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人发胖速度令人担忧:过去40年肥胖数量增加4倍

受访专家: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肥胖与代谢病外科中心主任医师 王存川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内分泌内科主任医师 袁振芳

本报记者 张健

近年来,不仅挺着“啤酒肚”的成人越来越多,“小胖墩”也多了起来,仿佛悄然之间国人普遍胖了许多。前不久,发表在《柳叶刀·糖尿病与内分泌学》上的专题文章指出,过去40年,中国人的超重和肥胖率迅速增加,肥胖的成年人数量增加了4倍多,超重的人数增加了1倍多,肥胖已成为中国重大的公共卫生问题。

我国一半成人超重或肥胖

肥胖是指可能损害健康的异常或过度的脂肪蓄积,常用体重指数(BMI,即体重除以身高的平方)来评估。世界卫生组织将成人超重定义为BMI在25~29.9千克/平方米,30千克/平方米以上则为肥胖。然而,多项医学证据表明,中国人的体脂比例可能更高,在同样高的BMI水平下,心血管疾病风险和全因死亡率高于白人。因此,中国将成人超重定义为BMI在24千克/平方米以上,28千克/平方米以上则为肥胖。研究估计,2015~2019年我国6岁以下儿童超重率为6.8%,肥胖率3.6%;6~17岁儿童和青少年超重率为11.1%,肥胖率7.9%;成人超重率为34.3%,肥胖率16.4%。这是中国首次成人超重和肥胖的总患病率超过50%,即每两个成人中就有一人超重或肥胖。

“我的减重门诊患者越来越多,能够明显感受到国人越来越胖了。”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内分泌内科主任医师袁振芳表示,近几十年来,无论是按照中国标准还是国际标准,我国超重和肥胖的患病率都在迅速增加。中国慢病及其危险因素监测数据显示,从2004年到2014年,国人超重患病率增加了四成,肥胖患病率几乎翻了一番。7月2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表在《柳叶刀》上的另一项研究显示,从2004年到2018年,中国肥胖人数约增长了3倍。2015年全球疾病负担研究估计,按照世界卫生组织标准,中国的儿童肥胖人数居全球第一,成人肥胖率仅次于美国。按照中国标准,我国已成为世界上肥胖人数最多的国家。

自20世纪80年代初以来,我国各年龄组的平均BMI均呈稳步上升趋势。全国学生体质与健康调研追踪20年的数据显示,7~18岁儿童和青少年的平均BMI从1985年的17千克/平方米升至2014年的19千克/平方米。全国营养调查追踪30年的数据显示,成年人的平均BMI从1982年的20.9千克/平方米增加到2010~2012年的23.6千克/平方米。此外,在儿童和青少年中,无论是城市还是农村,男孩超重和肥胖的患病率都高于女孩。虽然从2010年开始,中国成年人平均BMI增长速度有所放缓,但呈现更加多元化的趋势,例如农村地区超重和肥胖患病率快速上升,男性的平均BMI、超重和肥胖率均高于女性。

三大因素加剧肥胖流行

“我国肥胖增长速度令人担忧!”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肥胖与代谢病外科中心主任医师王存川告诉《生命时报》记者,肥胖被公认为一种慢性、复发性、渐进性疾病。一方面,肥胖会引起50多种疾病,包括十几种癌症;另一方面,肥胖已成为缩短人群平均寿命的主要“杀手”之一,正在威胁着全人类的健康。更值得警惕的是,我国肥胖人数正逐年递增。流行病学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非传染性疾病相关死亡人数中,超重和肥胖者占11.1%,比1990年的5.7%显著增加,超重和肥胖已成为中国人死亡和残疾的第六大主要危险因素。两位专家表示,肥胖患者数量迅速增长是一个棘手的社会问题,成因复杂,具体有以下几点:

