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海外生活营养心理两性母婴疾病长寿专家活动视频关于我们
您的位置:生命时报 > 名医讲堂 > 正文

24小时跟帖排行

瑞士疫情警戒级别调至最高

2020-03-20 11:17生命时报字号:TT

本报驻瑞士特约记者  沈  沉

瑞士是全球医疗最先进的国家之一,世界卫生组织等国际机构的总部也设在这里。在此次疫情中,由于瑞士南部与意大利新冠肺炎疫情最严重的北部地区接壤,给瑞士抗疫带来极大压力。3月16日,瑞士联邦委员会宣布该国进入“紧急状态”。截至3月19日,该国确诊病例已达3067例。从人口数量与感染人数比例来看, 瑞士位于重灾区国度前列。目前,瑞士正严阵以待,严防疫情继续恶化。

疫情严重,物资紧缺

       据媒体统计,瑞士每10万居民中感染者为26人,在全球范围内仅低于意大利,卫生部门预计感染者还将持续上升。而且,瑞士医疗资源相对有限,医疗体系无法承受大量重症患者同时就诊。3月11日,瑞士重症监护医学会宣布,目前获得认证的重症监护场所有82家,共有约1000张床位,其中仅有约850张床位配有呼吸机设备。不少医院不得不临时推迟手术、转移患者,为应对疫情留出资源。此外,瑞士很多医用物资需要从国外进口。

面对疫情,瑞士“内忧”重重,还受“外患”干扰。3月8日,德国海关在德瑞边境扣留了一辆属于瑞士公司的货车,上面有24万个即将运往瑞士的口罩。该事件的发生与德国发布的一条法令有关。由于德国已经成为欧洲的疫情第三大灾区,3月4日,由德国联邦卫生部和内政部组成的跨部门危机应对小组举行会议,发布法令,禁止向外国出口口罩、手套等医用防护用品,仅在国际援助行动等个别情况下允许例外。而瑞士国内几乎不生产医用物资,国内医用防护物资正在减少。由于供应不足,瑞士一直从德国进口医护用品,所以这次瑞士依旧早早下了订单,没想到德国政策有变,就导致货物被海关截留。瑞士政府紧急召见德国大使,要求立刻放行物资。

在两国网友吵得不可开交之际,德国又截停了一批货物。经两国紧急磋商,德国海关才放行了物资,并称只是误会。瑞士经济部表示,这是在德国被扣留的众多货物之一。祸不单行,3月11日,一批即将运往瑞士的消毒剂被意大利扣押。瑞士联邦政府经济事务国务秘书玛丽·加布里埃尔茵艾辛称,瑞士正在与德国和意大利当局因此事进行讨论。在德、法、意等国家相继宣布出口医疗物资禁令后,瑞士全国的防疫物资已经极其紧张。

抗疫进入“紧急状态”

“自2月25日瑞士公布首个确诊病例以来,政府就开始打响‘防疫战’。”苏黎世大学防疫研究学者马特洛告诉《生命时报》记者,政府将瑞士国内的情况定位为“特殊状态”。瑞士政府也成为最早采取严厉保护措施的国家之一,将防疫战略称为“与时俱进”的战略,如果疫情进一步发展,相应措施也会跟上。

在瑞士政府的授权下,国家应急中心立即成立新冠肺炎疫情危机办公室。该中心是瑞士应对各类突发事件的专门技术机构,协调全国各部门和机构,组成强大的疫情监测网络。瑞士联邦卫生局还开设咨询热线,全天24小时接听来电。在卫生局网站,可查询到有关自我保护和保护他人免受病毒侵害的详细信息和演示视频。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瑞士采取“病毒侦探”制度,以追踪病毒感染链。即由负责追踪感染链的专家,确定感染者是否将病毒传染给其他人。感染者会被要求,列出出现第一症状时接触过的所有人员名单,尤其是接触15分钟以上、距离在2米以内或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人。这些人一旦被找到,马上会接到电话并被告知留在家中,如果出现症状,要立即上报。所有与病人近距离接触过的人,都被视作疑似病人,须自行隔离。

为更好地统筹瑞士人民共同抗“疫”,防止医疗系统过载,瑞士联邦委员会依据《传染病防治法》,宣布疫情警戒上调至最高级别“紧急状态”。主要措施包括联邦政府有权出台全国统一政策应对疫情,确保医院收治能力;防疫目标转为保护每个人,但重点保证高危易感人群获得足够的医疗保障;各州自行决定是否关闭幼儿园,但关闭前必须找到替代方案,且不能牵涉高危易感人群;自3月16日午夜至4月19日,禁止所有公共和私人聚会活动;关闭所有与提供基础保障无关的场所,以及不能保证安全距离的商铺;保障食品、药品及生活必需品供应;各州政府有权要求私立医院、诊所等接收新冠肺炎患者,有关医疗机构必须推迟非紧急的治疗;民众应认真对待联邦政府出台的关于保持距离,以及保持个人卫生的有关守则,并严格遵守;高危人群应居家办公,老人应留在家中,避免与他人接触;呼吁民众不要抢购和囤积物品,瑞士的食品及生活必需品的供应有充分保障;在瑞意边境入境人员检测及入境控制基础上,瑞德、瑞法及瑞奥边境实行同样措施;将在全国范围内调遣最多8000名军人,支持各州抗疫期间的医疗、物流、安全等服务。

