不可开交。5年前,父亲来北京过年,她几乎没时间陪老人玩。春节快结束的时候,老人觉得有点头痛。吴兰知道父亲有多年的高血压,测了测发现确实有点高,但觉得问题不大,也没多想,嘱咐老人多服一片降压药、好好休息,就接着忙自己的事去了。老人知道女儿是个“女强人”,不想给她添麻烦,两天后,尽管头痛没缓解,他还是执拗地登上了回家的列车。3天后的凌晨,吴兰被刺耳的铃声惊醒,听到“父亲病危”“脑出血”这几个字,顿时傻了,发疯似的赶飞机回家,最终还是没能见到父亲的最后一面。5年里,每当想起这件事,吴兰就泪流满面,痛苦不已,“我身为一名医生,救了无数病人,却没能挽救老父亲的生命。当初哪怕稍微上点心呢,也能及早发现啊。”

吴兰大夫这样的遗憾不是个案。子女正值盛年,往往是单位骨干,家里又上有老、下有小,夹在中间常常顾头顾不了尾。老人则觉得孩子工作本就很累,再为自己的身体请假担忧,于心不忍,不愿给子女添麻烦,所以很多不适,他们要么不说,要么说了也还自己扛着。子女对老人的关注远没有对孩子多,常会忽略他们的病痛,如果老人态度不坚决,带他们看病通常也是半推半就,一来二去就把病情耽误了。“子欲养而亲不待”,因为自己疏忽,导致老人病重甚至早逝的愧疚和伤痛,即便时间也难以抚平。

打个喷嚏都不能忽略

对老人病情的忽略,有的是子女未尽孝道,也有一些客观因素。解放军总医院急诊科孟庆义教授告诉《生命时报》记者,老年人身体状况和年轻人差别很大,疾病袭来时,一方面感觉不灵敏,等到有了明显的自觉症状,病情往往很重了;另一方面,老人患病症状大多不典型,常被误诊为一般小病。

孟庆义说,他在门诊见过太多这样的例子。一位70多岁的老人,早上起床开始冒虚汗,但因为没有其他不适,以为吃点东西就好了,子女也没当回事,结果到晚上实在难受得扛不住了,送到医院才发现是大面积心梗。还有位老人一开始只是恶心呕吐,子女以为是肠胃不和,就让老人吃了点胃药,哪知两天后,老人开始发烧、腹痛,送到医院诊断为急性阑尾炎,但因为耽误了好几天,病情已经发展到穿孔、坏死,几乎要了老人的命。

老年人身体机能下降,对他们的关注,丝毫不能大意。孟庆义说:“哪怕打个喷嚏,都要高度警惕,否则就有可能酿成大祸。”他提醒子女,每年带老人做个体检,无论以前是否有慢性病史,对一些“要命”疾病的早期征兆都要有所警觉。

比如,脑出血,最开始多表现为头痛。脑梗死,开始症状往往是头晕,到后来才会出现手脚不听使唤、说不出话等。心肌梗死,中青年人往往以胸痛开始,很多老人的早期心梗征兆却是恶心、呕吐、“胃痛”等消化道症状,憋气等呼吸道症状及萎靡不振等精神症状。其他需要引起高度重视的症状还包括:发烧,老人免疫系统反应不像年轻人那么灵敏,即使感染了也可能体温正常,所以一旦体温升高,往往预示着严重疾病,如感染、肿瘤等;关节痛,常被当作老年性关节炎,但也有可能是免疫性疾病在关节的表现;爱忘事或精神萎靡,需警惕老年认知障碍、抑郁症等神经精神类疾病;乏力、体重下降、皮疹等也可能意味着老人身体亮起红灯。一旦发现上述症状,子女需尽快带老人去医院就诊。

劝老人也要照顾到心

劝老人看病的过程中,很多子女也很无奈。得了病不爱上医院,去了医院也不听医生嘱咐的老人不少,甚至因此引发与子女的争执。老年患者就医率低和治疗依从性差,已成为让医生头疼的难题之一。北京博爱医院心理科主任医师祁长凤分析,老年患者有不服老心态,不愿承认自己患病;总是怕给子女添麻烦,也觉得一点小不适并无大碍;还有人对去医院看病充满恐惧,进而产生抗拒。

要说服老人就医和遵医嘱治疗,子女需要充分理解老人的心理,既耐心引导,又要态度坚决,不能“就坡下驴”,如“反正你不爱看病,正好我也忙,不去拉倒。”祁长凤说,老人就医的压力也不能全由子女、家人承担,社区养老的一个重要职能就是医生主动上门服务,对老人、子女都要尽到健康宣教的责任。只有大家的健康素养上去了,科学就医才能实现。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干部医疗科主任医师周健认为,作为医务工作者,也应反思对老人的关爱是不是真正做到位了。比如,目前医学的各种指南中,高龄老人是被排除在外的,那么老年人的合理用药谁来把关?老年人身体机能和社会地位同时丧失,如何帮他们建立起新的平衡?老人生病时也有自我尊严和决定自己身体的权利,医生和子女替他做决定时是否考虑过他的感受?“为老年患者服务,我们不能只考虑他的病,也要理解他的心。” ▲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

©环球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