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海外生活营养心理两性母婴疾病长寿专家活动视频关于我们
您的位置:生命时报 > 独家调查 > 正文

24小时跟帖排行

美国退出世卫太不负责

2020-06-12 09:45生命时报字号:TT

受访专家:上海创奇健康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 俞 卫

5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称,如果30天内世界卫生组织(WHO)不做出“重大实质改革”,将永久停止向该组织提供资金并退出,另起炉灶。5月29日,美国宣布终止与WHO的关系,把向该组织缴纳的会费调配至别处。此举一出,立即引来国际社会、多方学者的质疑和批评。专家认为,在全球疫情仍旧严峻的形势下,美国的“退群”行为将给抗疫带来不利影响,甚至会造成更多的问题。

美国退出,多国怒批

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数据,截至北京时间6月11日15点,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超过200万,死亡病例超过11万。在美国政府看来,WHO未及时分享疫情信息是美国疫情失控的主要原因。事实上,从1月1日起,WHO就进入抗疫紧急状态,多次发布警告和抗疫应对方案,提醒各国积极应对,还组织专家考察研究。但在疫情初期,特朗普政府对这些提示充耳不闻,称新冠病毒是民主党制造的骗局,还多次“甩锅”给中国。

在外界看来,美国政府应对疫情不力是不争的事实。伊朗官方表示,美国“退群”只是为了掩盖其崩溃。德意志广播电台称,未来遇到问题,美国仍会“甩锅”给国际组织。上海创奇健康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美国斯坦福大学卫生政策中心研究员俞卫认为,美国退出WHO跟其一贯主张美国利益至上是一致的。美国认为自己在WHO中承担的费用巨大,WHO就应该为美国服务。但很多事情并不能按照美国意愿来做,主动退出就成为他们屡试不爽的方法。比如,美国不顾国际社会反对,已经退出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巴黎协定》、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等。

在美国宣布退出WHO的第二天,欧盟发表声明,敦促美国“重新考虑”。声明称,疫情下所有人的主要任务是拯救生命,控制和减缓疫情蔓延。欧盟将继续支持WHO,并向其提供了额外的资金。6月1日,WHO总干事谭德塞也表示“希望继续与美国合作”。

“各界骂声连连,纷纷表示不满。”法国媒体这样形容国际上对美国退出WHO的反应。德国联邦卫生部长施潘在社交媒体上用英语、德语和法语发文,指责美国的退出“对国际卫生政策来说是一个令人失望的挫折”。意大利卫生部长斯佩兰萨称,美国断绝与WHO的关系后果严重,并称意大利将同其他国家一道,加大对WHO的资金投入。日本政府对美国退出WHO表示担忧和困惑,坚持“目前支持WHO”的方针。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称,美国破坏了世界医疗卫生合作的法律基础。   

英国医学杂志《柳叶刀》主编霍顿更是批评特朗普的决定“愚蠢又可怕”。“退群”的决策也令不少美国民众反感。英国民意调查公司联合《经济学人》调查显示,46%的美国公民反对该国退出WHO。

负面影响不是决定性的

在全球疫情严峻之时,美国退出WHO的影响不可小觑。《自然》杂志、美国斯塔特新闻网等多家媒体纷纷论述了此举可能带来的影响。

世卫资金可能出现缺口。美国哈佛大学全球卫生研究所所长阿希什·杰哈说:“美国的退出会对WHO造成伤害。”美国缴纳的会费中,27%用于消除小儿麻痹症,19%用于防治结核病、艾滋病、疟疾和麻疹等疫苗预防性疾病,23%用于紧急卫生行动。如果相关资金缩减,这些疾病的患病和死亡人数将激增。

但俞卫认为,美国“断供”给WHO带来的负面影响并不是决定性的。因为WHO依靠190多个成员国缴纳的会费和非营利组织的捐款运作,会灵活调剂。5月27日,WHO宣布成立基金会用以应对最紧迫的全球卫生挑战,就是历史性的一步。况且近年来,会费占比不足1/4,多数资金来自于捐款。2016~2017双年度预算中,美国缴纳的会费为2.1亿美元,捐款则达7.25亿美元,自特朗普执政以来,美国还一直拖欠WHO1.2亿美元的会费。

疫情发展更不确定。《自然》杂志称,目前国际社会需要合作对抗新冠肺炎,特朗普与WHO的“断交”来得不是时候。美国外交学会全球卫生项目负责人汤姆·博利基说,美国的退出会破坏WHO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能力,可能使疫情延长。华盛顿智库“全球发展中心”高级研究员阿曼达·格拉斯曼说,如果没有WHO的协调,全球卫生领域就会出现更多的无序状况。全球疫情信息对美国的安全利益尤为重要,而美国的流行病学家要从WHO获取相关信息。

美国卫生影响力缩减。控制疫情最需要的是团结合作,和大环境唱反调,对美国来说百害而无一利。《自然》杂志援引卫生政策专家的话称,全球在科学领域的合作会因此受到影响,美国可能失去对全球卫生倡议的影响力,包括新冠肺炎药物和疫苗的研制及分发。汤姆·博利基认为:“这会再次使美国人的日常生活不那么安全。”

全球合作才能度过危机

多国政府及知名专家认为,当前世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WHO来指导协调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各国应支持WHO工作,携手度过危机,单打独斗是很难取得最后胜利的。   

我国公共卫生专家朱教授称,美国政府虽然与WHO“断交”,但并不影响美国民间的合作,尤其是一些非政府组织,仍旧有热情和积极性参与到国际卫生事务中。世界也不能放弃美国,因为美国在医学科研方面仍处于领先地位。朱教授认为,美国“另起炉灶”不可能取代WHO。WHO有着七十多年的历史,具有广泛的公信力,权威地位不可撼动。美国退出只是暂时的,未来还会回到WHO中来。

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我国已先后向WHO提供了5000万美元的捐款,设立了20亿元人民币的抗疫合作专项资金,派出了24支抗疫医疗专家组,并向WHO和各国提供了大量物资援助。俞卫和朱教授建议,我国要继续响应WHO的呼吁,积极履行大国责任,联合各国积极抗疫。我国与美国民间组织、科研机构和企业厂商的交流也不应中止,已经开展的中美合作研究项目应尽可能地继续下去。此外,各国疫情目前正处于不同的流行阶段,我国应继续守好国门,以防输入病例引发本地传播,为紧急开发疫苗和治疗药物赢得时间。▲(本报记者 高阳)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

©环球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