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海外生活营养心理两性母婴疾病养老专家活动视频关于我们
您的位置:生命时报 > 家庭医生 > 正文

24小时跟帖排行

头痛37年,终于等来了好起来的那一天

2019-09-29 13:40生命时报字号:TT

1982~2019年,整整37年,姜女士被头痛顽症,折磨到几乎轻生。曾经她大概想不到,有一天,生命竟能迎来转机。

长达37年的头痛,源于1982年的那场昏迷。当时30多岁的姜女士正在车间工作,突然一阵眩晕摔倒,昏昏沉沉三天后,她才清醒。

在当地医院检查后,姜女士被怀疑患上了骨癌,但抱着一丝希望,她和爱人王先生赶到北京,最终确诊为“左额窦骨质纤维增生综合征,患病率万分之一”。随后,医院为姜女士进行了骨质切除术,但日子没消停俩月,新情况又来了:左眼连着半侧脸到头顶,有时像针扎,有时像火燎,疼痛难忍。

商量后,夫妻二人再次北上。考虑到眶上神经受损,神经科医生为姜女士实施了眶上神经针刀神经松解术。“不能生气、不能感冒、不能在人多声杂的地方……”王先生背起当年的医嘱如数家珍,全家人上至60多岁的姜母,下至5岁的女儿都严格执行。即便这样,头痛仍像炸弹一样,时不时被引爆,镇痛片和安眠药成了“居家必备”,止痛针剂更是塞满了冰箱。就这样,战战兢兢,姜女士熬过了10多年。

祸不单行。2010年,王先生体检时发现脑干上长了个血管瘤。获悉爱人患病,姜女士急火攻心,头痛再发。非甾体抗炎药物、抗癫痫药物、阿片类药物,大把大把地吃下去,却效果不佳且副作用明显,运气好的时候,也只能安静一周。

头撞墙,满床滚,姜女士在头痛发作时数次想到了死。某次疼痛过后,浑身无力的姜女士将想法付诸行动。她吞下200片安定,并将首饰、银行卡密码连同遗书,摆在了桌上……很快,姜女士陷入半昏迷。“迷糊中,我觉得有人背起了我,好像有哭声。我醒来时,已经在医院洗胃了。这时我才知道,送我来的是女儿,医生说再晚一会儿,就抢救不回来了。”回忆起当时抱头痛哭的家人,姜女士有些哽咽。

为防止姜女士再轻生,同时也是为了照顾她,家里雇了一名保姆。安定药片全由保姆随身携带,每次严格给药。

2011年6月,姜女士从病友处得到了一个消息,说是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有个疼痛科,有望治疗自己的头痛。不放弃希望的姜女士再次与家人踏上求医的旅程。

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疼痛科主任宋涛教授接诊了姜女士,经检查,病情被初步诊断为眶上神经痛。眶上神经是三叉神经第一支的末梢支,眶上神经痛是指眶上神经分布范围内(前额部)持续性或阵发性疼痛,表现为针刺样或烧灼感。针对姜女士当时的病情,宋主任为其实施了神经阻滞术。治疗后,日子暂时恢复了平静。

谁也没曾料到的是,2019年4月,姜女士病情再出变化,疼痛位置改了,开始由后脑到头顶呈放射性电击痛,且剧烈到各种药物均无法缓解。姜女士只得再到北京求医,不得已进行了枕大神经切断术,但疼痛仅缓解了1个月就变本加厉地回来了。此时,夫妻俩同时想到了一个人,中国医大一院疼痛科的主任宋涛。

再次见到姜女士,宋主任重新进行相关检测,最终制订出两种治疗方案:一是ct引导枕神经松解术,可缓解疼痛,费用低,但效果不持久,可能需要多次进行阻滞;二是进行周围神经电刺激手术,可治疗顽固性枕神经痛,但费用较高。

因为疼怕了,姜女士和爱人商量后,决定尝试电刺激手术,只是她还有一个疑问:“十多万的手术,如果效果不好,那钱不是白花了吗?”宋主任作出的解释是,在永久性植入电刺激前,需先进行一个测试手术,如果效果不佳就可以放弃后续,免受无效手术之苦和高额费用。

8月1日,姜女士先行测试手术。结果发现,疼痛当天便缓解了80%,镇痛片也不用吃了。于是,8月8日下午,宋主任正式为姜女士进行了2个半小时的周围神经电刺激术,治疗其顽固性枕神经痛。8月9日上午,姜女士体内的发生器“开机”、运转。

当日,疼痛并未按时而至;次日,姜女士尝试着下地行走,虽然步履仍有些缓慢,但这已足够让全家欣喜,因为十多年了,她每月至少20天躺在床上,不敢睁眼不敢移动;术后第三天,姜女士已可在病房外走动。

久违的笑容回到姜女士脸上:“真是没想到,这辈子我还有好起来的一天。不疼了,我能站起来了,还能慢慢溜达,终于能像正常人一样活着了。”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

©环球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