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存卵巢,留下“生”的希望

受访专家: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内分泌科主任 阮祥燕教授 □研究实习员 杜 娟

“激动啊!”谈起中国首例卵巢组织冻存移植后成功自然妊娠的患者,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内分泌科主任阮祥燕教授只用这简简单单三个字来形容心中感受。既是为患者高兴,也是为如今我国的卵巢组织冻存技术倍感欣慰。

又一个中国首例

这位准妈妈今年34岁,目前妊娠已满18周。“刚知道怀孕的时候非常惊喜,甚至不敢相信。”

2016年4月,29岁的她被诊断为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造血干细胞移植是唯一能根治的方法。然而,移植前的超大剂量化疗会对卵巢功能造成极其严重的损伤,几乎100%会导致卵巢早衰,患者不仅会永远丧失做母亲的机会,更年期症状提前十年、二十年出现,早绝经引起的各种慢性病也会明显提前,早死风险明显增高。

为了保存生育能力及卵巢功能,该患者首先考虑过卵子冻存,但一次冻存将来能够生育的机会很低,并且促排卵耗时长,会延误治疗。绝望之余,该患者得知阮祥燕生育力保护团队的卵巢组织冻存技术,心中再次燃起了希望。在医院多科室联合下,阮祥燕团队为其紧急实施了腹腔镜下部分卵巢组织取材手术,并将取出的卵巢组织成功冻存。

2018年4月,患者原发疾病完全缓解,因生育需求,再次找到阮祥燕。此时,患者体内留存的卵巢功能早已衰竭,且绝经症状严重。经过多学科讨论及国际专家会诊,2018年9月6日,阮祥燕团队为其实施了冻融卵巢组织自体再移植。3个月后,患者恢复月经及卵巢内分泌功能,有规律排卵。

2020年12月30日,该患者在阮祥燕门诊检查确定自然妊娠。2021年1月20日,超声显示“宫内可见妊娠囊,内见胎芽,胎心搏动可见”,确定诊断孕6周宫内早孕单活胎,由此成为中国首例卵巢组织冻存移植后成功自然妊娠。这是继2016年阮祥燕团队成功完成中国第一例卵巢冻存组织移植术后的又一突破。

充满希望的冻存库

4月7日,记者探访了这个令许多患者重燃希望的卵巢组织冻存库。

绕过北京妇产医院人头攒动的门诊楼,向北走50多米,就能看到一座五层高的培训楼,冻存库就设于一层。包括实验室等在内,冻存库共有5个房间,约200平方米,里面有电脑、显微镜、无菌操作台、医用冰箱等设施。其中最重要的是一个约直径1米、高1米的圆柱形冻存罐,从患者体内取出的卵巢组织就保存在这里。冻存罐旁边则是一个体积稍小些的液氮罐。据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内分泌科实习研究员杜娟介绍,冻存罐大约可以保存1000多份卵巢组织,而液氮罐能够保证冻存罐内-196℃的严格储存条件。另外,冻存库内还配备了报警装置,一旦发生意外,将立即通知负责人。

与国外已发展许久的卵巢组织冻存体系相比,这个冻存库规模并不算小,是阮祥燕团队用十多年心血换来的。她介绍说,2010年在德国学习时偶然了解到这项技术。“我国是一个重视子孙传承的国家,但每年约有200万女性,由于疾病等原因不得不放弃做母亲的机会。那时我就觉得,如果能将这项技术引进中国,将会是造福千秋万代的事情。”说起建立冻存库的初衷,阮祥燕目光炯炯,声音却开始哽咽起来。冻存库修建标准非常严格,不仅要求完全无菌环境,周边还不能存在任何对胚胎可能产生毒性的因素。因此在建库之初,从场地选址、经费支持,到搭建装修、设施调配,阮祥燕团队遇到了一系列困难。阮祥燕不止一次想到了放弃,最终都凭借一腔热血咬牙坚持过来了。2012年,北京妇产医院建立了中国首个人卵巢组织冻存库,迄今共为300多例患者进行了冻存,最小的患者只有1岁3个月。此外,团队还成功进行了10例冻融卵巢组织移植,术后卵巢功能全部恢复正常,移植成功率100%,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

