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海外生活营养心理两性母婴疾病养老专家活动视频关于我们
您的位置:生命时报 > 就医咨询 > 正文

24小时跟帖排行

扒一扒麻醉与外科的“爱恨情仇”

2017-07-31 13:27生命时报字号:TT

受访专家:

北京善方医院麻醉科主任 李雪

 

在麻醉技术问世之前,做手术对病人来说是件无比痛苦的事情,医生也备受折磨。为了尽量减少病人的疼痛,外科医生只能用最快速度完成手术。一味追求速度,不仅手法粗糙,也无法兼顾完善的消毒和止血,手术成功率很低。

 

 

 

史上甚至有一场“死亡率300%”的手术,就是由于医生在飞速操作中不慎伤到了助手和旁观者,结果病人与助手均感染而死,旁观者因恐惧休克而死。现在看来,当时的手术场面可以说是无比野蛮的。

 

 

1842年3月30日,美国麻醉医 Crawford Long 为一位摘除颈部肿块的患者成功实施了第一例乙醚全麻。

 

1846年10月16日在美国哈佛大学麻省总医院由Morton 医生当众表演乙醚麻醉成功,标志着现代麻醉的开始,人类从此真正战胜了手术中疼痛,外科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


 

外科大夫可以大展拳脚,更加从容、精细地进行各种手术,加上输血、补液、营养、体外循环等多方面技术发展,手术种类变得越来越丰富,成功率也随之增高。

 

这些年,外科和麻醉携手共进,外科离不开麻醉,麻醉离不开外科,常言道: “外科治病,麻醉保命”,麻醉与外科俨然成了相亲相爱的“一家人”。至今,麻醉学正朝着围手术期医学的方向蓬勃发展。

 

 

 

麻醉不仅要关注手术中的部分,同时也要关注整个围手术期;不仅要关注麻醉安全,同时也要关注患者手术后的长期康复和转归

 

麻醉医生与外科医生,在一般人看来应该是“相亲相爱”的,可实际工作中,却免不了磕磕碰碰(如:在某些围术期诊疗观点或决策上存在分歧)。

 

比如,过去在手术中,外科医生希望麻醉医生降低病人的血压,以便减少出血,并专门有一项技术叫“控制性降压”;而随着麻醉学的发展,麻醉医生渐渐认识到围术期血压“宁高勿低”,因为过度降压可能会造成严重后果,尤其是对于既往有高血压,心脏病以及高龄的人群,可能会发生围术期心梗、脑梗,十分可怕。

 

这些经验都是血淋淋的教训换来的,从此以后,麻醉与外科医生在术前都会更加全面地评估病人各方面风险,在术中降压的问题上做到平衡。

 

再比如,外科医生在出血的时候总是很担心,总会想着补点血安心,但麻醉大夫在患者状态稳定的情况下,为规避输血可能带来的各种风险(过敏、感染、溶血等),会尽量减少或避免输血

 

 

现在的手术越来越安全,手术时长也越来越短,很多时候大家都想优化手术流程,加快进度

 

时不时都会有外科医生来卖个萌,讨价还价不要插胃管、导尿管。但麻醉医生却不允许:

 

  • 手术历时再短,不用胃管,病人也可能出现反流误吸;

 

  • 不插导尿管,病人尿液不能及时排出,也会影响术中生命体征的维持和液体管理,憋尿会导致患者心率血压升高,而为了减少尿液产生而限制输液量则会导致导致患者容量不足。

 

每一个病人情况都不一样,每一次争论的内容也不一样,但每一次吵吵闹闹的结果都是为了将病人平安地送出手术室,麻醉医生与外科医生,应该是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因为我们有共同的目标——为了患者的利益、为了手术的顺利。

 

 

外科可能只关注自己的手术,而麻醉所作的围术期评估更准确、更全面、更客观。例如,一例车祸伤腹腔出血的急诊手术,普外科医生可能更多关注腹腔出血量、休克情况、如何止血、是否合并空腔脏器损伤、手术的预后等等。

 

而麻醉医生则会关注那些隐匿的“陷井”,是否合并脑外伤、颈椎骨折、血气胸、骨盆骨折、长骨闭合性骨折等问题,考虑可能给麻醉操作、苏醒、休克治疗等带来的困难,尽量改善患者预后。

 

除了依据麻醉的准则和规范,我们也会根据外科手术的轻重缓急,进行风险评估后再做决定。例如一例小儿疝气手术合并上呼吸道感染,如果是可复性疝,我们建议上感治愈后再行手术,而如果是嵌顿疝,我们一定配合外科尽早开台。

 

总而言之,如果形容外科与麻醉科的关系应该是:在(手术)台上,我们经常意见不合,针锋相对;下了台,我们握手言和,相亲相爱。▲(生命时报记者 靳玉玲

 

 

更多健康知识欢迎关注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

©环球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