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主播发大财,梦该醒了

在“全民直播”的时代,我国网络主播账号已经破亿,直播正在赋能各行各业。能出名、门槛低、来钱快……巨大的诱惑下,为博眼球直播中虚假宣传、恶意竞争、数据造假,使其野蛮生长,滋生出各种问题。人们开始反感并反思——网络直播该进入一个冷静期了。

本报特约评论员  陈 年

截至2020年底,我国直播用户规模已达6.17亿,全行业网络主播账号累计超过1.3亿。这是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网络表演(直播)分会最新发布的报告。换句话说,如今,每10个人当中,就可能有一个人是主播。

高速发展的直播行业,正在全面赋能电商、旅游、文化传播等众多领域,新业态催生新职业。2019年4月以来,人社部等部门已向社会正式发布了4批56个新职业。我们平时所熟悉的网络主播,就属于“互联网营销师”职业下设的“直播销售员”工种。2020年,我国网络直播行业市场规模达到1930.3亿元。

直播行业在带动经济增长、激发消费活力的同时,也面临着内容同质化严重、部分内容低俗等问题。比如,为了吸引眼球、赚取流量,有的网络主播格调不高,污言秽语满天飞;有的乱打擦边球,屡屡突破文明底线;有的把关不严甚至利欲熏心,公然在直播间销售假冒伪劣商品。这些问题并非个别现象,如果得不到妥善解决,势必影响和制约直播行业的健康发展。

随着网络主播的职业热度飙升,个别网红主播的超强带货能力和惊人收入,更是让某些投机者做起了“发财梦”,甚至影响了不少青少年的职业观,然而“当主播、赚快钱、轻松发大财”并不靠谱。

首先,就收入水平而言,除了少数头部主播,大多数网络主播赚钱并不算多。据2020年报告统计,大多数主播的月收入为3000至5000元。那种“当主播月入数万元,直播几分钟就能赚很多钱”的想法,显然是一种误解。其次,当主播也并不容易,那种认为“聊聊天、唱唱歌、打打游戏就能把钱赚了”的看法也不现实。主播们光鲜亮丽的背后,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艰辛。比如,有的电竞主播每天训练超过12小时,有的美妆主播要试用产品上百次,还有的主播工作昼夜颠倒、作息混乱,经受着体力与心理的双重考验。

不管是什么职业,付出才会有收获。要想成功,都少不了时间的投入、经验的积累以及能力的不断提升。一名成功的网络主播,不仅要学会如何跟粉丝互动,还必须懂得文案、编导、摄影、剪辑之类的工作技能,不仅需要耐得住寂寞的坚持,也需要宠辱不惊的平常心态。

作为一种新的职业形态,网络主播只是提供了一种就业选择。广大青年在择业时,不能只被眼前的繁华所吸引,更应学会听从自己的内心,做自己觉得有意义的事。选择做网络主播,本无可厚非,但前提最好是热爱和喜欢,而不是“向钱看”,否则耽误的还是自己的人生。善意地提醒一句,当主播赚快钱的“发财梦”千万不能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