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中毒病人待了一夜,记录全面病程

江苏省人民医院肿瘤科主任医师 王榕生

我在浙江省金华市的部队服役期间,附近农村常有有机磷农药中毒病人送来抢救。有一次又有个病人送来,诊断为有机磷中毒昏迷,值班医生下医嘱:5分钟打一次阿托品。

早在我实习的时候,就曾抢救过服农药自杀的患者,因此实施抢救对我并没有难度。执行医嘱后,我却发现,每打一次阿托品,病人就会变得异常烦躁不安,但瞳孔却没有明显针尖样缩小(有机磷中毒的典型症状)。“阿托品也会中毒。”我曾经听老医生这样提起过,心下疑惑着,便不再继续执行医嘱,而是开始留心观察这个病人。

那一夜我没睡,一直坐在病人床旁边,等到夜里病人慢慢醒了,我便仔细询问病人:“你到底是怎么中毒的?”病人描述,喷农药的时候是皮肤接触,当时他在赤脚医生那吃了解毒药,当地医生给他吃了“冬眠灵”(即氯丙嗪,一种镇静药)。

原来,中毒病人来时实际上是处于睡眠状态,但由于没有人说明情况,患者看起来如同昏迷状态。第二天,有人说,你为什么不执行值班医生的医嘱?我回答:“因为我看病人不像有机磷中毒,病人生命要紧。”

这个故事之所以让我记忆深刻,是因为自我从医以来,我的会诊记录总是会记得非常全面,所有的病程记录、会诊记录,不厌其烦全都记上去。我有时会开玩笑地说:“会诊医生的吐沫星子我都会记上去。”

医生,最重要的就是细心观察。课本上的知识是死的,而人是活的。只有细心、细心、再细心,才能从蛛丝马迹中发现问题,找到答案。▲(成运芬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