P4实验室与病毒赛跑

为便于大家了解新冠病毒肺炎疑似病例、病毒检测及报告病例的标准,3月9日,瑞士联邦卫生局在其官网公布了相关信息。

有急性呼吸道疾病症状,如咳嗽、呼吸困难,并且/或体温≥38℃的人被视为疑似病例。

建议对符合以下标准之一的疑似病例进行实验室检测:重症患者,即满足住院治疗标准的患者;病因不明的已被收治入院的双肺发炎(或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患者;高风险人群(65岁以上人士及高血压、糖尿病、心血管疾病、急性呼吸道疾病、免疫力低、癌症等疾病患者);接触病人或在护理机构接受治疗人员的医护人员;如果还有必要,也可检测呼吸困难和发烧,且在上述症状出现前的14天内曾赴瑞士以外的疫情较严重的地区或与确诊感染病例有过密切接触的人员。

诊断实验室会在2小时内,向州首席医务官处和联邦卫生局报告阳性检测结果,阴性检测结果每日汇总报告联邦卫生局。主治医生会在24小时内,向州首席医务官处和联邦卫生局报告确诊病例的临床诊断结果。

“瑞士的病毒检测走在世界前面。”防疫研究学者马特洛指出,瑞士各地的实验室1月就得到了进行此项病毒检测的信息和材料,并将自己的病毒检测方法提供给了其他国家。为应对疫情,瑞士国家科学基金会已拨款500万瑞郎(1瑞郎约合人民币7.5元)用于新冠病毒研究,并将向有关国际卫生组织提供400万瑞郎的援助。

        瑞士有一套分散式实验室制度,有执照的实验室都有进行病毒检测的资质。根据传染病的传染性和危害性,国际上将病毒实验室分为P1、P2、P3和P4四个生物安全等级。P4实验室是人类迄今为止能建造的生物安全防护等级最高的实验室,专门用于烈性传染病研究。小小的瑞士却有3家P4实验室,位于伯尔尼附近的施皮茨实验室就是其中一家。工作人员进出实验室,都要经过重重关卡,还要先在化学药物喷头下淋浴,工作服被存放在特殊地方并做特殊清洁处理。2011年起,瑞士顶级科研人员就在这里对有可能引发世界性瘟疫,以及生化武器使用的病毒进行研究。

瑞士伯尔尼大学病毒与免疫学院病毒学家提尔教授,在实验室内带领多名学者共同研究正在肆虐全球140余个国家的这种新型病毒。提尔的团队只用了一星期就与世界同行们分享了第一项成果,即如何尽快人工克隆新冠病毒。哥伦比亚大学学者拉斯姆森说:“那么短时间就成功克隆一种传染病毒,实在是伟大的突破。这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该病毒的机制,尽快研发疫苗或药物。”“这算作该病毒可被改变的证据之一”,提尔说,“如果找到其中主要的基因并开发药品,就能向病毒发起迎头痛击!”

逃避隔离罚5000瑞郎

对于瑞士政府采取的防疫措施,民众大多表示理解。调查显示,瑞士多半民众都在遵循政府建议的预防措施,93%的受调查者表示会勤洗手,76%的人回避跟人握手,半数以上不再出国旅行。不过,受调查者不怎么重视戴口罩,认为应该戴口罩的人还不到10%。尽管瑞士戴口罩的人仍不多,但到药店买口罩却“一罩难求”,医用口罩更是告急。平时,医护人员被要求2小时换1个口罩,现在只能8小时才更换一次,防护服也严重不足。

对于违反政府防疫措施者,瑞士也是严惩不贷。瑞士《刑法》规定:禁止“出于恶意”地传播危险且具有传染性的人类疾病,违者将被判处1~5年监禁。《传染病防治法》也包含数条惩治条款,比如违反强制隔离规定者最高罚款5000瑞郎;违法组织活动者也将被处以罚款。

瑞士防疫研究学者马特洛表示,随着疫情蔓延,瑞士应考虑大范围推行企业员工居家办公、禁止探访养老院、关闭学校等措施。瑞士拥有良好的医疗设施,顶尖的医疗科研能力,关键要看政府的危机管理能力,以及民众的防疫意识。大家应团结一致,向中国一样齐心防疫。▲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

©环球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