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海外生活营养心理两性母婴疾病养老专家活动视频关于我们
您的位置:生命时报 > 独家调查 > 正文

24小时跟帖排行

独家曝光朋友圈,护士深情撰文悼念:小彭医生,很荣幸护理你!

2020-02-21 15:09生命时报字号:TT

如果没有这场疫情,今年的正月初八应该是彭银华医生最期盼的日子——在这一天办场热热闹闹的婚礼。

“疫情不散,婚期延迟”,他和妻子达成共识上一线;“我年轻,我顶上!”他拒绝了同事让他回家休息的提议。

彭银华和妻子的结婚照。

现在,办公桌抽屉里还放着没来得及分发的请柬,彭银华的妻子再也等不回她的新郎了。

2月20日21时50分,武汉市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协和江南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医生彭银华,在抗疫一线不幸感染新冠肺炎,因病情恶化,经抢救无效,在武汉市金银潭医院牺牲。年仅29岁。

  

彭银华生前是一位怎样的医生?他从感染到离开经历了什么?

《生命时报》(微信搜索“LT0385”即可关注)赴武汉特派记者第一时间采访曾护理过彭医生的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重症监护病房南六病区护士凌云,从她的护理日记和彭医生的朋友圈截图,或许能为我们还原一个真实的彭银华。

本文记者丨本报赴武汉特派记者 董长喜 张健

本文编辑丨王晓晴

推迟婚期,走上抗击疫情一线

因疫情来袭,彭银华推迟婚礼,走上抗击疫情一线,未过门的妻子的大度和理解,是彭银华继续坚守在防疫最前线、哪怕是最困难时刻莫大的鼓舞和支持。

从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确诊,到隔离病区组建,作为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一名呼吸内科医生,彭银华就深知“有场硬仗要打”。

 

这张结婚照被彭银华当作微信头像 

主动请战、延迟婚期是彭银华无悔的抉择。坚守在隔离病区抗击疫情有些日子了,“白班加夜班”轮班倒,虽然陆续有更多医生请战加入进来,压力得到些许缓解,但随着疫情的发展,彭银华再次选择了坚守。

大年三十,同事们心疼他,让他回家休息,多陪陪“未过门的妻子”,他微微一笑:“让更多有家人的同事多休息,我年轻,我先顶上!”

简短和妻子通完话,彭银华再次义无反顾穿上隔离衣,全身心投入到更需要他的战场。

护士哽咽还原彭银华生前细节

21日清晨,武汉的天气一改前两天的晴朗无云,阴沉的让人难受。

得知彭银华医生牺牲的消息,《生命时报》记者第一时间连线采访了护理过彭医生的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重症监护病房南六病区护士凌云(安徽医科大学附属巢湖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士长,2月2日随医疗队到达武汉驰援)。

凌云护士始终记得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她在自己的日记里这样写道:“2月2日,是我刚刚进入病房的日子。今天让我觉得欣慰的是,我负责的两位患者血气分析指标越来越好。

一个是同行(彭银华医生),年轻的呼吸科医生,才29 岁,两天接诊300多位门诊病人,过度劳累导致抵抗力下降而感染了。早上接班时,这位医生患者呼吸急促达40-50次/分,且深大,严重的碱中毒。

经过一系列的治疗措施,下午的血气分析指标终于向正常值迈了好大一步,我不断地给他报喜讯,鼓励他,他晚餐吃了两份半流质食物,还喝了百普力,这位医生患者战胜病魔胜券在握了!” 

在凌云眼中,彭医生是一个特别感恩的人,给他做任何事,他都觉得你辛苦了,谢谢你。因为本身也是重症医学的医生,所以对重症护士的工作比较理解。比如他想喝水时,会因为喝水要把面罩换成高流量的鼻罩,怕给护士添麻烦就说“算了,你给我搞个冰牛奶喝就行了。”

 

彭银华和护士的聊天截图 

凌云对《生命时报》记者说:“我护理他的时候,神智还是清楚的,而且非常配合。这几天我上白班,没有护理彭医生,但我有同事在那边,我也一直关注着他,每天路过他病房的窗口,都会看看他。”

彭医生会经常用手机跟家人沟通,但很少语音,打字比较多,因为肺不好讲话会特别吃力,讲快了就会气急、咳嗽。跟护士沟通也是护士讲的多,他要么点头,要么就是用“嗯”表示同意。他的病情突然变化是在2月9日、10日前后,因为肺部酸中毒很严重,最后因为肾衰竭做了透析,也做了血浆置换,但病情一直不好,昨天晚上便传来了噩耗。

 

2月2日,微博认证为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护士的网友“吃胖的瘦子_ ”,曾在病房给彭银华拍照。照片里的彭银华,躺在病床上,一只手摆着“V”的手势,看着镜头,微微笑着。 

电话里凌云的声音有些哽咽:“他太年轻了,才29岁,我们一直以为他能挺过来,给他树立的信心也很大,但是最后……” 

 

护士凌云在朋友圈撰写祭文悼念彭银华 

据了解,彭银华的妻子正怀有身孕,原本他们定于正月初八举行婚礼,但因疫情发展,他和妻子达成共识:“疫情不散,婚期延迟”。

他的朋友圈里还清晰地留着这样的誓言:“虽然只是一名普通的医生,但是我也要向这些积极分子学习,申请入党,在共产党的带领下,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彭银华朋友圈截图。

可如今,推迟的婚礼再也无法举行,他也还没看到“战争”的胜利就已离去。我们只能祈愿:彭医生,一路走好!▲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

©环球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