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海外生活营养心理两性母亲行动疾病长寿专家活动视频关于我们
您的位置:生命时报 > 健康管理 > 正文

24小时跟帖排行

中风后经历哪些痛苦

2020-07-20 09:30生命时报字号:TT

受访专家:中南大学湘雅医院脑血管病专科主任医师 夏 健

本报记者 李 爽

中风给一个人带来的痛苦,非经历者难以体会。英国牛津大学临床神经科学系乌多·基什卡教授就在他为《柳叶刀》杂志撰写的文章中,详细记述了自己突患中风后的身体变化和心理感受。他坦言,即便作为专业的神经康复科顾问,他也是在自己患病后,才真正了解了中风患者的痛苦和无助。

疾病发作又急又猛

“虽然现在距离我中风已过去3年,但回顾那段经历,我仍会陷入深深的无助中,似乎疾病带来的痛苦依然伴随着我。”基什卡教授说,当时他62岁,好像没有什么缘由地,中风就毫无征兆地发作了。

“我像往常一样在外面夜跑,突然感到右脑疼痛,左半边肢体有轻微的无力感并伴随感知丧失。因为当时天很晚了,我第一反应就是回家。到家后,我没有告诉家人发生了什么,继续在办公桌前工作。第二天一早,我发现自己居然躺在地板上,有一只眼睛看不清,一半身体麻木。我吓坏了,甚至不记得前一天晚上是怎样跌倒的。我不能动也发不出声音,那时,惊恐的感觉才涌上心头。”

事后基什卡教授回忆说,当时感觉不适后直接回家的做法并不明智,正确的选择应该是马上寻求医疗救助。中南大学湘雅医院脑血管病专科主任医师夏健在接受《生命时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中风高风险人群如出现中风症状,必须第一时间前往医院,不可抱有任何侥幸心理。

目前最常用的中风判断方法是国际通用的“FAST”预警:F是 Face(脸)的缩写,指面瘫,患者微笑时面部不对称或一侧不能微笑;A是Arm(手臂)的缩写,指手臂乏力,双手平举无法保持10秒钟以上;S 为Speech(说话)的缩写,指的是出现言语障碍,难以说出一句较长的话或找不着词准确描述感受;T是Time(时间)的缩写,强调在出现上述症状后,应尽快就诊。另外,中风“1-2-0”三步识别法把中风识别和中国特有的医疗急救号码1-2-0直接联系起来,简单形象。“1”代表“看到1张不对称的脸”;“2”代表“查两只手臂是否有单侧无力”;“0”代表“聆(零)听讲话是否清晰”。

身心完全失控

中风对身体和心理的影响,远远超出了基什卡教授的想象。

半边身子仿佛不再是身体的一部分。“最开始我的认知功能尚可,还能和同事探讨病情,然而之后的状况很快超出了我的预想。影像学检查显示,我的大脑右侧基底神经节区域有大量出血。我预测,左半边肢体虽然麻木但仍会有知觉,现实却是我完全没办法感知它们,仿佛它们不再是身体的一部分,有一次,我以为自己抬起了左臂,其实是理疗师帮忙抬起来的。我认为,视力受到的影响只是看东西模糊,事实却是我会看到一个边缘呈红色锯齿状的黑洞,当我看某个人时,他的半张脸都会消失在黑洞中,这种感觉就像看恐怖电影。”基什卡教授由此不得不思考,是否很多患者都有着类似奇怪而不安的经历,却不敢说出来。

控制不了的恐惧,变得难以沟通。基什卡教授说,除了身体,他的心理状况也变得糟糕。各种曾遭遇过的不好的经历,不断在脑海中闪过,精神过度紧张,以致焦虑和恐惧,担心从床上、轮椅上摔下来,再次发生脑出血。同时,他的交流沟通能力急剧下降,想表达复杂的需求,却连把头摆正、坐下这些最简单的沟通都做不好;自己会喋喋不休说个不停,根本听不进别人讲话;难以控制面部表情,再也无法微笑着回应家人。

康复过程随时伴随疼痛。进入康复期后,苦难远未结束。“康复过程极具挑战性,常常是简单动一下,就让人筋疲力尽。当我终于可以尝试站立或慢慢走几步时,肩膀和臀部又开始疼痛。不知道为什么,我失去了触觉,却会有痛感,而且比中风前更强烈。然而医护人员并不知道这一点,在需要注射或抽血时,还特意在我麻木的左臂扎针,以为这样我就不会觉得疼了。持续的疼痛让入睡变得困难,感觉医院的噪声、机器的运作声都被放大了数倍。无法保证良好的睡眠,也间接影响了我的康复能力。”

所有上述痛苦,都是基什卡教授在担任康复顾问时不曾得知的。他曾对中风患者说,康复期就是要经历起起落落,但现实中的低谷比原本以为的还要多:许多身体功能出现衰退,康复过程还会伴随感染、低血压等问题。“经历这些后,我更能从患者的角度提出康复期的治疗方式。”基什卡教授说。

维护好患者的尊严

中风,学名脑卒中,是由于脑部血管突然破裂或因血管阻塞导致血液不能流入大脑,进而引起脑组织损伤的一种急性脑血管疾病。《中国脑卒中防治报告2018》显示,脑卒中是我国居民第一大致残和致死疾病,我国每12秒就有一人发生脑卒中,每21秒就有一人死于脑卒中。2019年,《柳叶刀·神经病学》发表的“2016全球疾病负担研究”也发现,2016年,全球新发中风病例1370万人,中国占40%;全球550万人因中风死亡,中国占1/3。更需要引起重视的是,熬夜、加班、饮食不健康、吸烟等不良习惯,导致中青年人群的卒中越来越高发。

中风带来的不良后果不仅在于对病人身体的摧残,更在于病人长期卧床后家人必须承受的心理、经济负担等。夏健表示,降低中风负担的关键之一是做好后期康复,这需要患者和家属的共同努力。比如,在医师指导下,针对不同症状采取不同的训练方式。

失去面部表情是由于面部表情肌瘫痪,康复主要针对表情肌进行功能训练,如努嘴训练和鼓腮训练,促进肌纤维收缩和血液循环,有效控制面肌痉挛和防止面肌萎缩。左侧肢体失去知觉,是由于出血波及顶叶,引起偏侧忽略,以致无法辨认脑损伤部位的对侧,即左半侧身体。此时可进行视觉搜索训练,搜索目标需要不定时变化,数量由少到多,距离由近到远,速度由慢到快。比如,在桌子上放满硬币,让患者一个个捡起来放到一个盒子里。

面对中风患者,尤其应当关注其心理问题。若患者有明显的情绪不稳表现,甚至崩溃大哭,高度怀疑是卒中后抑郁症状。此时应综合运用心理治疗、药物治疗和康复训练等多种手段。比如,辅助治疗手段包括音乐、冥想、锻炼、放松训练等。

“从医生到病人,同事成为我的医护人员,当我崩溃大哭、没有力气继续进行康复时,他们会给予我鼓励并让我对未来有所期望;当我因病情感觉难堪而变得脆弱时,他们温柔的回应维护了我的尊严……”基什卡教授说,当病人和医生的身份发生转变,他才体会到了病人真正的需要。比如,身为医生,也许需要询问病人的是“你们正遭受怎样的痛苦?”比起弄清症状、安抚病人及家属,了解患者的痛处,帮他们找回自我感和目标感才是康复的必要基础,也是维护患者尊严、鼓励他们活下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

©环球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