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失误、超前消费……年轻人“财商”匮乏

本报特约评论员 张铁鹰

近日,有媒体报道,随着层出不穷的借贷陷阱、超前消费引导,背负“负债青年”标签的“90后”“00后”日益增多。在社交平台上,青年们或倾诉着自己的“掉坑”经历,或互相宣泄着欠债的压力和焦虑。他们面临的债务数额从几千元至几百万元不等,欠债原因有投资失误、网赌成瘾、超前消费、生活周转等,不尽相同,“逾期”“催收”“协商”“征信”等都是他们讨论的高频热词。

在前不久的父亲节,笔者就看到,有人故意把“父亲节”谐音为“付清节”,并用一副对联嘲讽在校学生的“负债消费”。上联是“水费电费生活费”,下联是“学费话费人情费”,横批是“一生交费”。在这些“负债青年”中,多是一些没有独立生活或工作不稳定的年轻人。他们通过网贷超前消费,有的是由于对网贷不了解,有的是由于对自己未来的收入过于乐观,有是出于攀比、投机心理,有的则是为了排解坏情绪和压力而放肆消费、获得快感……不管出于何种原因,贷款行为导致的负债压力,一旦处理不好,就会带来心理失序、行为失范等不良后果,有些年轻人甚至因承受不了负债压力而自杀、自残等。

这种现象背后,一方面反映了年轻人从社会发展中,获得了前辈们不具备的消费自信,另一方面又暴露了物质丰富条件下,年轻人“财商”的匮乏。财商与智商、情商并列,是现代社会不可或缺的素质。它包括创造财富及认识财富倍增规律的能力,以及驾驭财富及应用财富的能力。财商匮乏,不仅刺激了年轻人的畸形消费,还使得其中一些人落入“消费陷阱”后,难以自拔。

就整个社会而言,适度的超前消费,无疑对扩大内需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但就个体而言,消费必须以“理性”为基础。有益的负债可以帮助负债者渡过暂时的难关,为发展提供更多更好的机会;反之,债务越滚越大,信用度越来越低,发展空间就会越来越小,生活就会越过越艰难。对于年轻人来说,首先应该明白前辈们财富积累的不易,珍惜前辈们给予的优渥条件,而不是盲目挥霍、不知感恩、不懂节制。其次,在社会经济快速发展的时代潮流下,年轻人必须补上理性消费这一课,父母、学校应该从各方面加以引导,帮助年轻人树立正确的消费观,懂得适度、合理消费。相关部门要有充分的戒备,对网贷平台加强监管,对年轻人超前消费行为进行合理的约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