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海外生活营养心理两性母亲行动疾病长寿专家活动视频关于我们
您的位置:生命时报 > 名医讲堂 > 正文

24小时跟帖排行

手术是个艰难的选择

2020-07-07 11:35生命时报字号:TT

陆军军医大学新桥医院骨科脊柱外科主任医师    张正丰

本来,医生根据医学适应证提出手术建议,只要病人和家属同意,就可以做出手术抉择。但有些情况下,手术抉择并不容易,我讲几个我遇到的例子。

第一种情况,病人和家属意见不统一。有时是病人和家属对手术方式的选择有分歧,有时是病人和家属对手术与否意见不统一,比如家属不要求手术,病人坚决要求手术。这时医生该怎么办呢?我的做法是,请病人和家属尽量全部到场,我来做病情宣讲,内容包括:诊断、手术适应证、手术方式、手术风险、预后、费用等,他们开家庭会,告诉我最后的决定。手术建议权在我,手术决定权在家庭。

第二种情况,明确知道手术预后不好。到目前为止,最让我心有余悸的高位骶骨肿瘤,我遇到过2例,其中一例在术前大小便功能已部分丧失,我反复告知病人及家属术后大小便功能障碍会加重,当时病人及家属都表示可以接受,选择手术治疗。但在术后半年,病人难以接受需要按压小腹才能排尿的状况,表示“要自杀”。我只有反复给他做心理疏导,协助他看心理医生等,当时自己的心理压力特别大。

第三种情况,病人期望值太高。我曾遇到多例脊髓压迫症病人,术前交代“只要神经症状不加重,就算手术成功”。手术后,病人反复表示难以接受神经症状改善不完全的结果。我的做法是,请病人多看几家医院,多听几个医生交代的预后。

第四种情况,病人不信任。我遇到过很多例不相信医生治疗建议的病人,他们甚至不相信科室讨论的结果,只相信病友的建议或自己对疾病的理解。应对这种情况倒也简单,也是建议他们多看几家医院。其中也有一些极端的例子,耍横撒泼,对此我只能表示难以胜任治疗。

第五种情况,没有手术指征或者可以保守治疗。曾遇到不少神经根型颈椎病、腰间盘突出的病例,我都建议他们保守治疗3个月,可没多久就发现病人在其他医生那里做了手术。有一个颈痛头晕的65岁女病人,我建议她看神经内科。2个月后,她来我门诊看病,我发现她被手术换了两个人工椎间盘。对此,我只有一声叹息。

医生是个特殊职业,最大的特殊之处有两点:医患知识不对等和病人付钱看病,这也是目前产生医患矛盾的重要原因之一。我所能做的只是:真诚交流,让病人和家属尽量了解和理解病情;提出医疗建议,让病人做出符合医学原理的决定。▲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

©环球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