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海外生活营养心理两性母婴疾病养老专家活动视频关于我们
您的位置:生命时报 > 独家调查 > 正文

24小时跟帖排行

医生要守住三条戒律

2017-07-31 13:33生命时报字号:TT

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 凌 锋

医学的本质是研究生命,医疗的功能是帮助他人解除病痛。然而,人体是可以分解的,生命是不可还原的;疾病是可以定义的,痛苦是不能量化的。给医学下一个系统定义,追问医学精神到底是什么,并不是一件简单事。

医学是有温度的

第一个问题:医学是科学吗?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前所长陈方正先生所著《继承与叛逆》一书中,描述了“核心理论与相关学科结构图谱”,科学包括很多学科分支,物理学、化学、生物学、心理学、经济学等,独独没有医学。几百年来,医学仰仗其他学科解释自己,却从来没有一个自成体系的学说陈述自己。可以肯定的是,物理学、化学、生物学等学科的简单相加不等于医学,因为医学研究的对象既是人体,更是生命。我们可以用上述学科拷问身体的每一个部分,但不能拷问情绪、理想、对生死的态度和终极的关怀。

我们习惯在钟表式的思维下不断建立医学分支,解剖学、生理学、病理学、诊断学……在还原论的指导下细化分支,从人体解剖到分子、原子、电子……分支越来越细,研究对象越来越小,可我们离医学应该如何对待生命的本质越来越远。我们放大了树木,却忘记了森林;我们研究树叶中的叶绿素,却忘记了森林中不只有树木,更有草地、阳光。

中国工程院院士韩启德在他的《医学是什么》报告里说:“人们对现代医学的不满,不是因为它的衰落,而是因为它的昌盛,不是因为它没有作为,而是因为它不知何时为止。人们因为成就生出了傲慢和偏见,因无知变得无畏,因恐惧变得贪婪,常常忘记医学从哪里来,是如何走到今天,缺乏对医学目的和要到哪里去的思考。”

医学的目的是行善,它因至善而崇高和伟大。行医就是行善。这种追求,是从医学、医院产生之初就已存在的。古希腊时代流传下来的希波克拉底誓言提到,医生应仁心仁术,敬天爱人;《后汉书》所载“悬壶”传说中衍生出的“悬壶济世”一词,至今仍是患者对医者仁心的赞颂;而第一批为民众设立的医疗机构,也得益于基督教兴起后,同情、关怀等德行的传播。

人的生命起源于万般不可能的偶然巧合,它对每个人来说只有一次,需要倍加珍惜。求医者以性命相托的前提是医生能如病人自己一般看待他的生命,这是一种道德关怀,更是其珍贵所在。所以从医者不可偏离了医生的本真,即用技术去帮助人。

在我看来,医学应该是由科学和人文共同构成的系统医学,应该是有温度的。它既需要服从科学定律,更离不开人文法则。缺乏科学的医疗是愚昧的,缺乏人文的医疗则是冰冷的。

 

健康是一种稳态

在系统医学的科学层面,要强调两个基本公理:一、健康是一种稳态;二、生命是一个具有自我康复能力的系统。

理解第一个公理,我们首先需要解决一个问题:到底什么是“病”?感觉不舒服是病,还是长了不该长的东西是病,又或者某些指标异常就是病?脸上有痣算不算病,毕竟它的偏旁是病字头,有些还可能恶化为黑色素瘤。这个问题回答起来并不容易,但如果将健康看作是一种内稳态,一切就迎刃而解了。当稳态被扰乱,偏离了你生活的正常状态,就是病了。

这种稳态会因人而异,因此,医生在判定任何一个特定的个人是否“健康”时,除了诉诸于主观感觉之外,还要看其所有内稳态在此偏离下能否长期维系。若答案是肯定的,则无需干预。比如,有些人血压120毫米汞柱是稳态,有些人血压140毫米汞柱是稳态,如果强行将后者的血压降到120毫米汞柱,反而可能导致身体不适。从这个意义上说,定出一个单一标准去衡量每个人的健康状态,是不合适的。

具体到治疗上,“治好”的概念也应有所改变,即每个人达到自己的稳态,就算治好,而不应该以病灶是否完全清除,癌症细胞是否被杀死得一个不剩为标准。比如,过度强调将肿瘤“切干净”,可能造成创伤过大、免疫下降过多等严重威胁生命的问题。反之,“与癌共存”早已成为世界公认的一种健康生活状态。

正确认识第二个公理,有助于修正患者对医生及医疗行为的科学认知。生命系统有自洽和自我修复功能,治疗效果的好坏有时并不取决于医生、医术,更决定于病人自身的身体状况。以肝移植为例,换上的新肝在被身体接受时,必然引发排异反应,医生可以用药减少排异,却会同时导致免疫力下降,难以抵抗外来细菌的侵袭。这也是为什么有些时候,换肝手术完成了,病人却最终死于感染等并发症。它并不像我们给汽车换个新轮子就会跑得更快那么简单。

 

医生不是一种营生

人体是一个整体,名为“看病”,实则“看人”。医生不能只关注某个肿瘤切没切干净,某个病灶有没有消除,而应整体考虑这个患者的身体情况。医生之所以被称为医“生”,而不是医“病”,就是在提醒我们,患者来到医院的目的是希望活着、健康地走出去,这一点是不可忽视的。我们在构建系统医学的研讨中提出了医生的三条戒律。

第一条戒律:医生不能因治疗导致患者死亡,或因干预增加患者死亡的概率。原则上,任何对患者有可能造成潜在危害的治疗都是过度的;医生必须在维持生命稳态的基础上尽可能避免过度干预。

第二条戒律:医生必须学习和掌握有关疾病的各方面知识,尽可能用被认为是普遍有效的一切药物和手段治疗患者。除非它和第一条矛盾,存在过度干预可能。换句话说,医生不能只研究一个领域,而应对其他相关知识都有所了解,特别要对某一种治疗方式可能造成的伤害有所熟知。如果只了解自己领域的知识,就可能造成一叶障目,导致严重后果。

第三条戒律:医生必须尽一切可能了解作为单独个体的患者,认识和了解医疗干预可导致的一切稳态变化,而不是用一个“标准人”来衡量。医生在面对患者时,所使用的治疗手段既应当包括医疗措施本身,还应该包括人文关怀,使治疗成为一门针对患者个人的艺术。除非它和第一、第二条矛盾。

医生的天职是帮助病人,这是医生职业受人尊重的根本,不可本末倒置。去年,医师规培方案出炉,其由于延长了医师培训时间,招来很多不满。这不得不让人有所反思。医生应该考虑的是无止境学习,而不是纠结于增加了几年培训期。只有不断充实自己,学到更多知识,才能更好地医治病人。医生不是一种营生,而是一项受人尊重的事业。在行医和谋生两个概念间,必须分清因果、顺序和主次。若一味将赚钱、升职放在首位,只会丢掉医生最珍贵的财富。▲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

©环球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