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海外生活营养心理两性母亲行动疾病长寿专家活动视频关于我们
您的位置:生命时报 > 健康管理 > 正文

24小时跟帖排行

为何新冠在欧美更致命?美国《华盛顿邮报》和我国专家多角度分析

2020-07-07 10:26生命时报字号:TT

受访专家:全国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成员、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感染病科主任 胡必杰

新冠疫情肆虐全球已达半年之久,各国都遭受了沉痛损失。截至7月6日,全球累计确诊超过了1100万人,死亡超53万人,每18秒就有1人因新冠死亡,且超过八成的死亡病例都来自欧美国家。同样是新冠病毒,为何在欧美更致命?近日,美国《华盛顿邮报》对此进行了多角度分析,专家认为,欧美国家应在防疫策略、医疗救治等方面有所加强,才能有效降低死亡率。

超八成死亡病例来自欧美

截至7月6日,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医学中心的统计数据显示,每10万居民死亡人数排前十的国家是:圣马力诺、比利时、安道尔、英国、西班牙、意大利、瑞典、法国、美国、荷兰。死亡病例总数排名前十的国家是:美国、巴西、英国、意大利、墨西哥、法国、西班牙、印度、伊朗、秘鲁。其中,八成以上死亡病例来自欧美国家。

由此可见,与欧美国家相比,亚洲国家新冠死亡人数没那么多。除印度、伊朗死亡人数过万外,其他国家多的有数千人,而日本、韩国等死亡人数为数百人,新加坡、泰国等只有数十人。美国作为全球新冠死亡病例最多的国家,至今已有近13万人因新冠死亡,每10万居民死亡近40人。美国人口数量占世界人口的4%,但新冠死亡人数占全球的25%。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印度人口数量占世界的18%,但死亡人数仅占3%。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感染病科主任胡必杰认为,实际感染者(包括轻症患者、无症状感染者等)是否被统计,对最终公布的数字有决定性影响。比如,意大利等欧美国家最初只对住院患者进行核酸检测,症状较轻的人很少做检测。所以,报道出来的病例都是较严重的,这在无形中提高了死亡率。而韩国等一些国家扩大了检测人数,计算出来的死亡率就比较低。

胡必杰介绍,目前测算新冠死亡率,主要用两种方法综合评估:1.病死率,每100例新冠患者中死亡人数所占比例,欧美主要国家为4.5%~15%,明显高于其他地区,中国为5.5%;2.每10万人口中因新冠死亡的人数,这样不管轻症还是重症都在统计中,前十位的全部是欧美国家,大多数欧美国家为6~60,中国是0.33。当然,第二种统计方式也不完美,受人口结构影响很大,老龄化程度高的国家,每10万人口的死亡人数就越多。不过,胡必杰认为,虽然各国计算死亡率方法不同,但这并不是造成新冠病毒在欧美致死率高的主要原因。有外媒曾报道称,多数国家报告那些在医院或经检测确认感染新冠而发生的死亡,而美国、印度尼西亚、墨西哥等国家,有些人是在并未进行检测以确定感染的情况下,就已经死亡并埋葬了。因此推测,新冠在这些国家的死亡率可能还更高。

八大原因让欧美新冠更致命

为什么经济最为发达、医疗资源非常雄厚的欧美国家,却遭受如此之高的死亡?美国《华盛顿邮报》刊文从四方面进行了分析:

人口结构不同。研究显示,感染后的严重程度与患者年龄及是否患有基础性疾病有关。胡必杰说,整个欧美国家的人口平均寿命长,老龄化程度高,高龄老人多。新冠的死亡主要集中在老年人中,尤其是在养老院、护理院这些机构中。例如,意大利确诊感染病人的平均年龄为63岁,在美国和瑞典,65岁以上老人占新冠死亡人数的80%以上。

毒株变异。法国病毒学家发现,法国毒株与中国、意大利的病毒株不同。英国《细胞》杂志近日刊登一项新研究发现,目前全球范围内流行的新冠毒株来自欧洲,该毒株已发生变异,比最早在武汉被发现的毒株更易传播,但似乎没有增加疾病严重程度。英国剑桥大学研究表明,毒株在扩散时产生变异,在免疫或环境上适应了东亚人口。但是,胡必杰认为,病毒变异是否会让死亡率更高,需做深入研究,但对比国内病例和过去几个月的境外输入病例,并未发现境外输入病例的重症化程度更高,也未发现致死性上有所不同。

基因和免疫强弱。外国专家认为,亚洲人和欧洲人在白细胞抗原方面存在显著差异,这是控制免疫系统对病毒做出反应的基因。英国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如果把年龄因素考虑在内, 黑人死于新冠病毒的可能性是白人的4倍。胡必杰表示,亚洲人并未表现出比欧美人更强的免疫力,但欧美国家黑人死亡率更高,可能与黑人的经济生活水平、工作性质(更多从事与很多人打交道的服务工作)和快速医疗救助的可及性不足有关。

肥胖率的高低。日本、韩国肥胖人口比例不到5%;西欧国家的这一比例为20%以上;美国更是高达36%。胡必杰说,肥胖是导致新冠肺炎重症病例的一大风险因素,而亚洲国家普遍比西方国家的肥胖率低得多。

胡必杰分析认为,造成新冠在欧美更致命的原因远远不止上述这些,以下四方面也不容忽视:

