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海外生活营养心理两性母婴疾病长寿专家活动视频关于我们
您的位置:生命时报 > 健康管理 > 正文

24小时跟帖排行

多种病毒可能威胁人类

2020-05-25 09:25生命时报字号:TT

受访专家:

武汉大学医学部基础医学院病毒研究所教授 杨占秋

钟南山院士团队核心成员、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病毒学专家 周 荣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佑安医院感染中心主任医师 张 彤

本报记者 李珍玉 江 越

西班牙媒体近日刊发题为《新兴病毒》的文章称,迄今为止,已经测序的、以人类和其他脊椎动物为宿主的病毒约500种,大多数为人畜共患病的起源。尽管它们不都具备人际传播能力,但有4种病毒未来几年内或将引发大流行,分别是高致病性甲型H5N1流感病毒、尼帕病毒、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和拉沙病毒。

四种病毒被列入未来高风险清单

据介绍,西班牙媒体提到的这4种病毒都属于RNA病毒。相比另一类DNA病毒,RNA病毒变异更快,也更明显。4种病毒尚未发现人际间传播,但能从动物传染到人,也曾在个别国家和地区出现过非大规模的感染。

高致病性甲型H5N1流感病毒,来源于家禽和野生鸟类,最先在亚洲鹅身上被发现,具有高致病性、高致死率。2003年,禽流感疫情在亚洲、中东、欧洲和非洲暴发,导致数以亿计的禽类被扑杀。首例人感染病例于1997年在香港出现,东南亚、欧洲、非洲、南美洲等相继发现,感染途径主要为接触受感染的鸡、鸭。2003年~2006年,全球确诊病例227例。患者感染后可出现严重的急性病毒性肺炎、肺水肿、肺实变等,由于尚未找到特效疗法,死亡率高达50%~60%。

尼帕病毒,首次发现于1998年,因出现地点是马来西亚尼帕镇,病毒因此得名。该病毒的主要自然宿主是狐蝠科果蝠,但早期感染者来自养猪场,传染源为感染病毒的猪。尼帕病毒可通过飞沫、鼻腔分泌物、气溶胶或粪便接触传播。感染者主要表现为脑炎样症状,致死率接近70%。目前,全球局部出现尼帕病毒疫情十几次,均在南亚,孟加拉和印度疫情较严重。

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也称MERS病毒,与新冠病毒、SARS病毒同属冠状病毒。从2012年9月在沙特阿拉伯发现第一例MERS患者至今,全球已报告2500多个确诊病例,其中866例死亡。该病毒的起源尚不十分清楚,目前认为单峰骆驼是传染源之一。感染MERS病毒后,患者会出现发热、咳嗽、呼吸急促和呼吸困难等症状,部分人会有胃肠道反应,老年人、慢性病患者、免疫力低下的人则可能出现呼吸衰竭、肾功能衰竭等,危及生命。因没有特异疗法,世卫组织已将其列入重点关注疾病的清单,严防相关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拉沙病毒,一种传播性极强的急性出血性传染病,会引发拉沙热,主要在尼日利亚、利比亚、几内亚等西非国家流行,美洲、欧洲也曾发现输入性病例,死亡率约为1%。该病毒的动物宿主是一种叫多乳鼠的啮齿类动物,人若直接或间接接触已感染动物及其排泄物就会被感染。约80%的拉沙病毒感染者没有症状或症状较轻,主要表现为发热、呕吐、腹泻、咽炎等,严重者会因急性出血、多脏器衰竭致死。

钟南山院士团队核心成员、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病毒学专家周荣教授表示,迄今为止,这4种病毒只是出现过零星病例或局部小范围暴发,现在并无确切证据表明其会在未来几年引发大流行,不必过于恐慌。

病毒生存环境在变化

自2003年“非典”暴发以来,科学家发现,危害性较大的人类传染性疾病的暴发频率在快速增加,且都是由动物源性病毒引起。武汉大学医学部基础医学院病毒研究所教授杨占秋认为,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至少有4个。

病毒本身的变化。为适应外界环境的变化,病毒变异、重组的速度加快了。比如,高致病性甲型H5N1病毒在非洲、美洲的就不完全一样,它们会根据当地宿主动物的特点,主动发生变异。

人对病毒的易感性增加。人与所养殖家禽家畜的长期共处,增加了病毒从动物传播到人身上的风险;由于人畜接触较多,病毒更易适应人体,使人体变得易感。此外,个别地区的生活习惯也是感染原因,如越南有喝生鸡血习惯,泰国喜好斗鸡比赛等。

愈加频繁的人员流动。随着交通业和旅游业的飞速发展,人员流动比任何时代都频繁。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佑安医院感染中心主任医师张彤说,便利的交通和社会交往的日益增多,已成为引发传染病流行的不可避免的社会因素,尤其是通过呼吸道传播的病毒性传染病,防控难度更会因此大增。

自然环境恶化使病毒“死而复生”。由温室效应引发的永冻土和冰川融化可能令远古病毒苏醒。英国广播公司(BBC)发布的一项研究报道称,法国某病毒科研团队在检测西伯利亚地区融化的冻土层后,发现了世界上第三种超大型病毒,该病毒已被冰封了长达3万多年,随着全球变暖,不排除该病毒“起死回生”的可能。我国科学家也在青藏高原冰川冰芯内发现了28个未知病毒组,至今已存在了约1.5万年。科学家担心,这些病毒可能会使当地野生动物患病,进而增加人感染的风险。近年来,自然环境的恶化导致野生动物栖息地减少,人兽接触几率增加,出现跨宿主传播,甚至人际传播的风险也会升高且难以预测。比如,拉沙病毒的宿主是啮齿类动物多乳鼠,当生态遭到破坏后,鼠类大量繁殖,并携带病毒四处传播,最终导致了西非国家疫情的暴发。

良好卫生习惯须常态化

周荣提醒,相比较已出现的病毒,新发病毒可能带来的危害更大。因为病毒变异难以预测,人类对新病毒普遍没有免疫力,若防控不及时就可能引发大流行。

杨占秋补充说,由于病毒变异,由动物传染给人的病毒性疾病仍有人传人的可能,令科学家担忧。因此,应主动远离各种野生动物,如蝙蝠等,家禽家畜饲养者平时也需做好个人防护,尽量少接触饲养动物;改变吃野生动物的习惯,人工养殖的家禽家畜一定要做熟食用;自觉保护自然环境。

由于病毒感染主要与病毒毒力、数量及人群易感性有关,张彤认为,除减少接触潜在感染源外,提高自身抵抗力也是防护的重要方法,包括日常保持良好的卫生习惯,加强体育锻炼,面对已知病毒按规定进行预防接种等。一旦出现相应症状,第一时间做好科学应对,如自我隔离、及时就近就诊。

面对潜在的病毒传播流行,周荣建议将“早发现、早隔离、早诊治”常态化。全球都要加强基层传染病防控体系建设,大到城市三甲医院,小到乡镇卫生所,都要具备基本的传染病检测和分析技术;对基层全科医生展开培训,增强他们对突发传染病的防范意识和能力。他同时呼吁,传染病暴发时,所有人都应保持团结,采取一切措施减少或消灭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这样才有可能从根本上战胜疫情。▲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

©环球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