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海外生活营养心理两性母婴疾病养老专家活动视频关于我们
您的位置:生命时报 > 家庭医生 > 正文

24小时跟帖排行

我国卒中方案全球推荐

2019-11-26 15:39生命时报字号:TT

专家提醒,国人要注意颅内动脉筛查,掌握识别脑卒中的“120”原则

受访专家: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常务副院长、教授王拥军

卒中是我国居民死亡和成人致残的首位病因。它除了具有高发病率、高死亡率和高致残率的特点外,复发率也很高,但这一点常被人们忽视。近年来,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常务副院长、教授王拥军及其团队在防控卒中复发方面做了很多研究,他首创的“CHANCE新方法”更是受到了国际认可。本期,《生命时报》邀请王拥军教授为大家细说如何第一时间防住卒中。

“CHANCE新方法”成国际标准

近日,国家神经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宣布,脑血管病治疗的“CHANCE新方法”已被中国、英国、加拿大和美国四大脑血管病管理指南列为最高级别证据向全球推荐,成为该病治疗的国际金标准。英文CHANCE是“机会”的意思,王拥军教授说:“这是希望能为脑血管病患者在困境中寻找一个机会。”“CHANCE新方法”具体是指在卒中发病后24小时内,启动中低剂量阿司匹林与氯吡格雷双靶点联合抗血小板药物治疗,连续应用21天。临床试验结果表明,该方法可使高危非致残性脑血管病患者90天内的复发风险下降32%,并且不增加出血的副作用。根据我国脑血管病流行病学数据推算,2013年至今,“CHANCE新方法”为我国累积减少约86万卒中复发病例,以及172亿直接住院花费,极大地减轻了我国脑血管病负担。如果该方法能推广到全世界范围,每年至少减少50万患者的复发机会。

王拥军告诉《生命时报》记者,卒中分为出血性(俗称“脑溢血”)和缺血性(俗称“脑梗死”)两种。在我国,缺血性占到了80%左右,这其中又有一半属于非致残缺血性脑血管病(包括短暂性脑缺血发作和轻型卒中)。但由于“非致残”,国际上对这类疾病的重视程度和研究都欠缺。事实上,非致残性脑血管病具有临床常见、病情早期不稳定、复发风险高、及时治疗获益大等特点。这部分患者面临的危险特别大,不及时治疗的话,有20%的人会在一年之内发展成致残甚至致死性脑血管病。“这是老天爷为脑血管病患者打开的最后一扇窗,是卒中防控的最后一道防线。如果能很好地处理,对未来生活没有任何不良影响。”王拥军说。

过去,国际上对该类疾病进行了多次探索,开展了一系列大型双联抗血小板(简称“双抗”)临床研究。虽然理论上可行,但研究结果却不如人意——“双抗”只会增加出血几率,带来更多麻烦。这条路走不通,王拥军教授及其团队便反其道而行之,从基于9万人的大数据中找到“利弊平衡点”,发现只要具备轻型卒中患者、发病24小时内启用治疗、短期用药21天这三个因素,出血几率就会下降。随后,团队以5000多名符合上述标准的患者进行随机对照试验,证实了该“平衡点”的正确性。这就是“双联、早期、短程用药方案”的由来。该项研究结果突破了“双抗”禁区,被评为当年全球医学十七个重要进展之一、八大脑血管疾病进展之一。

中外卒中不太一样

我国的卒中发病率全球最高,死亡率次高,但与一些欧美国家相比,我国的患病情况存在差异,因此防控重点不能一概而论。

1.发病位置不同。王拥军介绍,对10种影像标记物进行的研究发现,颅内动脉狭窄是卒中复发的重要危险因素;狭窄程度越大,一年内复发风险越高;伴有颅内动脉狭窄的非致残性脑血管病患者,短期复发风险是不伴有狭窄患者的2.3倍。在我国,大约有48%的卒中患者属于颅内动脉狭窄,颈动脉“贡献率”不到5%,这与白种人的情况正好相反。王拥军认为,这可能要归因于两个人种的身材和基因等差异。与白种人相比,中国人的脖子较短,颈动脉分岔外角的角度小,不容易出现斑块,但颅内动脉就相对没那么安全了。“很多体检中心参照欧美国家的研究数据,把颈动脉筛查当作卒中筛查,这会漏掉很多高危人群,建议大家多注意筛查颅内动脉。”