系统动力因素。包括经济增长、社会文化等在内的系统性力量推动肥胖患者的增长。王存川表示,过去几十年我国经济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就,消除了绝对贫困,让每个人都能吃饱饭,但很多人不知道如何健康地吃。再加上中国饮食文化源远流长,美食的诱惑在很大程度上加剧了肥胖的流行。

环境因素。包括城市化、超加工食品和甜饮料的流行、外卖的火爆等,使得变胖越来越容易。“乡村肥胖率逐年攀升,与甜饮料在乡村无处不在的营销有很大关系。”王存川表示,甜饮料已成为乡村逢年过节的必备礼品之一,人们深受影响。

个人因素。首先,过去几十年里中国人的饮食结构发生了变化,从1982年到2012年,人均总能量摄入量有所下降,但脂肪供给的能量百分比从18.4%增加到31.5%;从以粗粮和蔬菜为主的植物性饮食,逐渐过渡到西式饮食,增加了动物性食品、精制谷物以及高加工、高糖、高脂肪食品的消费。其次,国人体力活动减少、久坐时间增加。一项研究显示,从2004年到2011年,男性休闲体育活动的能量消耗下降了36%,女性下降了44%;男性久坐时间增加了14%,女性增加了12%。再次,有肥胖基因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往往比一般人更容易发胖,出现肥胖及相关疾病的风险也更高。最后,不良社会心理状况加剧。“这一点尤其值得重视。”袁振芳表示,社会经济快速转型可能伴随着越来越高的心理压力,导致情绪、认知和行为障碍等问题增加,也会助长肥胖的流行。

遏制肥胖刻不容缓

“人体就像一辆载重卡车,不同厂家、型号的核载不同。体重超标的危害就像卡车超载一样,超重越多,损害越严重,使用期限也就越短。例如,当核载5吨的卡车超载3~5吨时,看似仍然能正常行驶,实际上已经损害极大;如果超载10吨,卡车可能随时面临报废的风险。”王存川表示,肥胖可防可控,但如果不尽早采取有效措施,肥胖将成为影响中国社会发展的一大问题,按照现有趋势,再过十几年,中国很可能重蹈欧美国家的覆辙,即很多二三十岁的壮年男性会因肥胖不能走路、工作,造成社会资源浪费。因此,预防和控制肥胖的流行刻不容缓。

两位专家建议,预防和控制肥胖必须从政策、社会、医疗和个人等方面综合着手:

1.制定并实施相关国家标准和指南,以支持人群和临床层面的肥胖筛查、诊断、预防和治疗,可将肥胖作为一种慢性疾病纳入医保覆盖范围。

2.积极改善致肥环境。例如,监管食品加工系统,提供更加健康的食物、饮料和外卖。可以考虑对餐饮业和食品工业实施强制性营养标签制度;限制高能量密度、高饱和脂肪、高反式脂肪酸、高糖、高盐的预包装食品的生产、销售和广告宣传;通过城市规划、建设社区公园,改善健身环境,促使人们运动起来。

3.个人方面要做好体重分期管理,科学预防和控制肥胖,可参考以下体重分期管理模式。

0期:超重,不伴有相关疾病或其前期(如高尿酸血症、糖尿病前期、高血脂、脂肪肝)。超重就是健康警戒线,需要及时进行生活方式干预,例如改掉大吃大喝、总吃宵夜、吃得太油太咸等习惯,同时增加运动量。

1期:超重,伴有相关疾病前期;或肥胖,没有或伴有相关疾病前期。这一阶段需要专业医生介入,开具运动处方、制订饮食计划等,患者需要严格执行生活方式干预。

2期:超重或肥胖,伴有相关轻中度疾病。这一阶段除了要治疗疾病,严格执行生活方式干预,还需要科学减重,可在医生指导下使用减肥药物,或进行小型减肥手术。

3期:肥胖,伴有相关重度疾病。这一阶段会严重威胁健康或寿命,如果在严格执行生活方式干预和减肥药物治疗的基础上,3~6个月体重仍未改善,可能需要减肥手术。▲