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海外生活营养心理两性母婴疾病养老专家活动视频关于我们
您的位置:生命时报 > 心理咨询 > 正文

学点积极心理学,改变你一生

2014-05-21 21:29生命时报字号:TT

美国心理学会主席马丁·塞利格曼曾谈到,如果用三个字概括当今心理学的现状,他认为是“不够好”。因为大多数心理学家只关注负面元素,比如人为啥会得抑郁症、如何治疗抑郁症,却忽略了积极、健康的元素,比如为何有人身无长物却非常满足。于是,他创建了积极心理学流派,致力于发掘人类心理中闪光的一面。本期,《生命时报》记者专访积极心理学专家、美国爱荷华大学心理测评与研究中心副主任伊娃·肖恩博士,请她谈谈如何用积极心理学改变我们的心态。

《生命时报》:积极心理学目前在全球备受关注,这个心理学新流派倡导的是一种什么理念呢?

伊娃·肖恩:积极心理学关注人们生活中正面、积极的元素,试图找到让人快乐和幸福的要素,并将其运用到生活中,让每个人在面对苦难时更有适应力和主动性,获得希望和动力,从而改善生活状态和心态,获取幸福。

《生命时报》:那是不是说,积极心理学比传统心理学更能帮助我们呢?

伊娃·肖恩:这并不是说传统的病理心理学是过时的、无用的。在我看来,传统心理学和积极心理学就像是阴和阳,两者可以和谐共存、相互促进。一方面,在出现心理问题、患上心理疾病时积极寻求治疗;另一方面,还要朝幸福和快乐的目标不断努力。

《生命时报》:在积极心理学家看来,快乐和幸福的定义究竟是什么?

伊娃·肖恩:在积极心理学中,我们说有3个层面的幸福。第一种叫“愉悦的快乐”,也就是感官上的快乐,比如吃到美食、闻到香味、听到美妙的音乐等。第二种叫“好日子的快乐”,具体指的是“我运用自己的人格力量获取了什么”,比如拥有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有一个让自己废寝忘食的爱好等。第三种快乐叫“有意义的人生”,核心是贡献,比如“我对别人有何帮助,对世界有什么正面影响和贡献”。在此基础上,我认为,一些细微的想法和态度就能帮我们获得快乐,比如时常抱着感恩心和同情心对待他人。

《生命时报》:在咨询生涯中,您觉得让来访者不快乐的原因有哪些?

伊娃·肖恩:焦虑是一个重要因素。很多人会时常体会到焦虑,比如针对不确定因素的焦虑以及因某些改变所诱发的焦虑等。此外,亲密关系中的矛盾冲突、缺失家人或朋友的支持以及罹患疾病,都是常见的不快乐因素。

《生命时报》:我们该怎样帮助不快乐的人?举个例子说,假如有人因为没钱而不快乐,您会如何开导他?

伊娃·肖恩:积极心理学鼓励我们发现积极的元素,并运用正面思维带来的希望和动力应对挑战。对于因没钱而不快乐者,我会帮他认识到,虽然他正在做的事还没有带来充足的金钱回报,没能满足物质需要,但这件事或许很有意义,值得被肯定,以此赋予他信心和动力,在解决问题时充满希望,更有毅力。再比如,有人因被上司批评而烦恼,应该思考从中能学到什么,今后该如何改进,同时要尽力避免自责、自卑,而要意识到,人人都会犯错。这么想,就能将挫折转化为动力。

《生命时报》:对于前来寻求心理帮助的人,您是怎么帮助他们的?

伊娃·肖恩:我常用积极心理学里的“人格力量”概念。来寻求心理帮助的人往往觉得自己有问题,比如“我成绩不好,所以不是好学生”,“我总在恋爱中受挫,所以不是个好男友”等。此时,我会把他们的注意力引导到相反的方向,帮他们寻找人格中潜藏的力量。比如让其思考,“作为学生,我有哪些成绩值得自豪”,“作为男朋友,我为这段感情付出了什么”。这样做能帮来访者重铸自信,提升自我意识和自尊心,从而克服困扰他们的问题。

《生命时报》:学习积极心理学对个人而言有何帮助?

伊娃·肖恩:拿我前面提到的人格力量举例,找出自己人格中潜藏的力量,就能让我们认识到自己性格中的强项以及兴趣所在,从而给选择适合自己的职业作参照,在选专业上也有帮助,甚至有助于改善人际关系。

《生命时报》:生活中,您是否会用积极心理学来帮助亲人或身边人?

伊娃·肖恩:我一直都在使用积极心理学帮助身边人。比如,我常常跟孩子们做一个“三件幸福的事”小游戏:每天晚上,我们都会坐在一起,彼此分享遇到的好事。这可以是很小的事,比如“今天天气特别好”,或者“我考试拿了满分”。这样能提升正面感受,培养孩子的感恩之心。再比如孩子犯错了,如果不是原则性错误或者后果不太严重,我就会用积极心理学技巧加以引导,鼓励像主动承认错误之类的积极行为,避开冲突和争端,有时效果更好。但出现打架、偷窃之类的行为,我就会采取强硬措施,比如闭门反省等,让他们意识到类似行为不能被容忍。

与人打交道,我会用人格力量理论。比如遇到不听劝的人,许多人可能会与之断绝来往,但从人格力量观点看来,这份固执也可以被解读为“持之以恒”。此时,我就会试图利用积极的这一面帮他们获得成功。

《生命时报》:您多次提到“人格力量”概念,它最适用于哪些领域?

伊娃·肖恩:人格力量尤其适用于育儿。很多家长对孩子抱有期待,但有时完全是基于父母自身的,而非基于孩子的人格或兴趣。比如有的父母经商很成功,他们就想尽办法把孩子也培养成商人。可每个人的人格力量不同,父母可能擅长与人打交道,而孩子的强项可能在思考与观察方面。若强逼孩子去经商,往往不能实现父母的期待。最终,父母很失望,孩子也因失去自信而感到人生没了价值。如果父母能意识到这一点,把孩子往物理学家、化学家、医生、建筑师等方向培养,就能发挥孩子的人格力量。据我所知,中国父母在育儿上往往会出现类似问题,希望能对他们有所帮助。

《生命时报》:最后,您有什么积极心理学技巧要推荐给中国读者吗?

伊娃·肖恩:积极心理学中有一个观点———“留心”,与东方文化不谋而合。“留心”就是让我们做个有心人,关注身边的变化。现代人总赶着去做下一件事、去下个目的地。有多少人能专心开车,而不思考其他事情?有多少人会在上班路上留心天气如何,小区的花有没有绽放?这种来去匆匆的状态让我们忽略了很多细节。我认为,做个有心人就是起点。当我们开始留心自己的心态、感受和周围环境时,就能有更多发现和思考,更能体会到什么是重要的,更能及时意识到潜在的机会,更能抓住身边的幸福。

最后,我希望每个人都能从细微之处传递积极心态,最好的方式就是微笑。跟人交流、与陌生人擦肩而过时,一个微笑就能传递积极情感。另外,视线的交流以及谈话中的肢体语言也能有效传递积极想法和态度,比如与人交谈时身体前倾,表示接受和关怀。▲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

©环球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