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污水入海,危害到底有多大?

绿色和平日本办公室资深核能专家  肖恩·伯尼

本报记者  张  健

“被氚等放射性物质污染的核废水排入海洋,不仅鱼类和甲壳类动物会受影响,住在海边的人健康也会受到威胁。”4月13日,日本东京居民田中一郎与数百名民众在首相官邸前集会,抗议日本政府正式决定以向海洋排放的方式处置福岛核电站事故核污水。

自2011年福岛核事故至今,福岛已产生125万吨核污水,且平均每天新增150吨。大量无法处理的核污水成为悬在日本上空的“达摩克利斯之剑”。4月13日早上,日本政府公布,计划将上百万吨核污水经过滤并稀释后,在2年后开始排放,预计于2041年至2051年福岛核电站废除前结束。田中一郎说:“稀释浓度只是欺骗、糊弄不懂核辐射百姓的说辞而已”。对于这一计划,日本国内反对声音十分强烈,东京、福岛县等多地市民在政府前集会抗议。一份民调显示,50%的日本国民不同意“核污水排放入海”的方案,希望日本政府能对民众负责,对国际公共利益负责。

此前,报道称日本政府“基本决定”将核污水排向海洋,就已引起轰动。《韩国时报》以“便宜却危险”为题批评日本政府这一计划,认为这是一场“破坏海洋生态系统环境的灾难”。韩国外交部表示,积极研讨将日本此举诉诸国际海洋法法庭。俄罗斯政府表示,希望日本政府在相关问题上保持透明,将辐射可能造成的威胁告知有关国家。欧盟委员会发言人称,日方应在充分履行国家和国际义务的情况下,确保任何排放的绝对安全。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拉斐尔·格罗西表示,应努力避免此事进一步危害海洋环境、食品安全和人类健康。我国外交部于13日上午表示,日方单方面决定排核污水入海的做法极其不负责任,将严重损害国际公共健康安全和周边国家人民切身利益。截止4月14日下午,绿色和平东亚分部共收集到来自日本、韩国近20万份请愿书,集体向日本政府、东京电力公司发起请愿。然而,美国国务院却在一份声明中称,支持日本政府的决定,并表示该做法符合全球公认的核安全标准。

对此,在日本与亚太地区从事环境工作近30年的绿色和平日本办公室资深核能专家肖恩·伯尼告诉《生命时报》记者,日方所说符合“环保要求”的核污水,其标准是日本自行制订的,国际上并无相关排放标准。2018年东京电力公司已承认多核素去除设备(ALPS)不能去除放射性氚(超重水)或碳14,也不能完全去除其他放射性同位素,如锶90、碘129和钴60。最新数据显示,约70%经处理的核污水并未达到日本政府自己制订的排放标准。也就是说,即便进行了ALPS处理,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污水仍然有大量有害放射性核素污染。

肖恩·伯尼表示,这些放射性物质会在海洋食物链中长期积累,时间可能超过千年,并通过食物链回到人类自身,带来潜在的健康风险。以往研究表明,人群暴露在一定量的核辐射中会危及健康。比如,废碳14的半衰期长达5730年,会成为人类集体辐射剂量的主要元素。它会融入到蛋白质、核酸,特别是DNA等细胞组成当中,造成DNA损伤,可能导致细胞死亡或潜在的遗传突变。锶90在水中溶解度高、半衰期长(29年),因此能长期存在,并逐渐进入食物链。据2017年《科学报告》上的一项研究显示,只接触锶90,就可导致DNA双链断裂。

肖恩·伯尼表示,处理核污水不一定以污染海洋为代价,而且日本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签署国,也早已在国际海洋法中承诺,必须防止核辐射污染,特别是当其威胁他国环境安全时。日本政府做出排放核污水入海的决定,是在故意违反基本的环境原则。国际社会必须以前瞻性眼光和审慎角度寻求最妥善的解决方案,守护人类共同的海洋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