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吃了邻居的瓜

施崇伟

我住在小区楼栋的顶层。铺上泥土引进水,我家顶层在花园之外还辟出了一片菜地。园子里长着藤菜、白菜,点缀着小葱、蒜苗。最有趣的是那一墙的瓜藤,隔一天向上攀爬一截,几日不见,它竟然就会绿蔓出墙,伸到别人家了。

一场春雨过后,我又新种了丝瓜。每隔几日,就上到楼台看看它的长势。傍晚时分,我凑近新播的丝瓜秧,发现有一藤绿色伸展在眼前,触手可及。太神奇了,想不到才种下不久,丝瓜就长了一尺长了。顺藤摸瓜,我竟发现了两三条,就一律收回家,当晚做了一份丝瓜肉片汤。鲜美大餐过后,心却不安宁下来。疑惑着,丝瓜怎么会长这么快?

第二天一早我又到丝瓜地前,顺着丝瓜藤梳理过去,藤蔓并没往我种的地里去,而是越过了一人高的院墙,伸到了邻居的屋顶。我垫了石块,探起头,原来邻居家的菜园子也是一派繁盛景象!找到了丝瓜的谜底,我不禁有些惶然——不知不觉,自己成了偷菜贼,该如何向邻居交代?

这时,对面楼台上钻出一个花白脑袋。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穿着褪色的旧衣服,扛着锄头,一步步走向我们两家的院墙。我心虚地缩回头,他怕是已经发现我偷了他的菜。隔着院墙,我听到他的脚步已近到墙根,不一会儿就传来锄头掘泥土的声音,浇水声音。我感觉有只手越过墙来,他自言自语道:“这个丝瓜结得真好,连丝瓜藤都爬到院墙那边了。也好,反正吃不完,就当送给邻居吧。”

我拉住那只伸过来牵着丝瓜藤的手,有些粗糙,粗糙得割手。那只手往后一缩,我立即踩上石头,把头伸过去:“大哥,你好!不好意思,昨天晚上,我把你家的丝瓜摘来吃了。看道丝瓜藤在我的院子,还以为是我种的呢。”他昂起头:“该你吃,是丝瓜自己情愿来你家的。”

一起住了一段时间的邻居,从前回到家,都是各自把铁门一关,谁也不认识谁。如今丝瓜藤蔓越过了隔离的院墙,撞开了两道冰冷的铁门,开出了花,结出了果实。从此以后,我们两家经常共享彼此的劳动成果。我家的玉米熟了,掰上几颗扔过去,他家的南瓜满架,摘个大的递过来。我家的酱油忘买了,串门去他家讨;他家钓回了大鱼,我提瓶酒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