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海外生活营养心理两性母婴疾病长寿专家活动视频关于我们
您的位置:生命时报 > 名医讲堂 > 正文

24小时跟帖排行

喝农药的小姑娘,救活了

2020-06-12 13:46生命时报字号:TT

山东大学齐鲁医院急诊科副主任医师 陈良

刚刚过去的这个春天,很难熬,大街上的行人一直是稀稀拉拉的,这是我工作后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济南。医生和护士都穿着隔离衣或防护服,普通人也戴着口罩,人和人之间的距离拉开了。

我在急诊更是如此。白大褂外再套一件隔离衣,很不舒服,每天去门口分诊台透透气都成了一种享受,恰好就是在那个透气的工夫,我碰见了一位年轻的患者。

当时她躺在平车上,旁边有一位年轻的女性家属。是病人的妈妈吗?我看着满脸迷茫的家属,忍不住过去问:“病人怎么了?你是她的妈妈吗?”家属有些尴尬:“我是她的小姑姑。她喝药了,百草枯,从老家医院转到这里的。”

真想不到,出来透透气,竟遇到这么棘手的病人。喝百草枯,临床常称之为“加长版活埋”,她还可以活下来吗?看病历上的年龄,才14岁,还是个孩子,令人心痛。“喝了多少?多长时间了?”我马上问。“我也不知道她喝了多少,不过喝了之后就被她奶奶发现了,应该不是很多……”家属回答。我翻看病历——在外院已经洗胃,也做了几次血液灌流,估计医院和家属都不确定是不是真的能够让她活下来,于是就转来这里了。

我拉着家属走到一边,“喝了百草枯的确很麻烦,即使在我们医院,也没有办法保证她一定能活下来。我们尽力,家属也要有心理准备。”面对这个14岁的孩子,我真是不忍心说出这样的话来。“医生,您一定想想办法,她还小呢!她爹妈离婚了,孩子一个人跟着奶奶过。家里人都觉得孩子可怜,都宠着她,奶奶更是围着她转。但她爹妈自从离婚就再也没来看过她。这次疫情,孩子以为他们会回家,结果没回来,她就喝药了……”小姑姑说。

“她父母知道这事后,回来了吗?”我问。小姑姑很无奈地说:“没有,最终还是没回来……”看着孩子萎靡地躺在平车上,我唯有心底祈祷:希望她可以活下来,即使她要的亲情永远回不来了。

不知过了多少个日夜,难捱的春天终于过去了,夏天悄然而至,马路上人越来越多,堵车又恢复了,济南又回到了往昔。可我一直惦记着那个小姑娘:她拼死一搏,想让父母回来看看她,现在究竟怎样了?于是,我走进了专门收治中毒患者的病房。

一进门,就看见一个小姑娘在和周围人聊天,笑声不时传来,旁边有个老奶奶,一直在看着她,满脸都洋溢着快乐。难道她就是我一直惦记的那个小姑娘吗?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问同事,同事说:“就是她啊!明天就要出院了。她奶奶一直照顾她。小姑娘前几天还拿着手机问我怎么上网课,说回家要把落下的课补回来……”“那她的肺怎么样?有没有留下后遗症?”很多百草枯患者即使活下来,也很容易出现严重的肺纤维化,丧失劳动能力,甚至生活自理都不行。

“小姑娘很幸运,喝的量应该不大,中毒后处理也算及时,肺有些纤维化,应该不影响生活。真是不容易,这么多天,都是她奶奶一个人在照顾她。据说已经照顾她好多年了……”我听着同事的讲述,并没有去打扰她们,只是远远看着。小姑娘在笑,奶奶的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她。遇到危难的时候,亲情是最好的治疗药物。我想,小姑娘早晚会明白,眼前的要比失去的珍贵得多。▲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

©环球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