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险被困事件屡见不鲜!叫停驴友任性的脚步

本报特约评论员 许朝军

近年来,以登山、徒步、攀岩、骑行为代表的户外探险运动风起云涌,热闹非凡。可部分驴友任性探险最终被困的事件屡见不鲜,不但自身遭罪,也导致救援工作产生巨额花费。近日,安徽省黄山市文化和旅游局向社会征求意见,拟将有偿救援的施行范围,从黄山风景名胜区扩大到全市的山岳型景区。黄山市文化和旅游局的想法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赞同,一些专业人士同时提出,旅游救援光靠政府买单不是长久之计,建立有偿救援机制是大势所趋。

早在2018年7月,《黄山风景名胜区有偿救援实施办法》就已开始施行。2019年,黄山景区发生了首个有偿救援事例。一名擅自进入未开发区域的游客被困,当地共出动31人进行紧急救援,救援累计发生费用1.5万余元,其中有偿救援费用3206元,由该游客承担。2018年8月,四川省稻城亚丁景区也实施了《甘孜州稻城亚丁景区有偿搜救制度》,规定在景区范围内非法登山、非法穿越等户外活动及未按规定线路、区域旅游而发生事故,景区施行有偿搜救,分不同区域,救援费用1.5万元起。今年劳动节假期期间,陕西媒体报道,数名驴友非法穿越秦岭鳌太线,驴友获救后,家属却扣减搜救队车费,引发诸多批评。当地表示,会按照自然保护区条例对违规驴友进行处罚,并追偿搜救费用。

有偿救援的制度设计,一方面促进救援力量的规范化使用,另一方面更是助推户外探险行为的规范,并希望借此叫停驴友的任性脚步。《2020年中国大陆登山户外运动事故分析报告》显示,根据中国登山协会登山户外运动事故研讨小组的不完全统计,2020年我国共发生297起登山户外运动事故。其中,登山事故共发生217起,造成9人死亡、1人失踪、93人受伤;徒步穿越事故共发生57起,造成7人死亡、11人受伤。对因游玩行为不慎陷入险境的游客施以援手,不仅是保护公民生命安全的义务,也是专业救援组织和职能部门的公共责任。但关键是,在各类驴友遇险事件背后,一些不听劝阻随意而为、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鲁莽行为,不仅给正常的公共安全和秩序制造出了祸端,还给有关部门和专业救援组织带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压力,有些危险系数较高的救援行动,还直接威胁救援人员的生命安全。不管是从情理出发,还是从法律责任和成本分担出发,这些我行我素的驴友都应该承担一定的成本,这也是他们肆意妄为的代价。

有偿救援有助于叫停驴友任性的脚步,但真正叫停这类行为,单靠有偿救援还不够。个别追求猎奇的驴友,其钻空子的侥幸心理始终存在,当前有偿救援成本分担比例较小,震慑力还不足。尤其是对于那些“财大气粗”“酷爱极限探险”的人来说,更不会囿于“有偿”而停止寻求刺激。因此,除了要建立和完善户外探险活动的有偿救援机制外,还应从《旅游法》《治安管理条例》等角度,对擅自进入危险区游玩和违反区域管理规定导致安全事故的行为,按情节严重程度依法从严追究其法律责任。这样才能从根本上确立“违法成本”,叫停某些驴友任性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