2.发病年龄更早。我国卒中发病平均年龄为63岁,比欧美国家早10年;并且发病越早,颅内动脉出现斑块的几率就越高。建议30~55岁的人,尤其是有家族史者,一定要关注颅内动脉是否存在斑块,若发现有狭窄,及时采取预防手段,大多数卒中还是可以预防的。“颅内动脉病变最大的危险因素是高血压、糖尿病和吸烟,”王拥军说,“临床上二三十岁的患者几乎都有吸烟的陋习。烟草会选择性地破坏大脑血管,必须尽早戒掉。”

3.小症没受重视。王拥军介绍说,现在老百姓甚至部分医生最大的误区就是,认为轻型脑血管病不重要,对只出现了几分钟的症状不在意。我国非致残性脑血管病比例逐年攀升,每年发病约3000万人,但就诊率不到10%;很多医生重点收治重症患者,轻型卒中患者大多在门诊治疗完就回家了。但是,78%的短暂性脑缺血发作为高危不稳定状态,易复发或进展为致残性脑血管病,这部分患者的知晓率和诊断率很低,住院率也只有7%,美国则达到了40%左右,做到了将卒中扼杀在摇篮里。王拥军提醒,大家要学会识别非致残性脑血管疾病,症状包括一过性或很轻微的一侧肢体麻木、无力,语言障碍,伴有眩晕等。“非致残性脑血管疾病是一种急症,出现任何一种症状都要去医院做危险评估。”

防治卒中不能有侥幸心理

“我国卒中防控得不够好,最根本的原因之一还是大众对相关知识掌握不足。”王拥军建议,大家要注意评估卒中风险,现在很多手机应用都可以根据用户输入的数据计算出10年患病风险,并提醒是否需要做血管体检。另外,大家还要掌握识别脑卒中的“120”原则:1代表“看到1张不对称的脸”,对着镜子笑一下,看鼻中沟是否对称,嘴歪不歪;2代表“查看两只手臂是否单侧无力”,两只胳膊向前平举10秒钟,若两手不能保持在同一平面,就可能是早期症状;0代表“聆(零)听患者讲话是否清晰”,可以说段绕口令,若吐字不清或词语不连贯,就是早期症状。以上三种情况出现任何一种,无论轻重,都应马上拨打“120”。

卒中存在多个危险因素,比如吸烟、不健康饮食、缺乏运动、过量饮酒等不良习惯;患者自身存在的基础疾病,如高血压、糖尿病和高脂血症,其中高血压是中国人群卒中发病的最重要危险因素。预防卒中要从改变生活方式入手,例如减少钠盐摄入;多吃新鲜果蔬、豆类、鱼类等,限制糖类和红肉摄入;坚持锻炼,戒烟戒酒等。

王拥军强调,卒中的预防是个体化的,没有“通用模式”,最好请专业医生“量身打造”。卒中的预防也没有“突击模式”,预防中风没有静脉点滴的药物,因此那些每年靠输几次液来“突击通血管”的做法都不靠谱。若有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一定要坚持遵医嘱用药,不可存有侥幸心理。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未来或许有更多防治脑卒中的研究成果。对于“CHANCE新方法”成为国际金标准,王拥军坦言:“我们现在迈出的这一步,距离世界医学科研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从1995年开始,全球改变历史性的脑血管病循证医学证据有将近40项研究,中国仅有这一项。我希望今后我国能有更多临床医生对科研感兴趣。”目前全球脑血管病临床指南里,非A类证据占了60%~70%,患者疗效和安全性不确定,因此补充证据依然是脑血管病防治领域最急迫的任务。王拥军说:“我们最近申请在‘十四五’期间开展‘百项证据计划’,希望为世界医学贡献中国力量。”▲(生命时报记者 徐文婷)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

©环球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