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海外生活营养心理两性母亲行动疾病长寿专家活动视频关于我们
您的位置:生命时报 > 名医讲堂 > 正文

24小时跟帖排行

确诊国人首例艾滋病

2020-07-07 11:34生命时报字号:TT

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前任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内科学分会前任主任委员、解放军总医院呼吸科教授 刘又宁

在上世纪80年代,艾滋病(AIDS)曾是一个非常令人恐惧的疾病,让人闻声色变,当时在我国台湾,人们干脆就称其为“爱死病”。1987~1988年间,我在美国费城宾夕法尼亚大学医院作访问学者,附带任务之一就是对发生在美国的艾滋病进行较深入的了解,以便制定对策时参考。从那时起,我就掌握了一定的艾滋病知识,没想到回国后不久就派上了用场。

中国大陆见到的第一例艾滋病患者是一名美籍阿根廷人。1985年6月,患者来中国旅游时,在北京协和医院被确诊。而首例中国籍大陆艾滋病患者,则是我科(解放军总医院呼吸科)发现的。

1990年8月,我科病房收治了一名发热待查的中年男性患者,其特点是有肺炎,相对缓脉(与体温比心跳不快),β-内酰胺类抗生素(青霉素类、头孢菌素类等)无效,还伴有轻微神经系统症状。

经过血清学检查,很快确定病人是比较少见的军团菌肺炎,应用了对症特效药十天左右完全缓解,因患者有重要公务在身,就匆忙出了院。没想到的是,出院后仅两周,患者病情复发。这次神经系统表现更明显,伴有剧烈头痛、呕吐,再应用原来的治疗方案,效果已不明显。因患者有明显的神经系统症状,我们给他做了头颅磁共振。磁共振发现了多发的颅内感染样病变,但并不能立即确诊。经查找文献与国外图谱对比,才最终确定是弓形虫颅内感染。健康人是不会发生弓形虫颅内感染的,只有免疫力极度低下者才有可能发生。这一事实迫使我们想到,病人可能是艾滋病继发感染。作为艾滋病重要的确诊依据,除血清学检查外,就是T细胞亚群测定。我们首先做了T细胞亚群测定,又抽血做了血清学检查,连续两次都为阳性,至此该患者确诊无疑。确诊后,病人转到了防护条件更好的医院,不到一个月,病人就去世了。后根据多方分析,不能排除患者是在工作场合不慎感染的。

现如今随着科学普及,大家对艾滋病都能以平常心来对待。但在上世纪90年代初,人们对艾滋病的恐惧心情是普遍存在的,就连医务人员也不例外。听说我们呼吸科有了艾滋病患者后,来我科送消毒器械的护士匆忙打声招呼后扭头就跑;当我科护士去食堂打饭时,周围的人会悄声提醒大家,“这护士是呼吸科的”,于是就像现在防护新冠那样,大家都“自觉”与我科护士保持一定距离。鉴于这些现象会影响到工作,当时院领导特地组织召开了全院专题讲座,让我给大家普及一下艾滋病知识,重点讲传染方式与途径。当大家有了科学认识之后,不正常的事态自然得到了平息。

如今,艾滋病仍是很大的威胁,至今尚缺少有效的根治方法。已研究了十几年的预防疫苗,最近在南非经过两年多的临床验证后又宣告失败。艾滋病有两大重要传播途径,一是性传播,二是毒品,在年轻人群中尤为突出。我在此呼吁,希望大家都能洁身自爱,同时也管好家人及身边的人,共同阻止艾滋病的传播与蔓延。

              (连载30)▲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

©环球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