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海外生活营养心理两性母亲行动疾病长寿专家活动视频关于我们
您的位置:生命时报 > 独家调查 > 正文

24小时跟帖排行

疫情让远程医疗火起来

2020-07-10 10:24生命时报字号:TT

受访专家:国家远程医疗与互联网医学中心办公室主任、中日友好医院医务处副处长  卢清君

本报记者 张健

新冠疫情期间,医院资源紧张、感染风险高,远程医疗跨越了时间和距离的阻隔,不仅在疫情防治中发挥重要作用,也让患者在第一时间得到医疗帮助。

疫情促进远程医疗发展

从今年1月疫情暴发以来,武汉协和医院第一时间开辟了5G远程会诊室,将武汉前线“战场”与北京专家团无缝衔接;解放军总医院与武汉火神山医院开展远程会诊,为患者救治提供远程指导和技术支持;援鄂国家远程医疗队组织完成多场海内外多学科远程会诊……此外,很多公立医院的门诊改为预约制,限制每日门诊患者数量,并紧急上线互联网医院平台,提供远程问诊和病情咨询等服务。很多医药电商开展的互联网平台也出现业务量猛增的趋势,在线心理咨询、发热咨询、疫情动态发布等,成为医院以外的另一个重要防疫“战场”。

“此次疫情极大地促进了远程医疗的发展。”国家远程医疗与互联网医学中心办公室主任、中日友好医院医务处副处长卢清君感慨道,以前,多数医院的信息化建设停留在“数字医院”“智慧门诊”层面,主要提供挂号、导诊、结算及病历管理等基础服务,在提升医院管理质量和效率方面发挥更多作用;疫情暴发以来,各医院加速了搭建远程医疗建设的进程,才使在线问诊等真正面向患者的互联网诊疗服务得到发展。以北京为例,疫情前北京市只有6家医院有互联网诊疗资质,疫情暴发后第一周,政府就审批了40多家,现在将近已有50家医院具备资质。

在世界各地,远程医疗的发展障碍仿佛在一夜之间消失。全球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的最新报告指出,疫情期间全球远程医疗快速发展,2020年全球远程医健服务将增至2500亿美元。新冠疫情使网络视频和移动通讯等多种远程就诊模式快速成长,远程诊疗提供者从57%增长到64%;用户认可度明显增高,从2019年的11%上升到目前的76%。在新冠疫情大流行前,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韦克斯纳医学中心使用远程医疗的患者不到1%,但在疫情暴发的几周内,远程医疗占比达60%。英国国民保健署国际事务总监莱拉·麦凯表示,在隔离期间,英国涉及基本医疗的远程问诊已达每天120万人次。

远程医疗不是无所不能

“‘互联网医疗’‘互联网医院’‘智慧医疗’‘在线问诊’等,‘炒概念’的居多,正确认识远程医疗内涵,合理期待,才最关键。”卢清君告诉记者,欧美国家的医生是自由执业,而我国对诊疗行为实行严格准入制度,即我国开展远程医疗的机构必须申请互联网医院准入,具备资质,医生要注册到医院。一些企业提供的互联网医疗服务,只是借助“互联网+医疗健康”的概念,进行了过度浮夸的渲染,打了擦边球。例如,有平台宣称,患者在咨询症状后,就会推荐用药和治疗方案。事实上,这仅仅属于利用互联网平台进行信息咨询服务的范畴,是非医疗行为,平台没有互联网诊疗资质,其“建议”需谨慎对待。没有开正规处方的咨询不是真正的远程问诊,而且我国也有明文规定,首诊不能采取线上问诊形式。还有些宣传让人们误认为“不出门,什么病都能在网上看,我只要点开某个手机APP就行。”这是不可能的,远程医疗基于通讯工具而诞生,互联网本身存在局限,决定了它不可能解决医疗上所有难题,患者检查、打针、手术等一系列问题都要线下诊疗。

2018年,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印发了《卫生健康委中医药局关于印发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等3个文件的通知》,对各类概念进行了明确归纳。远程医疗,国际通用的英文单词是Telemedicine,含义广泛,包括互联网医院、远程诊疗、互联网医疗、远程会诊、在线问诊等相关概念。但在我国政府文件中,远程医疗范畴很小,指各医院间的医生协同作用的形式,主要包括远程会诊等。

在线诊疗,涉及两个概念:一是互联网诊疗,指医疗机构集合本机构注册的医师,通过互联网等信息技术开展部分常见病、慢性病复诊和“互联网+”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这是远程医疗的“B2C模式”,即医院远程直接对接本院患者;二是互联网医院,医疗机构自身或与企业共同搭建互联网医院平台,除本医院医生外,还可集合其他医疗机构的医生为患者提供诊疗服务。它与互联网诊疗之间的最大区别是能否有其他医院的医生当“外援”。“互联网医院对基层,尤其对县级以下的基层医疗意义非凡。”卢清君说,基层医疗机构在管理慢性病患者时,如果技术、能力不足,可利用互联网医院邀请其他医院的医生帮忙完成诊疗。

配套政策还需细化

目前,医院间的远程医疗模式已相对成熟,而面向广大患者的“B2C”模式也迎来发展机遇。“疫情期间居家隔离,让大家意识到远程医疗的优势,也更加接受这种远程诊疗服务。”卢清君预测,如果远程医疗能规范化发展的话,未来两三年内就能带来明显的积极效益,不仅会提高医院、医生的交流效率和资源利用率,还会促进分级诊疗,便利患者就医。此外,远程医疗也能降低医疗成本。2019年北京市医疗机构诊疗人次数超过2.6亿人次,其中外地患者约占1/3。这背后的交通、安保、餐饮、住宿等成本难以计数,如果通过远程会诊、复诊等,可大大降低患者医疗费用和基本医保报销的负担。据估算,同样的病和类似治疗方案,在北京大医院和地区县医院治疗,费用至少相差1万~1.5万元。

卢清君提示,多数大型公立医院已获得互联网诊疗资质,建议患者初诊后,尤其是异地就诊、患慢性病的患者,可与主治医生沟通,是否可依托相关平台进行线上复诊,这样患者就不用再跑医院,在家就能开具处方,完成诊疗。不过,大家要理性认识,虽然网上能找到“大专家”,但不能本末倒置,疾病初诊还是要到当地医院就诊。互联网医疗咨询服务无法替代问诊,服务质量也难以把控,不能盲目依赖。

远程医疗还需进一步落实和细化配套政策,才能让患者真正体验到好的医疗服务模式。卢清君表示,相关部门应对依法执业问题加强监管。疫情期间,铺天盖地的互联网义诊,宣传互联网什么都能解决,线上就为患者提供用药建议等,这些行为都要加强行政监督管理。另外,远程医疗医保报销等政策性问题、医生互联网执业的人事管理问题等也都亟待解决。▲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

©环球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