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海外生活营养心理两性母亲行动疾病长寿专家活动视频关于我们
您的位置:生命时报 > 名医讲堂 > 正文

24小时跟帖排行

电话那头沙哑的声音

2020-09-11 09:34生命时报字号:TT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密云医院急诊科医师 高 巍

那天晚上我正准备睡觉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电话那头传来一位女士的声音:“高大夫,你还好吗,在上班吗?”声音很嘶哑、很低沉,吓了我一跳。

我回答说:“今天休息,没有上班,您是?”“我是××,您还记得我吗?以前总是找您看病。有次我手被镰刀割伤了,您给我处理的伤口,缝的肌腱。后来我还总是找您看病。”

听到这句话,我瞬间想了起来,那是七八年前,她是一位60岁左右的农村妇女。我清楚地记得,那天她穿着一个蓝色的布褂子,挎着一个兜子来到诊室。她干活时不小心被镰刀割伤了手,经过检查,发现她的肌腱有损伤,我建议她住院进一步手术治疗。

当时她说:“大夫您给我包上吧。这手以后能不能干活儿我都不怪您,家里实在拿不出钱来住院。我不会怪您的,您给我包上不流血就行了……”当时我动了恻隐之心,自己掏钱给她买了肌腱线,并把手术的缝合费用降到了最低。因为当我看到她从兜里掏钱的那一刻,我觉得应该这么做——那钱是被手绢裹着的,里面的一卷钱,没有一张超过20块。

我给她缝合完伤口之后,告诉她应该注意什么,后来她很开心地走了。在大娘拆线两周后的一天中午,她找到了我,用报纸包了两个棒子面饽饽,揣在怀里拿给了我。她说这两个棒子面饽饽是她刚烙好的,她怕凉了就赶紧跑来送给我。我也很清楚地记得,当时我转过身,眼泪止不住地掉了下来。

从小我就不爱吃粗粮,但那天我当着她的面把两个棒子面饽饽全都吃了。我看着她开心地笑,心里莫名地很难受,但又为自己所做的事情感到很自豪。

后来大娘也因为一些小的问题,来医院找过我,我都一一为她解答了。那感觉就好像我们跟亲人一样,跟朋友一样,跟邻居一样。每次我给她解答的时候,她都很开心地说一些感谢的话或者轻轻地点头鞠躬来表示感谢。

大娘告诉我,她老伴很早以前就因为意外去世了,她辛辛苦苦拉扯大了一个儿子,结果儿子却在几年前不幸因车祸也去世了,留下了一点儿钱,这点儿钱就是她后半辈子的生活来源。她还告诉我,她平常有一些小毛病时,基本不来医院;平时也不吃药,硬扛着,实在不行就到村里的乡医那里拿点药。

这么晚她突然给我打电话,我有些懵了。“这么晚,打扰您休息了真的不合适,但是我还是想给您打个电话……”大娘犹犹豫豫地说,声音颤抖着。

“没事儿没事儿,我没休息呢,您有什么事情吗?”我问着。“其实也没什么事儿,就是想和您说几句话……”我感觉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哽咽,大娘好像哭了,“那些年,我每次去医院您都照顾我,我记着您的好。后来我再去医院时,别的医生告诉我您调走了。”

当我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大娘接着说:“我现在说话很吃力,有时说不出话来,吃不了东西了,我去检查的时候大夫告诉我得了食管癌。”当时我整个人都懵了,拿手机的手有些颤抖。“那您现在怎么样了?”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最近总是一个人躺在床上,回想着以前的事,感觉我一直亏欠您。记得您那会才刚上班,二十出头,对我一个老婆子就那么好,我也没法为您做些什么,所以心里都记着,现在我只能给您打个电话,说声谢谢……”

大娘那头儿还在嘶哑地说着,有时我甚至听不清她在说什么,我一句话也没说,认真听着她讲述这些年的不易,眼泪不停地流着。当我问她的住址时,她说:“不用了,我能给您打个电话和您说说话,心里感觉痛快多了,感觉没什么牵挂了。我就不打扰您了。您好好的。”

大娘的电话,让我一直感觉很愧疚,其实那时我并没有帮助她很多。我想起那时大娘来找我,我偶尔还有些不耐烦,很多地方做得还是不足的。但大娘的话却让我明白了自己身为医生的责任,让我明白了医生肩负着什么样的使命。长久以来,医患之间总是有太多的不理解。其实当我们真正去换位思考时,是不存在隔阂的。

后来,我拿起手机再次拨打大娘的电话,始终是关机。我又通过很多办法试图去敬老院打听,最后终于找到了——我得到的消息是,她在给我电话后不久就病逝了。▲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

©环球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