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里,器官移植之父

南京医科大学医学史研究中心副主任   夏媛媛  □蒋  枫

器官移植如今是重要的医学手段,其历史上第一个创造的奇迹来自美国医生约瑟夫·默里。67年前,他怀着“让更多人活着”的想法,成功为一对亲兄弟进行了肾移植手术,5个半小时的手术,为病人争取了8年的生命。默里的肾移植疗法是20世纪医学最大的突破之一,他由此获得了1990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并被誉为“器官移植之父”。

1919年4月1日,默里降生在美国马萨诸塞州一个爱尔兰籍移民家庭。父母对默里的影响颇深,其中最重要的是求知若渴和为他人服务。默里对事物总保持着不寻常的热情。在高中二年级的化学课上,他第一次看到元素周期表时就特别兴奋。他感慨着前贤的智慧,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医学的道路。1943年,获得哈佛医学院博士学位后,他来到其附属医院实习一年。

1944年,默里应征入伍,被分派到宾夕法尼亚州的福吉谷综合医院工作。这里有大量在战争中烧伤的伤员,不少大面积烧伤病人甚至没有完好的皮肤移植治疗烧伤。默里跟随着布朗医生一起开展异体皮肤移植手术,在这过程中发生的排异反应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敏锐地发现,有些免疫系统受损的患者,排异反应会大大滞后;不同供体皮肤移植后的排异反应程度也不尽相同。随后,他从布朗医生处得知,早在数年前,布朗医生为一对同卵双胞胎交叉移植皮肤,结果两人都没有出现排异反应。结合这些情况,默里认为对免疫系统的控制能大大提高器官移植的成功率,这个想法成了他进一步深入研究的核心思想。

默里曾接手一台肾损伤病人的手术,他根据前人经验,将尸体的肾脏移植到了病人身上,结果病人在短短数小时后宣告死亡。这个时期,器官移植疗法早已被提出,但实践上迟迟未有令人信服的成功案例。他意识到器官移植是个值得深入研究的工作,却在道德伦理层面遭受阻力。几个要好的同事劝他尽快放弃研究,以免损害将来的职业生涯,而一些偏激的医生则认为他“当自己是个上帝”。默里不愿意放弃目标,开始用狗做实验来探索肾脏移植。

根据早前自己对免疫系统的猜测,默里开始寻找排异反应的原因。在多次动物实验后发现,当血缘关系越相近,遗传基因越相似时,排异反应会变弱。随即他得出结论,如果在同卵双胞胎之间进行肾移植,那么病人应该可以长期存活。

1954年圣诞节前夕,医院接收了一对同卵双胞胎兄弟,年仅23岁的哥哥罗纳德·赫里克和弟弟理查德·赫里克。两人在朝鲜战争时一同入伍,服役期结束,两人准备开始新生活时,弟弟被检测出患有严重肾炎。病情不断恶化,治疗方法唯有肾移植,所有医生都认为这次手术凶多吉少。哥哥反复恳求医生救救弟弟,并主动提出捐献自己的肾,保证后果自负。在场的人中,默里对实施手术最心动。同卵双胞胎间的肾移植,这不就是上天给他的机会吗?但他也清楚,动物实验阶段的技术运用在人身上,很难保证成功率。经过反复思考,默里还是决定试试,怎么能够放弃一条鲜活的生命呢?以默里为首的医疗小组先为两人做小型植皮手术,确认不会发生排异反应后,积极备战手术。

就当准备实施手术时,道德伦理方面的阻力再次出现。一部分医生坚决反对进行器官移植,他们认为从健康人体摘取器官违反伦理,也不会给受体带来任何好处。公众中反对手术的声音也很多,他们冷嘲热讽默里等人是为了出风头而不顾病人生死。默里没有反驳,他能够理解大家的反对,但坚持履行一名外科医生的本职工作。在与当地其他医生、神职人员乃至政治代表进行长时间的争论后,终于拿到了最高法院签署的特别法令,获得手术批准。此时,默里清楚地意识到这场手术的重要性,不仅关乎人命,还赌上了自己的职业生涯。

手术在波士顿的布里汉姆妇科医院进行,持续了5个半小时,最终宣布进展顺利。随后养护观察过程中,也没有发现任何不良反应,所有人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据报道,哥哥罗纳德健康地活到了79岁,而弟弟理查德也续命8年之久,那只从哥哥身上移植来的肾脏直至弟弟离世还在正常工作。这次手术的成功昭示着器官移植迈入新纪元,默里的医者仁心创造了历史。肾移植疗法也改变了人们对死亡的看法。不过,器官移植对医学界第一准则——无害原则带来了巨大挑战,至今仍然是争论话题之一。

2012年11月26日,默里突发出血性脑卒中抢救无效逝世,享年93岁。他为成千上万人提供了挽救生命的器官移植技术,从事外科医生48年的他曾表示,“唯一的愿望就是让更多的人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