每一步都要小心谨慎

卵巢组织承载着患者及家庭对下一代的希翼,也是维持女性内分泌健康的重要一环,因此冻存过程必须小心谨慎。

杜娟介绍,从取材、处理到转运和冻存,前后需要3天左右的时间,每一步都有严格的操作规范。先是通过腹腔镜取出患者一部分卵巢组织,立即放到转移液中,温度保持在4℃~8℃;然后尽量去除卵巢组织的髓质,把卵巢组织处理成片,放在冷冻保护液中平衡;再利用程序冷冻仪,逐步降温到-120℃,并进行活检;最后放进冻存罐中保存。冻存的卵巢组织维持正常功能的时间因人而异,目前的技术至少能保存20年。当患者身体条件允许时,再将冻存管从冻存罐中取出,解冻复苏后用无菌瓶装好,送到手术室移植回患者体内,不仅能够保存女性生殖能力,还可以恢复卵巢内分泌功能。卵巢功能能否“重获新生”要根据卵巢的密度和活性来判断,通常35岁及以下的女性卵巢储备功能较好,并且越年轻效果就越好。目前,全球范围内,通过该技术诞生的孩子已经有200多例。

与卵子冻存技术一次只能冻存几个或十几个卵子相比,卵巢组织冻存的生育力储备巨大,一片卵巢组织即可储备数百或上千的原始卵泡,日后可通过自体移植、卵泡分离后体外培养等方法获得成熟卵母细胞。卵巢组织取材仅需1~2天的准备时间,组织取出后可立即进行冻存,不受生理周期的影响,不需要进行为期约2周的大剂量强刺激的促排卵治疗,不会延误癌症的放化疗,可用于青春期前女性,甚至是几个月大的女婴,是儿童及放化疗无法延迟的育龄期女性保护生殖能力的唯一选择。

不建议健康女性尝试

卵巢组织冻存可作为各个年龄段人群保存生育能力的一种治疗方法,但也有适宜人群,目前主要有三类人:

1.需要进行放化疗的癌症患者。2020年,中国新发癌症患者450多万,放化疗会导致卵巢功能提前10~20年衰退。年轻癌症(如乳腺癌、卵巢交界性肿瘤、宫颈癌、子宫内膜癌、霍奇金淋巴瘤)患者中,高达78.3%有生育需求。若能在放化疗前取出部分卵巢组织进行冻存,就可以保留生育的希望。需要提醒的是,癌症患者要排除卵巢恶性肿瘤或者卵巢转移,转移风险高者需慎用。

2.重度卵巢组织疾病患者。例如,重度子宫内膜异位症会损伤患者的卵巢功能。因此,在手术治疗该病的同时取出部分卵巢组织进行冻存,已成为意大利等欧美国家保护女性生殖力的临床常规操作。

3.良性疾病需要进行骨髓移植的患者。例如,再生障碍性贫血、地中海贫血病等良性疾病患者,治疗时卵巢功能几乎100%受到严重影响。阮祥燕提醒,如果卵巢功能已经出现了衰退,就不适用卵巢组织冻存技术了。相关指南已明确指出,对于卵巢功能已经衰退的患者,冻存移植的过程可能弊大于利,会减弱患者本来就比较差的生育力。

如今,很多健康女性都会关心,能否将卵巢组织冻存技术作为推迟怀孕的手段,对此,国际上也曾展开热列讨论。不过,阮祥燕并不鼓励健康女性做这种尝试。她解释说,人的生殖能力有限,移植对卵巢组织会有一定的损耗和影响,并且达不到百分之百安全和有效。如果是健康女性,最好还是选择在最佳生育年龄自然怀孕。

阮祥燕最后强调,卵巢一旦早衰就无法逆转,女性应该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以防生育力过度损耗。例如,避免长期熬夜、久坐不动、过度减肥、吸烟喝酒,远离放射性物质、农药等有损生殖健康的危险因素,同时还要保持乐观豁达的心态。此外,医务工作者也要强化生育力保存意识。随着医疗模式的改变,很多治疗理念发生了显著变化,过去只以治病救命为目标,如今还需要考虑患者的生活质量。因此,当治疗会威胁生殖健康时,医生应告诉患者进行生育力保护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