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半数青年是“袋鼠族”:经济依赖父母,心理无法独立

本报驻韩国特约记者 夏雪

传统上,人们以经济独立作为长大成人的标志,但啃老族生活的主要来源是父母,“长大不成人”是这些人及社会面临的共同尴尬。啃老族年龄都已成年,并有谋生能力,却仍靠父母供养,社会学家称其为“新失业群体”。在韩国,超过半数未婚人群仍与父母同住,他们被称为“袋鼠族”。

上世纪90年代起,韩国开始出现“袋鼠族”,当时指年轻人大学毕业后继续依赖父母生活,就如同离不开袋囊的小袋鼠。后来,随着这一群体日益壮大,含义延伸为二三十岁还没有稳定工作,结婚生子后依然与父母同住,在经济上接受父母援助的年轻人。

今年3月,韩国统计厅发布数据显示,30~39岁和40~44岁的未婚人口中,分别有54.8%和44.1%的人仍与父母同住;在与父母同住的20~44岁未婚男女中,就业者比例仅为57.9%;近半数中青年未婚人口不仅住房不独立,生活上也要依靠父母。如果考虑到近年来房价不断上涨,以及受疫情影响导致就业紧张,韩国“袋鼠族”比例还可能进一步增加。对此,韩国统计厅表示,由于就业形势不景气、购房压力大,不少人即使成年了也不能实现经济和情绪方面的独立,因此“袋鼠族”的急剧增加不可避免。

尹女士今年31岁,大学毕业前的目标是独立生活。毕业后一直租房的她在8年时间里辗转了5个住处。她感觉随着房价水涨船高,如果没有父母的帮助,自己很难找到像样的房子,所以从去年起,搬回家和父母一起生活。随着居住成本不断增加,甚至有部分已婚人群也选择和父母同住。居住在首尔的姜先生就是其中一员,他说:“婚后因为无法承担高昂的房价,所以一直和妻子住在岳母家,步行到公司不超过20分钟,压力小多了,每个月都会给老人交生活费。”

近年来,韩国政府为了缓解这一社会现象,频频推出相关措施来提高就业率、抑制房价。然而,受到经济持续低迷和疫情影响,收效甚微。与此同时,房价一路飙升,4年内接近翻倍。专家们对此表示,青年人需要更友好的房地产政策。明知大学房地产学系教授权大钟表示:“应该根据年轻人的需求,增加以单间为中心的青年住宅。只有同时放宽贷款等购房限制,才能减少这些青年人的社会疏远感和相对剥夺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