医疗保障是否充足。日本老龄化较严重,但良好的卫生条件、全民医保和国家对老年人的重视,使得死亡人数较少。德国和意大利的老龄化水平相当,但两者死亡率明显两极化,德国病毒学家斯蒂默认为,重症监护情况较好,拥有高度专业化的医生和设施,也许是幸存率更高的原因。胡必杰说,一旦卫生体系因病例猛增而不堪重负,便难以避免得不到有效治疗的患者死亡。欧美国家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医疗资源挤兑,连纽约那么好的医疗条件,重症监护病房也已人满为患。抢救物资,如呼吸机的短缺,也导致重症患者得不到及时救治而死亡。

救治费用由谁支付。中国对新冠病毒感染者相关治疗费用全免。许多专家认为,这是中国抗击疫情的成功秘诀,但这在欧美国家很难实现。例如,美国大部分医院是私立的,只有在核酸检测为阳性后,保险公司才会支付费用,检测和治疗费用可能高达数万美元。而超过10%的美国公民没有医疗保险,导致许多感染者不会主动就医,发生重症和死亡的风险增加。

综合救治水平是否灵活度。胡必杰指出,在欧美国家新冠治疗过程中,经常出现不准使用某些药物的情况,他们通常只有诊疗指南推荐的药物才能用,治疗策略不像中国灵活。比如,欧美最近才发现用地塞米松可以减少重症患者50%的病死率,但中国医生早就第一时间用到临床,对短期内肺炎快速进展的患者有较好治疗效果,降低了重症转化率。

防疫政策和全民意识是否充分。瑞典死亡率一度全球最高。瑞典早期主张“不隔离、不封城、不大规模检测”的策略,靠“群体免疫”对抗疫情,学校、健身房、咖啡馆、酒吧和餐馆都照常营业。但近日,“不封锁”政策的设计者承认,其防疫工作明显有改进的空间,这样死亡人数就不至于如此高了。在美国,民众防控意识也令人担忧,竟还有人开“新冠派对”,故意让人们与感染者接触,希望以此获得免疫。这些做法都令人匪夷所思。

欧美死亡率后期会降低

胡必杰称,目前有关新冠病毒的所有流行病学研究都存在数据不完整的问题,根据初期数字得出的任何结论,都可能随着新数据出现而改变。

首先,统计之外的病例与死亡数量,各国都可能有“存量”,尤其是疫情恶化迅速、感染与死亡病例数量都很大的国家。将来意大利、西班牙、法国、英国等在疫情平稳之后,估计都会进行相应修正。当前,中国武汉已修正,瑞典也在准备调查死亡病例统计。

第二,由于定义不同而高估新冠死亡率的情况也可能存在。比如意大利将任何对新冠病毒呈阳性的死亡都归为与新冠有关。西班牙流行疾病和公共卫生中心研究员拉劳里称:“老年患者感染新冠病毒,器官可能会迅速衰竭。这类人真正死亡原因是潜在疾病,新冠病毒只是雪上加霜而已。”

第三,基于各国监测新冠病毒流行方式的调整,死亡率可能随时间推移而降低。因为当一种新疾病首次出现时,检测通常只针对重症患者,这些患者死亡率高。而之后,检测可能涉及轻症人群,他们的死亡概率就较小。

胡必杰认为,早期发现、诊断和干预,是降低死亡率的关键,必须将救治关口前移,才能降低重症转化率。欧美国家不妨多采取一些灵活的救治方案。例如,在诊断上,可以多做些影像学和实验室检查,这样会对病情针对性更细致明确。

在早期干预方面,中国研究显示,发病后10天内使用羟氯喹,常规剂量,可降低重症化,有效改善患者预后。对部分重型和危重型患者,少量、短时间内给予糖皮质激素,控制使用量,可获得较好效果。对有基础疾病的患者,可在治疗原发病的基础上治疗新冠。对病症发展快、低氧血症甚至出现呼吸衰竭的患者,正确选择氧疗方法很重要。不少患者早期存在广泛凝血功能障碍,早期抗凝干预十分重要。此外,营养支持也要跟上,如果多天不吃饭,诱发低白蛋白血症、心肌水肿,很容易重症化。免疫功能较差的,可注射胸腺肽,特别严重的患者,要注意炎症因子监测,发现不良苗头及时干预。有些患者累及心脏、心肌,导致心率失常的,需及时应对,这样能避免一些患者因心脏疾病而突然死亡。

胡必杰认为,欧美国家未来的新冠死亡率不会明显增加了,至少从目前治疗经验来看,不会像早期那么严重。让轻、中症患者避免向重症化发展,提高重症综合救治水平,尤其是避免医疗资源挤兑,治疗结果就会好很多。新冠感染人数已突破千万,以目前的增长速度来看,很有可能会像一个世纪前西班牙大流感那样最终超过2000万人感染。但好在欧美国家已经在干预,区域封锁、保持社交距离、戴口罩、追踪密切接触者、多种隔离方法等措施,在许多国家有效降低了新冠发病率和死亡率,但仍要警惕复产复工后疫情反弹,造成第二波、第三波疫情的可能。

胡必杰表示,当前最理想的状态是,期待疫苗能够有效预防和控制新冠,但我们同时要有思想准备,疫苗可能不会起到很大的预防作用。甚至,如果病毒出现变异的话,即便是今年有效,明年也不一定效,正如流感中,根据去年流感病毒研发出来的疫苗,不能对今年的流感病毒有效。因此,相关新冠药物研发也不能停,人类要做好与新冠病毒长期相处的准备,注重增强免疫功能,保持环境卫生,公共场合戴口罩,改变不良行为习惯。▲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

©环球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